(槟城4日讯)民政党槟州州委陈嘉亮支持槟州首长林冠英的油价下降、电费下调言论。不过,他也请问身为槟州水供机构主席的林首长,因为担心水荒配水而调涨100巴仙附加费及多次涨价的槟州水费,什么时候能够调降,以及准备调降多少?陈嘉亮说,还记得林首长曾扬言“为民所逼”涨水价,而后却因槟州建筑及材料商公会要求下而减低建筑场地用水费35%,但民间用水却有上没下,这是否代表会哭的孩子才有糖吃?又或者是民联政府的特性?他说,或许槟州民…
一场大水灾让我领悟了一个道理,原来我国拥有许多具潜质的科学家,可以发表惊天动地的理论,甚至可以提名诺贝尔科学奖。我当上国会议员后,很多大学同学都掉眼镜,因为我是理工科学生,一般搞政治的都是律师或医生。就连大学教授也都惊讶不已,他们说唸理科的人,一般太理性,事事讲求逻辑,一根筋不懂得转弯,难以在政治界立足。换句话讲,政治与科学很难沾得到边。最近有个伊斯兰党国会议员,就发表了很“伟大”的言论。他说吉兰丹州会发生大水灾,是…
文:陈嘉亮最近常有“落坡”(老槟城的进入乔治市之意)的话,可以轻易的看到三个组别的执法人员频密的出现在视线范围,一组是负责读取泊车格汽车大镜内的泊车固本时效,一旦固本过时或与泊车时段不符合,这组朋友将会送上一张价值30令吉的肉干;一组从2011年6月开始的,就负责为停泊在泊车格外的车辆前轮上锁,锁完会留下联络号码,车主吃饱喝醉要远扬时,务必打电话予监控中心,报上车牌号码,随即会有开锁人员前来解锁并收取50令吉罚款;第…
(吉隆坡31日讯)民青团总秘书曾融熙揶揄公正党青年团宣传主任李健聪在水灾賑灾课题上焦点错误,竟然专注於首相拿督斯里纳吉乘搭何班机回国,却不敢追问公正党顾问拿督斯里安华和该党主席拿督旺阿兹莎为何还没回国。他发表文告说,现在大家关心的是水灾賑灾的工作,为甚么民联议员却在研究首相为何没有乘搭同一班机回国,搭哪班机很重要吗?“为何不问安华夫妇去了哪里?在灾情如此严重的时期,他们竟然还在纽西兰度假、踏脚车……。”他强调现阶段重…
最近看网上的电视节目,留意到中国社会面对的问题,恰恰与我们社会所发生的极为相似。例如电话诈骗案,有人佯装是警察总部负责监督黑钱活动的高官,佯称你的身分证被盗用洗黑钱,警方已经发出冻结令,要避免户口被冻结,最好把银行里的钱转到警官户口,这样就不会被没收。很多年纪大的老人不顾一切把钱匯给对方,等到发现受骗时,为时已晚,只能一把眼泪一把鼻涕,甚至寻死的也有。犯罪集团是没有道德的团伙,不管你贫富贵贱,他们只管要钱。犯罪集团能…

Search

Calendar

Top

Google+
Follow @partigeraka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