满城尽带大壁画

文:卢界燊

致槟州民联政府:

前几天,被邀精神支持市民醒念团(CHANT)林倬生先生和《今日自由大马》被林首长起诉一事。

审讯过程,当林倬生先生的代表律师问起林首长,自2008年,槟城有多少古迹遭受到毁坏?

林首长回答不清楚,民联政府不允许毁坏古迹,不过他也不知道到底有没有发生任何摧毁活动。

听到这样的答辩,我不禁在想槟州政府到底对古迹做出了什么贡献?想了很久,说老实,我并不知道。

当年,曾任槟州旅游发展委员会主席,也曾是乔治市申遗的“推手”的邓章耀与前首长许子根在多方面包括槟城古迹信托会,华团,中央政府和各国驻大使馆的努力配合下,用了很多人力,精神和时间,才得到成功申遗。

在乔治市获得世遗地位后,同时槟城民联得权,但州政府并没有第一时间定制一套的策略来管理及打理古迹区。

尽管我们目前已有专门针对世界遗产管理的法律,即《槟州遗产法令》和《2005年国家遗产法令》,在实际情况下,州政府往往需要在保护与开发之间取得平衡。不止要将人为破坏因素降到最低,也应该确保古迹老建筑的拥有权不会大量落在外国人手里。

虽然买卖屋子实属自由市场,当初民联州政府在世遗地位新闻未曝光之时,应该趁低价吸纳多个古迹地点和建筑,以便保护更多的世遗地点。同时也应该配合中央政府拟定一些法令,例如外国人在古迹区置业15年内不得转手或须付高昂的印花税等,来制止外国人大量纳入,成为多个古迹建筑的持有人。如今,虽然水涨货高之际,古迹区老房子依然炙手可热,却不见民联州政府有任何的策略,来缓冲外国人成为逐渐多个古迹区屋主的现象。

如果问大家,到槟城世遗古迹区看什么?我想,绝多答复是去照个姐弟共骑和周边的壁画。有多少个是去欣赏古屋,当地的文化?功高盖主也不过如是而已。严格上,壁画本来就是一种毁坏,把建筑物本来的风格和样貌淡化了。结果捧红了一个恩纳斯Ernest Zacharevic,却模糊了世遗的真正目的。

在不久前,槟城古迹信托会财政,林玉裳在其分享会上曾经惋惜地说:“乔治市古迹老屋原本就是一幅美丽的图画,何必需要壁画来画蛇添足?过多和巨大壁画的出现,不仅有乖离申遗的初衷,分分钟还会间接扼杀乔治市的传统文化与特色,甚至断送世遗地位。”

既然在有份参加申遗的专家眼里,过度的壁画是对乔治市世遗地位的一种威胁。那州政府到底有没有对世遗地位被除名的危机有所警惕,而做出适当的防备?我看不仅没保护,反而跟风吹捧风靡一时壁画风潮。

既然在古迹区,州政府这么积极给违例的车辆拖车和发罚单,那为什么不为保护古迹修订一些条例手续来停止任何的破坏行动?如果古迹区壁画真的真的不可废,州政府大可以在《槟州遗产法令》下拟定一些条约和准证。关键在于,只批准符合规则的壁画在指定的地方绘画,然后再学习槟城市议会“TRAFIK”部门的那股闯劲,努力扫荡所有古迹区不符合规矩的涂鸦并一律严惩。

其实,更加好的做法,将会是有远见地规划出主题性的旅游景点。古迹区已有世遗的光环笼罩,实在没有必要多此一举加上没有关联的壁画。既然林首长和我国旅游部长关系良好,民联州政府反而可以试试与中央旅游部及私人界合作开辟其他新区,把一部分的旅游焦点移位,用壁画且或其他有观光价值的元素,来塑造新区的人气。例如新冒起的Nagore lane, 其壁画和咖啡厅的主题和古迹区如出一辙,也受到广大的欢迎。此举不但舒缓一些世遗被除的压力,也为槟城旅游加分。

眼看一个又一个的专业团体机构,出面来警惕,甚至献计来保住槟城世遗地位,不外乎出自爱槟城之心,结果却落得被林首长告其诽谤的下场。世界遗产的本质是反对商业开发,重点在于保护人类自然文化遗产。可惜的是,世遗这个封号,在民联州政府缺乏保护之下,反过来却成了毁坏古迹的因由,令人惋惜。




Source: http://www.kwongwah.com.my/index.php?f=1&view_type=news&date=20150122&id=125

Search

Calendar

Top

Google+
Follow @partigeraka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