議員也喊窮(完結篇) 自掏腰包.入不敷出 當議員不發達反倒貼

★民政黨柔州新邦令金區國會議員拿督梁德明

要不是另有一份薪水“支撐”,民政黨新邦令金區國會議員拿督梁德明可能每月都入不敷出!

 他說,單是服務中心每月基本開銷就逾萬令吉,而他身兼民政黨總秘書職,是義務工作,到全國各地走動時,全是自掏腰包。

 他指出,政府會給議員一些額外津貼,包括一年有1萬令吉作為服務中心的費用,有時候卻是不足夠的,超額就要自付。

 “國會議員的薪水全用在工作上,慶幸我有一家私人公司,有領薪,剛好夠養家,包括支付房屋和車子貸款,2名孩子的教育費等,我太太亦有工作,還可應付。”

 梁德明坦承如果不做議員,或許生活會更好,做議員並沒有賺很多錢,更不會發達,還常要倒貼。

 “你問我議員的薪水要提高多少才夠?我的答案是永遠不夠,因為選民的問題永遠不會結束,需要幫忙的人永遠都那么多!”。

善用資源

 他說,當然如果做議員要做到傾家蕩產,變成自己需要幫助,是不可能,所以他是量力而為,善用資源,在自己經濟能力許可下,能幫多少就多少。

 他說,日常會有選民上門要錢,有些選民說他們窮到無法繳水電費,要求幫忙,通常會幫一次,卻不可能每個月幫,如果真的很窮,就會協助申請福利部援助。

 他說,當然選民上門要錢不一定全給,真正需要者才給,有些是騙子,而過去他曾擁被騙的經歷。

 梁氏說,他把服務中心當成做慈善的管道,在能力範圍內服務和協助選民,所以即使薪水調整,開銷亦會更大。

制度化撥款學校

梁德明是制度化撥款給選區內的華淡小,即使是國小和國中也有撥款,如果學校要進行建設而要求撥款,會設法向有關部門申請。

 他說,若學校有要求肯定會撥款,而團體則先作衡量。

 他指出,他會先了解要求撥款團體的財政狀況后,才決定是否要撥款,若是以辦活動來申請撥款,也要視活動的大小,因此難免會有團體埋怨他。

 他說,錢是政府的,選民都有權利申請和使用,但是每一毛錢都不會隨便給,擔心被濫用。

沒時間陪伴家人埋怨

當上議員后,梁德明在家庭生活上的確有不少犧牲,家人亦有埋怨!

 他說,做議員犧牲不少和家人相處的時間,沒法陪伴和教導孩子念書,有時好幾個星期都沒有回家,所有重擔和責任都在太太身上。

 他說,做議員卻可利用政府的資源,幫助有需要的人,政府一些好的政策,都沒下達民間,當了議員后,就可以協助糾正。

 “當你幫到人時,對方含著眼淚抱著你說謝謝時,那種滿足感是無法形容的,這就是我的責任,所以只要在位一天都會這么做!”

協助災民申請撥款

梁德明認為議員要善用政府各部門撥款,不能以沒錢為理由,拒絕幫助選民。

 他說,如風災、火災、水災等事件,都可獲得政府撥款,只要按照規定的程序和條件,就能為災民申請到援助。

 他說,每年都有一筆特別撥款,應付天災,但數額不定。

 他說,如果選區遇上特別事故,都會提供援助,一般上是他會先墊錢付給災民,之后等政府的款項來了再索回。

 “例如新邦邦令金市區發生風災,我就先墊出2萬令吉協助災民,手上若沒錢,就盡量想辦法。”

Source: http://www.chinapress.com.my/node/623304

Search

Calendar

Top

Google+
Follow @partigeraka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