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年之涨

文:陈嘉亮

505大选刚结束时,“暗中来”这三个字特别红,尤其是Astro 主播顏江瀚先生在其面子书上发表贴文,內容为“以后我的孩子出世,我会叫他写一篇作文,题目是停电的夜晚。开头是,2013年5月5日,文冬战区激烈,有人说,输了他要割耳朵,然后算票的时候,停电…”。

连强调中立、讲求公信,站在镜头前的电视主播都这么说了,这“暗中来”先生想不红都难咯;而当事人黄德先生及邹宇辉州议员事后虽然出面澄清并无“文冬停电算票”或“天外飞箱”事件,也坦然承认或败在国州选票分裂;但,“谣言一出,驷马难追”,到了今时今日,还有一些思想极度单纯的朋友,坚持要为马华廖总宣传这“暗中来”外号!

故事讲完,回到主题,话说槟州供水机构(PBA)过去备受赞扬,在许子根执政时代更荣登吉隆坡股票交易所主板贸易组,多年来极少调整水费,也不曾听闻将收费代理的处理费转嫁到人民头上,直到日前民政党居民代表委员会(JPP)捅破,才知道自今年1月开始,PBA不再吸纳邮政局的9毛钱代收费而让州内用户自行承担。

乍看这9毛钱为数不大,但仔细计算一下才知道影响深远,试想想,若您是5令吉最低消费用户,平时捏着喉咙提着裤头省喝省用唯恐超过规定用水量,这个9毛钱就是您水费的18%,想要省下9毛也不是不可以,您可以舍弃临近的邮局,到城镇里的水供机构办事处、槟威两地市政局、槟州发展机构、国能及电讯局缴付账单,这一来一往的巴士车票交通费加泊车费,肯定多过9毛钱许多倍!

根据槟州水供机构董事林峰成行政议员说,若每年缴付邮局100万代理费,供水机构将面对亏损!还真要感谢林先生说明,大家才知道向来管理完善、虽然水费全国最低也都能获取利润成功上市的槟州供水机构,在短短六年就沦落到只差100万就变成亏本生意,难怪供水机构主席兼首席部长不得不再三调涨水费,这叫苦水往肚子里吞,伟大得不得了啊……

但实情是这样吗?若一家公司已经来到亏损临界,是不是会想尽办法瘦身节流呢?槟州供水机构有这样做吗?大家看到的似乎不是这么一回事喔。

就以伊斯兰党全国署理主席莫哈末沙布先生来说吧,末沙布先生是吉打州港口国会选区选民,却被委为PBA董事,在槟州民联的胜选赏罚制度下,就算你为槟州、为国家,打生打死出过半条老命,只要你不是槟州选民,你就连区区100令吉的乐龄回馈金都没有资格领受!我不知道末沙布先生为槟州供水贡献过什么,在连槟州选民资格都没有的情况下,却能够在这家林峰成先生口中面临亏损的公司里当个摇脚董事,这还不算,末沙布先生于2011年到都门参与净选盟709集会游行时遇车祸,获得供水机构近万令吉的医疗补偿!

这家林峰成先生口中面临亏损的公司除了为董事提供优厚福利,于奖赏得奖运动员方面也不落人后,如壁球皇后、羽球一哥等都获得以十万计的赏金,而槟州足球队也获得供水机构的400万赞助费,槟州政府还承诺,如果球队表现杰出,还有200万等着他们。

这为天王天后级运动员锦上添花,相信大家也与荣有焉,毕竟这些哥姐级人物为咱槟城人争气,若不是州内政府地已被卖得七七八八,林首长登高一呼送上三两依格,相信也没谁会反对,而赞助足球队更无可厚非,毕竟再穷也不可穷面子,球员们要是都饿到面黄肌瘦,又怎样踢出东南亚、迈向世界杯?

问题是,大家不反对在机构盈利充裕下回馈社会、奖赏运动员,董事福利再怎么优厚,也可以闭上一只眼,但不是靠一再的涨水费来打肿脸皮充胖子,也不应该在经营不善、面临亏损的情况下还挥霍无度、把营运费用转嫁州内食水使用者,更不应该“暗中来”、只在水费单上印上老花眼先生要用放大镜看的小字眼;最不应该的,莫过于要用水量最少的用户承担最大百分比的“暗中来”收费!

大家知道林冠英先生的执政理念是钱省钱、钱筹钱、钱生钱、钱赚钱、钱钱钱钱,但无论是受环保美名掩护的塑料袋罚金,还是解决交通阻塞大名堂下的拖车锁车,除了让州政府日入斗金之外,塑料袋有减少吗?堵车现象有舒缓吗?

所谓7年之痒是7年才痒,槟州却是7年不断涨,从水费、泊车费、巴刹租金,商贩营业执照费、地税门牌税、土地转换费、到治水献金,无一不涨,可否高抬贵手缓一缓、以民为本让大伙喘口气?别像咖啡店老叔说的:许子根是前朝政府,林冠英是钱财政府!




Source: 

Search

Calendar

Top

Google+
Follow @partigeraka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