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华民政怎么说?”

文:陈嘉亮

近几年的巫统大会,不但是一些不知名的角头小子博取曝光的绝佳机会,也是民联尤其是行动党的弹药库!尤其是当前种族、宗教、教育课题被有心人越炒越红后,无良政客深知要出名出得快,就得“善用”这些课题来大玩特玩。

君不见,一些明明抓住刀柄的朋友,却要扮可怜、博同情的叫族人自强才不会被其他小族边缘化,你说他们不懂自己是国内的强者吗?懂!只是他们更懂如何在强者群中突出头来;就以刚结束不久的巫统大会为例,各种匪夷所思的言论铺满报章版面,其中包括霹雳州代表拿督莫哈默拉兹的“讨好华裔犹如沙漠浇水”、登州代表莫哈默伊斯干达的“马来人太温顺,他族占便宜”、槟州峇东埔代表莫哈末再迪的“槟州华人有时(kadang-kadang,)捞偏门,警方坐视不理”等等。

这些言论一出,情况就像你去槟城极乐寺放生池撒一把蕹菜般,你会看到群龟虽然举步艰难,但也努力往蕹菜爬去,为的就是争得那么一小口!乌龟抢菜乃动物天性,也可能放生池环境太拥挤,要填饱肚子唯有努力往绿菜爬。

身为万物之灵的我们,在听到巫统小咔口出不逊后的盛况,其实也和池中物不遑多让。媒体人为了迎合顾客口味,遣词用字免不了避轻就重;国阵中人为了向选民交代,例必群起急攻,只恨老母生少几双手,可以同时让报纸版面都铺满他/她那义正词严的文告;最开心的却是行动党朋友,不管发言者什么级数,只要是鸟话出笼,行动党朋友第一句话就是“马华民政你们怎么说?”!

就以发表捞偏论的莫哈默再迪来说吧,此君在这次巫统大会前,有多少华社中人认识他、知道他?我不知道你知不知道,我是肯定没有听过这位仁兄;但经过媒体报导、成员党怒骂、敌对党引述后,此君红了,不单只红,还在林首长与槟州总警长再三澄清槟州零罪犯后,公开宣告只要拿出槟州黄赌犯罪证据、挑战林首长是否会辞职负责云云;听说啊,槟州搞地下万字票的朋友,为了林首长与再迪先生之间的口水战而停止营业,大的不说,只说那在七条路生鸡档前摆桌子的小伙子,这几天就已经自我消失,不知是回家喝西北风还是出门旅游,真被再迪和林先生帮了不少忙!

还有那个在州议会哀叹没有人理会他那“首长限任两届”提议的郑雨週先生,反挑战再迪先生,是否愿意接受他(郑)只要能够找出五个不靠捞偏致富的华人就辞职;好心你啦郑先生,单单槟州火箭党十多个YB,在两次大选后小车换大车、小屋换大屋的就有几个?只找五个岂不是对其他的很不公平、也容易引起误会?

也有媒体人在专栏里说,再迪口出不逊表示民政党驾驭不了巫统。这也是一个“好心你啦”的说法;讲句不好听,民政党在槟城一败涂地,又要如何去“驾驭”巫统的几千个代表?就算找人“只抽”单挑,你够人多吗?怎么就不看看巫统最高领袖在大会里怎么说呢?若说巫统小咔讲鸟话就是民政驾驭无方,那纳吉、慕尤丁、希山慕丁等大咔的开明与积极言论,是否能让某人认同民政在国阵的存在价值?而槟州民政党与巫统众民选议员之间的互动,为州议会带来马来人为华人争取权益的全新气象,怎么又只换来这某人的冷嘲热讽而已呢?

再说,已故行动党前全国主席加巴星在发表反对伊刑法言论后,行动党如何应对?是不是以“加巴星言论不代表行动党”呢?既然一党之首的言论都没有代表性,那名不见经传的小咔又如何代表巫统?民政党又何必去“驾驭”他?若在政治成熟的国度,这类言语算什么?值得大家群起围攻到废寝忘食?

话又讲回来,说到“驾驭”友党,民主行动党难道就“驾驭”得了伊斯兰党?聂阿兹说行动党要是不认同伊刑法可以请便,受到“驾驭”了吗?聂老公开揶揄行动党是怕鬼的小孩,受到“驾驭”了吗?伊斯兰党丹州副州务大臣提出的迷你断头台建议、伊斯兰党要在国会寻求通过伊刑法,都有受到行动党“驾驭”吗?

说这些话的都是伊党大咔,说出的内容也将对华社甚至国家形势带来全然不同的局面,但为何不受友党“驾驭”?也不见某人撰文抨击?莫非林首长口中的“媒体人欺善怕恶”是确有其事?

一些巫统人要上位,选择的路线是踩着华人的肩头;大部分火箭人要打巫统、要出头,踩的却是马华民政骨头,308、505行动党气势如虹,口喊教训巫统,可剑下滴的几乎都是华裔对手的血,巫统则是越战越强;不然这样吧,往后巫统小咔继续口不择言,行动党朋友也不必再问“马华民政你怎么说”、直接就在大选时到巫统选区与他对垒,一来不必再受伊党窝囊气,二来也名正言顺地当民族英雄!问题是:行动党,你敢吗?




Source: 

Search

Calendar

Top

Google+
Follow @partigeraka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