杀狗令 - Parti Gerakan Rakyat Malaysia

杀狗令

文:胡栋强

上周,槟州政府接获两宗确诊的疯狗症后,首席部长林冠英就下令地方政府,要捕杀全槟州的野狗,大约是2万5000只。

我认为,州政府是在功课做不足的情况下,就仓促的下令杀狗,也显示州政府的相关部门,如兽医局、地方政府官员,在对付野狗方面,不够专业及过于随便。

为了更了解这议题,过去两天我上网看了很多相关资料,渐渐地,我认同州内爱狗组织提出的看法,即:杀野狗是治标不治本,因为野狗是怎样也杀不完,而且,此做法也非常不人道,真正解决方法是注射预防针,一旦全槟所有家犬、野狗等等都注射预防针,就可确保所有的狗只包括野狗,不会再感染疯狗症。

事实上,疯狗症不是新病症,而是存在已久的病症,国际上许多国家已有一套完善的机制去应付,槟州政府应该去参考其他国家做法,而不是冒冒然的宣布杀狗,若外国方法可取,又可以不必杀生的情况下解决问题,槟州政府应该仿效。

疯狗症是要解决,但是不是只有杀狗令才是唯一方法?难道就没有其他出路?而且根据资料显示,疯狗症的带菌者,不只是狗、蝙蝠、猫、老鼠等,许多的动物都有可能是带菌者,试问,槟州政府是不是要捕杀全州的猫?

再来,如果只有两只野狗患上疯狗症,就要全城杀狗,若有人患上可传染的绝症,是不是也要杀人?所以说,州政府的此次行动是不经大脑思考,非常仓促的一项行动,也是无法完全根治问题的行动。

发出杀狗令后,州内数个拯救野狗的组织,联合起来发动万人签署运动,以反对州政府祭出的杀狗令,他们也呈交备忘录予州政府,强烈要求州政府收回成命。难能可贵的是,这些组织甚至发动筹款运动,成功筹到至少上万令吉,要为全槟州的野狗进行注射疯狗症疫苗,助槟城全面解决疯狗症问题,只要州政府点头,他们就立即行动。

所以,我就说,非政府组织的行动,远比槟州这个猫政府更有效率,槟州猫政府应该听取这些专业组织的专业意见,不要再一意孤行,猫政府经常说,他们要听人民的话,现在全世界都在看,他们是否有接纳人民的意见?

每一个生命都是珍贵的,无论是狗或猫也有生存权利,人类不应该剥夺它们生存的空间,槟州人民期望的是,会有更妥善的对策,而不是杀狗或杀猫。

如在早前,有非政府组织发动筹款兴建野狗和野猫大型中心,这计划可取,一方面可减少路边的野狗和野猫,另一方面也可让疯狗症疫情受到控制,州政府应该援助这项计划的落实。

专家说,猫也是可能的带菌者的动物之一,但猫政府却不发布杀猫令,这是不是涉及了政治盘算?为了讨好某单一种族?这交由大家去思考和判断吧!




Source: 

Search

Calendar

Top

Follow @partigeraka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