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的关系

国内两个国会选区在原任议员出现一死一入狱的状况下,同时期进行补选。这两个分别由国阵与民联掌握的选区,在505时都各自以大量多数票胜出;这次的补选成绩无论输赢都不会对当前朝野布局带来影响,预料还是各领风骚、各下一城,没什么变化。 


彭亨州云冰补选,伊斯兰党的竞选口号是“ Satu undi untuk PAS, satu undi tolak GST ”,这也带出了民联三党舍弃展现宏愿,转向煽动民心,原来这就是所谓的UBAH?毕竟消费税这个税务制度,在全世界经有170个国家使用,还不曾有过任何国家丢弃这个制度而走回头路的例子。
 
就算政党轮替频密如交通灯的泰国,或民联赞赏不已的印尼新总统,新人掌权后也没有废除消费税制度;而民联在彭亨补选反一个民联本身都不敢扬言废除的税务制度,司马昭之心,可见一般! 

相信在巴东埔补选,除了消费税依然是让民联争相追逐的水中月之外,伊刑法会否更上一层楼从丹州走到全国,更取决于巴东埔华裔选民的选择。
 
毕竟,在穆斯林族群对伊刑法动向一致的情况下,国(阵)民(联)双方,都将根据巴东埔23巴仙华裔选票为导向;若区内华裔继续无视伊党积极推动伊刑法而投选民联,难道巫统就舍得在这场伊法拉锯战中自毁城墙吗?不会!以巫统的人力物力,肯定会争取其在这场竞赛中的主动权。道理很简单,华人在明知道投选民联会加强伊党信心的情况下还支持民联,穆斯林政界对推行伊刑法又还有什么悬念与顾虑?此时不推(伊刑法)更待何时? 

虽然行动党对伊刑法的说辞是不偷不抢不必怕,但伊刑法就只限于偷抢者才需要怕这么简单吗?丹登两州已是让大家参考的“模范州”,斋戒月时的神圣不可侵犯就不谈了,就说星期五的午餐时段吧,若伊刑法全面开跑,非穆斯林除了自备爱心午餐,还能到哪里用餐? 

汶莱在实行依刑法治国初期,不也说不会影响非穆斯林吗?那去年圣诞节的不准公开庆祝、今年农历新年只准在室内舞狮,难道完全不影响非穆斯林?

 可能你会说汶莱是汶莱,隔了一道关卡关我什么事?OK!那我们就来看看4月22日在雪州发生了什么(我也是刚在报纸上看到),原文照抄如下:

USJ2两间茶室因挂着印有啤酒标志的招牌,却被梳邦再也市议会执法组官员指触法,遭开罚单还被令马上掩盖招牌上的啤酒标志,否则将被市议会封店。( ) 
这可不是汶莱,也不是沙地阿拉伯,是全国90%华裔支持出来的民联州、雪兰莪! 

大马华社今日面对今天这种状况,行动党逃不了关系,尤其是行动党与伊斯兰党的暧昧关系更叫人看傻双眼。
 
当伊党在丹州提呈伊刑法修宪议案时,民政党即刻入禀法院寻求阻止,行动党呢?其秘书长林冠英初时什么都不说,被记者逼急了,随意而出一句“Let it pass first!”(先让它通过吧)。
 
沙砂两州的行动党则干脆得多,直接把联盟内无甚作为的伊党踢走;而西马行动党青年团则宣布冻结与伊青团的合作关系。好啦,大家也假假忘记这领头宣布冻结的黄伟益先生之前曾经说过,一旦伊党推行伊刑法,行动党将退出民联的铿锵话语;总之,冻结也好过什么都不做对不对?

 但巴东埔补选还真是一面照妖镜,当初高喊不惜退出民联、最后演变成与伊青团“冻结”关系的槟州社青团团长黄伟益先生,今天又有新噱头。他宣布“暂时搁置与伊斯兰党槟州青年团的歧见,抛开彼此成见,共赴选战”,同时也强调“该团冻结与槟伊青团关系的立场始终没变,补选过后,将恢复冻结”!

 若行动党是一个真心为人民、为华社的政党,需要搞出这许多花样吗?难道政党最大的目标除了冠冕堂皇的卫国保民之外,不是赢取议席吗?而行动党未来接班人对原则性所采取的对策竟然如此儿戏,那人民还能对他们有什么期望?为了补选胜算就能够放弃原则,那这个党还有什么东西不能出卖?

 虽说 “政客靠得住,母猪会爬树” ,但行动党这种让四川大师也服输的变脸技巧,未免叫人太沉重吧?试想想,这个获得国内90巴仙华裔支持的党,如今自行解冻所带出来的讯息是什么?对伊党来说,那当然是90%华人支持他们提呈伊刑法;对巫统呢,他们当然也应该穷起直追,别让伊党在伊斯兰化方面抢了先机! 

如今唯一能够扭转华社命运的,只有以选票来给民联一个警告,告诉民联,我能让你赢,也能让你输;也给国阵特别是巫统一个警惕,告诉国阵巫统,我让你在这个不影响国会布局的选区赢,是要你们国阵尽快、尽力改善消费税所带来的困扰,如果你们没有在两年内取得让人民满意的成绩,来届我就送你回乡下种番薯!
 

陈嘉亮●槟州民政党州委


Source: 

Search

Calendar

Top

Google+
Follow @partigeraka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