組屋電梯長年壞‧家,這麼近那麼遠

(士拉央27日訊)甲洞逸福園帝沙1組屋民生問題一籮筐,尤其電梯故障問題最為嚴重。

甲洞逸福園帝沙1組屋的居民對電梯按鈕被偷竊,感到非常無奈。左起為民政黨增江北區分部主席林春發、陳添祥及劉開強;右一為甲洞西區分部主席锺秀萍。(圖:星洲日報)

據了解,由於只有30%的業主繳付管理費,以致管理層無法繳付及拖欠維修電梯及其他設施的費用,同時造成設施處於長年失修的狀況。

據當地居民指出,該區有7座12層高的組屋,共有2千零16個單位,而約80%的單位出租給外勞。

他們說,基於地理形勢的關係,第3及第4座的電梯結構設計是有別於其他組屋的電梯。

倘若居民使用組屋右側電梯,便可直接步出組屋外的道路,方便殘障人士出入;但左側一架電梯則因路面比組屋底層較低,居民必須使用樓梯才能走到組屋外的道路。

因此,一旦組屋右側的電梯發生故障,便會對一些殘障的居民造成諸多不便。

劉開強:電梯維修工程
官員視察也不滿


吉隆坡市政局諮詢理事會成員劉開強指出,職業安全與衛生局(JKKP)官員曾在5月18日到組屋觀察,並對有關的電梯維修工程感到不滿。

“倘若電梯不符合安全標準,我亦不鼓勵啟用,因為可能會對居民的生命構成威脅。”

不過他認為,該局官員應向居民交代不能啟用電梯的原因,否則居民會誤以為是管理層不理會他們的投訴而產生誤解。

“同時,我也對於該局官員今早因某因素而無法參與巡視而感到非常不滿。”

他表示將在近期內致函予該局,並要求對方列明有關電梯的安全準則以及有關電梯維修工程是否不達標的原因。

“此外,我認為,當中最大的關鍵是在於業主拖欠管理費,而管理費所收取到的30%管理費,根本無法應付維修這7座組屋設施的費用。”

因此,劉開強也呼籲業主繳付管理費,以履行合約中作為業主的責任。

僅第2及第5座無法啟用
電梯承包商:其他已維修


電梯承包商陳先生表示,該組屋區的電梯皆已維修,惟目前僅有第2及第5座組屋的電梯未獲符合該局的標準而無法啟用。

他指出,由於電梯旁的溝渠在雨天時會出現積水,甚至會淹進電梯內,因此他要求管理層首先解決溝渠嚴重阻塞的問題,否則將無法獲得該局批准啟用電梯。

“同時,我也建議管理層把收取到的管理費用在有繳付管理費的住戶樓層,或只維修該層的組屋設施。

大部分業主拖欠管理費
管理層也有苦水


管理層代表納茲裡澄清,由於不少外勞居民經常亂丟垃圾,造成溝渠阻塞及在雨天發生嚴重積水,但關於溝渠阻塞的問題,管理層早已處理。

此外,他也指出,大部分業主並不居住在組屋,而是將單位出租予外勞,並且大部分業主皆拖欠管理費。

“我們並非不願安裝電梯按鈕,而是一旦被偷後,居民再次要求我們安裝,那我們要向誰收取這筆維修的費用?”

他說,管理層早已列出拖欠管理費的名單,但一些惡霸租戶及業主甚至拿着巴冷刀到管理層辦公室吵鬧,指他們無法繳付管理費。

“為了維護書記們的安全,我們還必須在管理層辦公室外安裝鐵閘。”

電梯壞很不便
李健鴻(45歲,第4座居民)

“我住在甲洞逸福園帝沙1組屋第2層的單位,在過去6年,我面對超過10次電梯故障。最近一次損壞了近1個月,造成我及其他行動不便的居民上下樓十分困難。因此,我只好使用拐杖及讓太太攙扶下樓,或等待熱心人士抬我上樓。

此外,由於電燈失靈,造成晚上的環境非常黑暗,而我放在底樓的輪椅也被人偷了。

我曾多次致電管理層投訴電梯問題,對方不但沒有馬上處理,甚至嫌我麻煩。我每個月都有繳付50令吉的管理費,但卻無法使用電梯,因此我希望管理層能夠給予合理的解釋。”

不知道可向誰投訴
陳添祥(40歲,第3座居民)

“我發現甲洞逸福園帝沙1組屋外的溝渠蓋經常被人偷竊,我的鄰居在半夜泊車後,因光線不足而跌進4至6呎深的溝渠受傷。我曾向管理層投訴,但他們卻指這些問題並非他們的責任,而我也不知道可向誰投訴。

此外,組屋內的消防水管也被上鎖,有些甚至塞滿雜物。日前第1座組屋發生火災,居民卻找不到水喉或沒有水源來滅火。我希望管理層能夠重視這些問題,以避免不愉快事件發生。”

目睹摩哆駕進電梯
馬明華(55歲,第4座居民)


“我曾見到居民把摩哆車駕進電梯,當時我嘗試阻止,惟對方卻不加以理會,這會造成電梯內的地面損壞,且也對居民的安全構成威脅。”



Source: 

Search

Calendar

Top

Google+
Follow @partigeraka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