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青团最近数名中委辞职,传出党内酝酿“倒亮事件”。民青团长陈庆亮今日在记者会上受询时,最少两度“熊抱”署理团长杨锦成,冀望以行动打破不和谣言。除了拥抱外,他也勾肩、搭背和握手,与杨锦成展示亲热。他拒绝回应“倒亮事件”,仅表示要以行动来交代。“行动比言语更有力,这是最好的声明。”受询及杨锦成并未回应其拥抱时,陈庆亮打哈哈说,“这是因为我是团长,我先出手。”仅有2名中委辞职他也澄清,迄今仅有2名民青团中委辞职,而非报导中…
(莎阿南19日讯)民政党主席拿督马袖强宣布,民政党若在来届全国大选的表现没有比2013年第13届全国大选的成绩佳,他将引咎辞职,但他表示不愿成为“短命主席”。他强调,将会确保民政党在来届大选中上阵的候选人,都是最具有胜算的候选人。“有人会问什么是有胜算的候选人?是不是与主席关系好的就是有胜算的候选人?但是我要说的是,若下届大选的成绩没有获得改善,我将会辞职。“但是,我没有想要辞职,我没有想要做一个任期短的主席,所以我…
(莎阿南19日讯)民政党多名领导在代表大会总结环节,为面对「民青团倒亮风波」的民青团团长陈庆亮护航,并呼吁党员们拋下分歧,共同为党的未来而努力。民政党主席拿督马袖强坦言,有时党员浪费太多时间处理內部事务,以致耽误了对外发展,因此他呼吁党员在去年党选结束后,就应该暂时放下分歧,与新领导层合作。「不管你喜不喜欢,你都必须和州级与中央领导层合作,如果你真的不满意,希望大家能在3年后的党选才开打,如今我们不应该再分心处理內部…
(莎阿南18日马新社讯)民政党青年团长陈庆亮促请国阵远离“寄生组织”和极端的非政府组织,因为它们让人民对国阵感到愤怒。他说,2008年全国大选结束至今,一些捍卫族群和宗教的非政府组织顺势而生,然而,这些组织只为捞取廉价宣传。他指出,上述非政府组织常常被认为是国阵的支持者,但他们的领袖却发表极端言论,让大马人对国阵感到愤怒和厌恶。他今天在民政党臂膀常年代表大会,发表政策演词时这么说。他还说,如果政府没有兑现承诺,有关组…
(莎阿南18日訊)民政黨署理主席拿督謝順海醫生促請執法單位嚴正看待國內極端和分離主義的聲音,加以監督和解決,遏止極端主義擴張,妨礙國家團結和穩定。 他強調,在西亞,尤以敘利亞政治危機須作為我國的借鏡,因為只有國民團結和國家穩定才能落實國家發展議程。 “我國多元社會有潛質成為伊拉克極端組織‘伊斯蘭國’的目標,包括散播其他外來文化,如暴力、分離主義及及其他違反我國法律及道德原則的理念。”憂年輕人易受影響 謝順海也是民政黨…
(莎阿南19日马新社讯)民政党预料会在2至3个月内完成拟定重夺槟州政权的策略,再提呈首相兼国阵主席拿督斯里纳吉。民政党主席拿督马袖强指出,党接受首相的劝告,他也将和槟州民政党主席拿督邓章耀就此事一起工作。“我们希望在明年的年中,将有一个完整的计划及策略。我认为,民政党应在议会里拥有席位,以扮演更好的角色。”他今日在民政党第43届代表大会结束后,受询时这么说。首相拿督斯里纳吉今日为民政党代表大会主持开幕,在会上致词时说…
(吉隆坡15日訊)民政黨主席拿督馬袖強指出,民政黨一向堅持統考文憑應該受到承認;實際上,該黨不久前才向政府提呈備忘錄,要求政府基於經濟和競爭力的考量,儘速承認統考文憑。馬袖強配合民政黨大會的舉行,接受中文媒體的訪問。(圖:星洲日報)“我有信心統考文憑會在適當的時候受到承認,這對我國是好事,我希望是越快越好。”他坦承沒有學習中文是他的缺點之一,但不代表他不關心華文教育。他說,由於統考不受承認,每年導致我國流失不少人才,…
民政党全国公共服务与投诉部主任刘开强指出,许多财团公司因仗着员工对雇主帮雇员缴付公积金的相关意识薄弱,以及为避免“惹麻烦”不敢站出来捍卫自身权利而滥用法律程序欺压雇员。鉴此,他今午与雇员公积金局公关总经理聂阿芬迪会面后向媒体作出上述评论。他披露,近期该部接获两宗雇员投诉雇主公司剥削他们的利益,没有帮他们缴交合理的公积金,导致他们损失惨重。“民政党就是要为这些不合理的争取到底,我相信我们解惑的两宗投诉案件只是冰山一角的…
(芙蓉14日讯)一马援助金也包括意外保险援助金,任何受惠者若不幸意外身亡,家属可获最高赔偿3万令吉。 森州民政党主席钟伟兴周二召开记者会时表示,该党于本月重新启动新那旺国阵服务中心后,至少接获5宗相关投诉,指受惠者逝世,使家人不晓得如何是好。 事实上,2014年开始发放的一马援助金3.0也附加一马意外保险援助金,一旦受惠者因意外残废或死亡,分别可获得最高3万令吉赔偿。 他强调,如果一马援助金受惠者去世,家属将获得1千…
嘉燕蒂希望现任主席陈莲花可重新考虑「2016年卸任」的想法,因妇女组依旧需要她的领导能力与经验。 (吉隆坡14日讯)民政党妇女组总秘书嘉燕蒂坦言,现在全世界政党皆面对「女党员青黄不接」的问题,这是因为女性选择参政,比起男性有更多隱忧,尤其是家庭的包袱。 「毫不夸张地说,目前世界各国的政党,无论是执政党或反对党,都面临女青年党员难寻的问题,这是因为女性拥有太多『参政包袱』,与只需依据自己的政治喜好而参政的男性,有很大不…

Search

Calendar

Top

Google+
Follow @partigeraka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