误解了平等

文:黄志毅

几十年来,国内政治都一直环绕着种族议题。一些群组提倡种族间的团结,一些则试图游说或争取有利于自己族群的政策。

然而,大马人民误解国内真正的不平等问题。典型的政治人物被指责为制造这些混乱的祸首。当然,为了在政坛上奋斗,一个人必须建立自己的支持群。无疑的,最容易蓄积自身的支持度就是透过最根本的因素,即是本身的种族。因为那里有属于大家的东西和共同的感觉。例如,在竞选活动上,一名华裔候选人比较容易寻求华裔选民的支持,多过寻求同事或同业的支持。因为职业与工作可以在任何时刻更换,但一个人来自哪个族群或种族是至死都无法改变的。

因此,政治人物会倾向于将问题种族化以凑集支持度。这不一定表示,当一个人为了他们的族群谋利时,一定会发表极端的言论。不过,当一些人提倡种族间的平等时,尤其是突出少数族群获不平等对待时,他们就会变成这些族群的英雄。一些可能会被刻画成种族极端,而一些会被视为为种族平等而斗争的英雄。一个典型的政治人物就会使用这种方式轻易的获得支持。但,当我们真正探讨我们社群中的不平等时,种族是人们之间的差距吗?还是真正的不平等是指级别、收入和财富呢?

最近我读到一片文章,即是尽管国民收入大幅度增加,但大马的贫富差距是高得惊人,甚至是出现扭曲的现象。例如,在0.2%土著信托基金最高投资者所拥有的投资额是另外80%投资者的1133倍。这个差距也在大约三分之二的月入少于3000令吉的雇员,和约90%的大马人几乎零储蓄中反映出来。我们看到富裕的的人士或高阶层人士越来越富有,而那些中等阶层的人士则是越来越穷,可能有些已跌入贫穷级别中。

我们可以看到,大马政治人物一再玩弄种族不平等,提倡平等待遇,以求来自各族的人士获得公平对待。但,当来到政府的政策时,同样一群的政治人物却没有探讨真正的不平等问题。

比如在槟城,兴建高等次的产业住宅是为了让富裕的投资者受惠。这就是所谓的价格达至50万令吉的可负担房屋。随着中等阶级的社群扩大,很少人能拥有自己的“可负担房屋”。州内建有的中廉价屋又有限。试问,这政策实行的根本是什么?是真的可以让一般人受惠,还是只让小部分富裕人士受惠?

一般大马人的感觉是,与巫裔及印裔相比,华人是最富裕的。对此,政府制定的政策有利于土著,为的是缩小种族间的收入鸿沟。依据种族草拟的经济政策是否恰当?还是我们应该探讨一个社群中所面对的真正的不平等?我相信,无论是巫裔、华裔、印裔或是其他种族,在他们自己的社群中有不同的富裕。

可能我们应该深入探讨当下的政治人物,他们是否真的为全民争取平等,还是他们使用最原始,及最简单的方式获取人们的支持? 




Source: 

Search

Calendar

Top

Google+
Follow @partigeraka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