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州屋话

文:陈嘉亮

我党同志卢杰燊律师最近主打房屋课题,挖出许多不为外人所知的可负担房屋内幕,这对于一个青年才俊来说,愿意“逆流而上”主动了解低收入者住房问题及民间疾苦实在值得赞赏,我常笑他,凭你的俊脸,只要挂上火箭党标识,还怕赢不完整条街,何须在民政党挨苦挨骂?尤其是,当他的新闻见报后所惹来的攻击;就如小卢在光华日报异言堂专栏文章,《在悬崖上的可负担房屋》中提及的:“这个月,在办了几场的记者招待会后,就不断收到一些电话或面书讯息,一开腔就大骂我浪费纳税人时间金钱,为何去质问一个对槟城房屋贡献良多的州政府。”

我在想,骂他的人会不会是发展商或一些赚得盆满钵满的利益既得者,那些资格不够、借不到贷款的朋友应该不会开骂吧?不过,看那骂词内容,又不像是“有读书”的,稍微有点知识的都知道,民政党在槟城输光败尽,小卢在民政党既没薪水又无津贴,何来浪费纳税人的金钱?至于时间,你的时间超级宝贵的话可以不看,毕竟一份报纸摊开来,您不见得会从国际新闻到股市到广告再到讣文都一字不漏吧?

言归正传,槟城的房屋问题到底是怎么一回事?槟州政府对房屋又如何“贡献良多”呢?

先来看看槟州这个“已故民联政府”(我可没有诅咒任何人的意思,是民联大咖亲口说民联已经死亡,对一个亡故的,加上“已故”是礼貌吧?)在房屋政策上作了什么改变?最主要是废除许子根当年时代、发展商建造30巴仙各级廉价屋规定;也就是说,前前朝时,发展商要兴建一个社区,必须得提供30巴仙廉屋给州政府,虽然,那时候还是有人买不起、抽不到,但至少,低收入朋友还有得选择,不像现在,最“便宜”的可负担房屋都要两百九十九千!

限定发展商提供30巴仙廉屋政策,肯定是让发展商少赚,但作为政府,你要让一个发展商好赚,还是要让广大百姓受惠?而那些打电话、传简讯骂小卢的朋友,你们怎么没有打电话、传简讯去质问当今的“人民政府”?难道你们认为这30巴仙廉屋规定除得好、除得妙、除得呱呱叫?

前前朝时代,槟州政府还有一项惠民政策就是人民组屋,这让那些连廉价屋都买不起的贫困朋友能够租住,经过若干年期,这屋子就是你的了!如今这个“贡献良多”的“人民政府”有这些贡献吗?是做不到还是不愿意做呢?

如果说无能为力,但为何大家常看到“人民政府”卖地卖得沾沾自喜、更常说获得几多又几多的赚幅盈余?若说不愿意做,那这个不为民造福的做法,何德何能自称“人民政府”?

或许有人会说,这“人民政府”有要求发展商建廉价屋啊!这话是没错,但那些新建的廉价屋是公开给低收入者申请、还是建来赔偿给发展地段的原居民?这可是两码子事,别用官话来蒙小弟!

不能政治挂帅

“人民政府”官爷上报呛中央,说制定的银行贷款条规过硬导致购屋者欲贷无门,这更可悲,“人民政府”不为人民向发展商施压,更迎合发展商地放任屋价变天价,却要中央放宽贷款条例?银行是做生意,要是经过计算之下认定购屋者还得起贷款,谁会把生意往门外推?还记得当年的香港负资产惨况吗?好啦,就降低要求借给你吧,如今的利息相对偏低,一旦利息被调高,那些勉强还款的朋友该怎么办?毕竟房贷可不像车贷,是浮动而不是固定的。

官爷要居者有其屋不难,但前提是不能政治挂帅,一旦万事政(治)为先的话,那一马房屋肯定是不会批,一批下去,“人民政府”又怎么用可负担房屋来钓票?

槟州的可负担房屋名字是可负担,但最低售价岂是人人可负担?而高明的“人民政府”与发展商却有办法让你感觉你可负担!

怎么说呢?就是在州内低价房屋极度匮乏下,人们不得不申请那473方尺售价299千的“可负担房屋”,那银行贷款怎么办?没关系,这计划不是一手交钱一手交屋,而是最快也要等到2018年才会建竣,你现在只给5千块,接下来无需负担利息,到时,建得成是你的福气,还得起贷款则该感谢祖宗积德,要是还不起也没关系,“人民政府” 州政府规定的可负担房屋5年不可转让年限已满,到时转手赚一笔,自然有比你富的朋友接手,至于你,再重新排队咯,反正2018年大选已过,还有5年慢慢等。

这年头,脚踏实地兴建人民组屋廉价屋或许是咸鱼青菜,已不受大家喜爱,反而政治卖梦集团摆出来的满汉全席是“48好康”,吃不吃得起就请自求多福;槟城梦已经在“人民政府”招牌下摆档开卖,买梦者还要确保卖梦集团来届大选不可以倒,不然美梦醒来还是一只无壳老蜗牛,不过要注意的是,这个小得惊人、贵得怕人的“可负担”壳,你抗得起吗? 




Source: 

 

 

Search

Calendar

Top

Google+
Follow @partigeraka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