梁德明:閃亮小星的隕落

我加入政壇當上國會議員已經7年,面對過各式各樣的問題,見過形形色色的人。有時無故被人臭罵,想握手問好卻被拒絕,說我的手髒等等。這些莫名其妙的選民反應,當初確實讓我睡不著覺,會自問到底自己得罪了他們什么。即便素不相識,政治立場上的意見相歧,也不至于連基本的君子禮儀都忘記吧。但也就是這些經驗的累積,漸漸讓我的心理素質強大起來。

但是心理狀態再怎么堅強,看到小生命消失的新聞時,心還是會揪起來。一個有演戲天分的小演員,甚至在大馬教育文憑預考中,考獲9A1B佳績,為何選擇輕生?

從前在日本,不時有類似事件發生。人們面對考試過重的壓力、面對工作的壓力、面對生活的壓力,甚至有人追隨偶像的離世,選擇輕生。如今日本的自殺風氣有嚴重化趨勢,單是去年就有超過2萬5000人選擇結束生命。

我國朝先進國前進的同時,是不是也無可避免將會走上同樣的路,面對同樣的問題?

當我們的社會成為一個嚴重以文憑至上的社會時,考試壓力就會越來越重。因為學生為了考獲更好的成績,競爭也就越來越激烈,考卷的問題也就越來越難。我時常會翻開我家一年級孩子的國文課本,和我那個年代相比,兩者的程度簡直是天淵之別。

教育部有必要探討

國家教育部的大藍圖是否忽略了這些潛在的社會問題?教育部有必要探討。

青年與體育部也有必要探討同樣課題。例如向青少年灌輸正確人生觀,要他們珍惜生命等,引導他們向上的活動應該積極推廣。青年與體育部應以種族區分來進行類似活動,才能受到歡迎及達到效果。如果只是以國語為中心,大部分活動只是巫裔參與,最后還是得到一個答案:其他族群受冷落及被邊緣化。




Source: http://www.chinapress.com.my/20151128/%E6%A2%81%E5%BE%B7%E6%98%8E%EF%BC%9A%E9%96%83%E4%BA%AE%E5%B0%8F%E6%98%9F%E7%9A%84%E9%9A%95%E8%90%BD/

Search

Calendar

Top

Google+
Follow @partigeraka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