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访邓章耀:檳国阵候选人 不能做戴孝哀兵

邓章耀说,他自上任国阵檳城州主席以来,已郑重告诉所有准备在来届大选衝锋陷阵的国阵准候选人,若他们持有「戴孝上阵」的心態,不用跟他谈当候选人的问题。

「据我的理解,『哀兵上阵』是指即便缺粮草、缺手缺脚也要爬起来,也要有奋战到底的精神,姿態可以低,但战术上要做好准备,而不是整天好像披麻戴孝那样哭丧著脸。」

贏1席就是进步

邓章耀接受《东方日报》专访时不讳言,民政党于308大选在檳城全军覆没后,有些人就像「戴孝般」,愁云惨雾,若用这种心態去衝刺来届大选,肯定无法打好翻身仗。

在他看来,这场战之所以难打是因为要贏回民意並非一朝一夕就可以办得到,他上任国阵檳城州主席半年以来,也开始推出各种方案与策略,首先必须提升整支队伍的士气。

他说,换个角度来看,民政党、马华及国大党在308大选在檳城全军覆没,都要寻求「零」的突破,贏得一席就是比上一届大选好100%、贏2席好200%,因这也是最好打的战役。

他指出,国阵要重夺檳州政权是一个方向,这次的目標是要打出漂亮一仗。

至於漂亮一仗的定义时,邓章耀指出,每个人都要付出最大的力量,贏输是兵家常事,不过力量及士气要保持到另一个战场,即使第13届大选无法重夺政权,也要放眼第14届大选。

民政党必要破蛋

「民政党要留住基根,继续为檳城人民付出,肯定要有『零』的突破,否则我也很难向大家交代。」

檳城国阵喊出「3—3—3—1」方程式,即巫统(保住原先的11席,重夺3席)、民政和马华各取3席,以及国大党取得一席,如此一来,国阵將有可能重夺檳城政权。

人少也可以「话事」

邓章耀不讳言,檳城州选民担心万一国阵重夺檳州政权,巫统议员多过非巫统议员,即便民政党领袖成为首席部长,也会成为弱势首长;但他强调,事在人为,民政党籍首席部长虽会有压力,但只要放胆去做,少数可以掌握话语权。

「这要领导,虽然会有很大压力,因人家(巫统)可能隨时倒你,但你也不要忘记,我们(民政党)走的话,他们也倒;少数也可以『话事』(话语权)的。」

国阵不曾放弃檳城

邓章耀指出,国阵从来没有放弃过檳城,首相兼国阵主席拿督斯里纳吉尤其关注檳城州情况,定期都会面谈及檳城情况。

至于他曾在纳吉宣布財政预算案后,率领檳城国阵理事与纳吉匯报檳城备战情况,之后在面子书透露这是富有成果的会议。

他对这个成果三缄其口,只是对记者保证纳吉会在大选前,宣布一些对檳城发展与民生的利好消息,促各界静候佳音。

林冠英「后人乘凉」

询及总稽查司报告给予檳城州政府理財好评时,邓章耀指出,国阵执政时,总稽查司在总结时,也给予檳州政府好评,只是民间的怪象是看国阵就要往坏的地方看,民联的话,就往好的地方看而已。

他指出,前任檳城州首席部长丹斯里许子根在离开檳城前,留下8亿令吉储备金给现在的檳城州政府,因此檳城州首长林冠英並非白手起家,甚至称得上是「富二代」。

兼打国州席? 一切都有可能

邓章耀不讳言,檳城丹绒国会议席是民政党起家的选区,但却失去丹绒国席20多年,他作为民政党丹绒区部主席,特別想要贏回这个席位。

受询他是否准备来届大选攻打丹绒国席时,他却以「到时看咯,政治是一切可能的艺术」来回应。

询及外界盛传国阵重夺檳城州政权,他是候任首长人选时,邓章耀笑说:「不用紧的嘛,可以兼打两边(国及州席),没有衝突的啊!巫统吉兰丹州主席拿督斯里慕斯达法也是兼打国州议席」。

至於他是否兼打国州席时,他又回到原点地说:「没有啦,我只是想跟你说,在政治上,什么东西都有可能会发生。」

邓章耀高调发表政见振士气

隨全国大选进入最后衝刺期,民政党也一改低调宣传的毛病,计划在43个国州选区举办政治座谈会,发表政见。

民政党总秘书邓章耀指出,民政党在数週前曾在波德申召开备战大选策略会议,全面检討备战大选不足之处及提出一系列应对策略。

这项为期2天1夜的策略会议由该党主席丹斯里许子根主持,出席者包括该党国州议员及选区协调官,大家意识到民政党不能够再保持低调,必须快马加鞭,加强宣传工作。

邓章耀说,民政党很早以前开始备战大选,每个选区都已展开拜访选民的工作,只是地方领袖对课题不够敏感,缺乏宣传。

他直言,在民政党43个国州选区中,有些已准备就绪,也有一些只是准备到一半,若遇到闪电大选的话,也只能硬著头皮上阵。

泗岩沫国席多人爭

他提到,波德申对民政党而言是一个別具意义的地方,他们到波德申开策略会议,是希望用「波德申精神」,即兄弟一条心的姿態去迎接大选,创出佳绩。

民政党「波德申精神」诞生是因创党元老林苍佑在1981年卸任党主席后,敦林敬益及梁棋祥爭当主席,两人在波德申达成君子协议,何者贏得主席,就支持落败者做副主席,成为一时佳话。

他说,民政党虽处劣势,但在好几个选区,包括泗岩沫国席,仍有很多人要当候选人,为党收復失地,这是可喜的现象,因目前並非党的高峰期,还是那么多人要出来。

至於外界盛传民政党与马华正在谈判交换选区的工作,他称本身没接到任何指示,据他所了解,两党只在金马崙丹那拉打州议席闹爭议而已,不过这也並非大问题,没阻碍民政与马华密切的合作。

丹那拉打州议席原本是马华选区,但何业嘉在308大选时以独立人士身份中选。之后,他遭彭州席马华冻结党籍,最后加入民政党。

至於传闻指马华有意用檳城2个州席换取甲洞国席上阵的机会,邓章耀则回应,截至目前,檳城州马华联委会主席拿督斯里黄燕燕及马华总会长蔡细歷都没与他谈及此事。

「如果有交换选区的话,民政就要安抚在甲洞的基层支持马华候选人,那么马华也要安抚在檳城的基层支持民政,这个工作是很大的,並非短期就可以安抚得到。」

对他而言,党与党之间的高层可能基於策略所需达成共识,基层却不一样,若选区有变化的话,双方都要去安抚基层。




Source: http://www.orientaldaily.com.my/nation/gn25415

Search

Calendar

Top

Google+
Follow @partigeraka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