忧心国外不承认统考 李德华促两派高抬贵手

(吉隆坡25日讯)宗乡亲联合总会会长李德华今天吁请董总两派人马高抬贵手,“放生”华教。他也担心如果董总内斗不息,最终祸及国际对统考的承认。

他受邀为要求董总专注教育汇报交流会的主讲人之一。他形容,任何以书面方式向社团注册局投诉董总的人,将会是华社的千古罪人,华教公敌。

促投函者撤回投诉

他同时希望已呈投诉函的人士在下周一撤回投诉信件,否则将会万劫不复。

他强调,董总风波的最大受害人是独中生,为了华文教育,大家应息战;再者,若董总两派都认为对方是不适当的人选,双方都应退下来,重组董总领导层。

他说,董总向来引以为傲的独中统考,且统考文凭是获得国外大专院校的认可,若董总风波情况持续下去,他忧心统考文件是否仍受国外承认。

“统考受到国外不同大专院校的认可,有人预测若今年8月1日,董总会被冻结,那么按这些大专院校的角度,统考成绩还能不能用,你说纷争对华文教育有没有影响?”

他主讲“董总纠纷如何影响马来西亚华文教育”时,也列出分别为政府、政策、统考、大专院校、家长以及学生角度的分析。

忽略不利政策冲击华教

李德华说,在政府角度,董总过去在争取承认统考工作方面,与政府不断交流,若董总纠纷持续下去,他担忧会导致华教先贤所建立的威望及名誉,将会誉毁于一旦。

他指出,就政策角度,国家教育政策多年来对华文教育带来一些冲击和限制,有很多不利华教的条文。这些,我们向来都以董总为首的组织去处理,可是,现今董总领导层把时间耗在互相争斗,将可能使到这些事件被忽略。

他认为,在统考方面,过去半世纪来面对的奋斗和考验,华文教育在大马成为重要的环节,是指标性的考试;若纷争影响运作,包括财务、考题、印刷、批改等,那么,统考肯定首当其冲。

他说,就家长和学生角度,家长会考虑是否不再把学生送入独中,而选择国际学校;而独中学生也会怀疑是否需要参加统考,是否要转校。

他认为,华教所需要走的路都非常辛苦,因此,华教前辈就不要让这条路走得更难,大家应该以华教为大前提,若双方觉得对方不是最适合的人选,就应让另一团队接任。

吴木炎:有没聆听华社声音?

要求董总专注教育汇报交流会的主讲人吴木炎质问董总领导,在整个董总风波中,有没有聆听华社的声音及心声?

他指出,董总若有任何的改变或斗争,在某个层度上应对华社有个交代,同时也应该回到华社去谘询华社的意愿和探讨的华社的意向。

“但是现今整个董总风波中,有多少次聆听华社的心声?”

吴木炎主讲“尊重及理智的听第三声音”时说,在60年代,董总有其存在价值,而他也不会否定董总的功劳,但今天却沦为两派恶斗,甚至出现老化现象。

他说,董总的成功是整个华社建立起来的,无论是乡团、商团或管理义山的组织都非常爱戴董总,都让教育领域由董总处理;当董总需要协助时,我不相信会有乡团拒绝协助。

“董总的事情从来不在法庭处理,可是,今天在两派的争斗情况下,有多少次回到华社,是否有跑回去问一问华社,听一听第三者的声音?”

董总资产来自华社

他指出,董总的资产来自华社,而代表华社的第三声音涵盖及代表的范围最广,但是在董总这项争议中,第三声音却是最小的,没有被听到。

他也形容董总两派现今是在“斗烂斗臭”,两派斗争看来有新闻价值,可是,第三声音却看不到有怎样的新闻价值。

他也质问,董总作为华教者,是董事、教师、家长及学生学习的对象,但是,董总现今的斗争丑态,哪一项是值得大家学习的。

吴木炎指责董总风波几乎把整个华社当成“人质”,甚至把学生当作“牺牲品”,这是不道德的行为。

“勿把董总的平台当作战场,若双方要开辟战场,去别的地方开战,远离董总。这是作为领导者应有的基本道德。”

他也形容董总现在的做法是在火车站放火之余,还把整列车厢的人送入高架天桥,令人觉得要拯救也感到艰难。

彭茂燊:应办辩论会让两派交流

大马社会爱心基金会主席丹斯里彭茂燊建议,要求董总专注教育汇报交流会负责人希望举办辩论会,让董总两派人马直接交流。

他早前公开表明力挺叶邹派董总主席叶新田博士。他在交流期间站起来发言说,他周五曾与叶新田会面,对方透露会在完成工作和使命后,将放下主席职。

他认为风波开始后,双方指责声音不断,却未有一个让两派代表有一个正式的交流平台来发表各自的意见。

他强调,指责和骂战都不会对任何一方公平,所以,最好的方法是展开辩论会,直接交流。

刘博文:家长公投

民青团组织秘书刘博文建议,60+1所独中的学生家长可针对董总纷争来进行一场公投。

他认为,董总两派无法就此拉拢或控制家长的意愿,就此可选出大家属意的领导层。

“学生家长不是董总派系或任何政党可控制,因此,公投出来的成果是可获得公认。”

他也同时建议两派领导应总辞,让其他人去领导董总。

刘博文也建议暂时让第三方即新纪元学院、南方大学学院和韩江学院暂时接管统考,以便不影响学生的教育。

刘华才鸿运当头撞玻璃门

刘华才“鸿运当头”?

要求董总专注教育汇报交流会交流会在今早10时开始前,召集人刘华才已在会场与出席者交谈,接着就“马不停蹄”地进入约2小时30分的交流会。

他在主讲人和与会者交流完毕后,突然“一支箭”冲离会议室,不久入口处就传出“轰”然巨响。大伙儿转头就看到刘华才按着额头,一脸尴尬。原来,他撞上会场的玻璃门。

他在数十分钟后返回会场,额头明显红了一片;他告知在场者,他因为要聆听所有与会者的意见及建议,因此“憋尿”未上厕所。

主持人威尔也即打圆场说:“我们的刘华才真是鸿运当头啊!”




Source: http://www.nanyang.com/node/713870?tid=460

Search

Calendar

Top

Google+
Follow @partigeraka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