斥女傭逃走向使館“告假狀”‧代理申訴被扣查涉販賣人口

(吉隆坡.甲洞26日訊)女佣代理申訴,他在一年多前引入的3名印尼女佣離家出走後,向印尼大使館“告狀”,有人指自己僅有14歲慘遭販賣人口,有人則被雇主拖欠薪水,而讓他被大使館及警方誤以為是販賣人口的劊子手,遭警方以販賣人口法令扣留8天。

已轉職為地產經紀的冼偉雄(33歲)申訴說,他的身份證仍遭警方扣留,目前雖已被釋放,但仍處於隨時被控抵觸販賣人口法令的風險。

冼偉雄週六透過民政黨全國公共服務及投訴局主任劉開強召開記者會喊冤,指自己被警方扣留時,已在第一時間交出相關資料,包括雇主指女佣逃跑的報案書、女佣的護照影印本等,但警方仍無理扣留他8天助查。

他說,這3名“告假狀”的女佣分別是哈希巴、扎哈斯蒂及扎麗哈。哈希巴是在三年多前通過他安排入境大馬,其餘兩人則是在一年多前,其中哈希巴及扎哈斯蒂都在同一戶家庭工作。

指護照註明24歲

“扎麗哈在今年5月10日離家出走後,就向大使館投訴她遭雇主拖欠薪水,不久就輪到哈希巴及扎哈斯蒂在6月10日一起離家出走,哈希巴同樣向大使館投訴被雇主拖欠薪水,而扎哈斯蒂則指自己只有14歲,遭人販賣到大馬工作。”

大使館在接到投報後,即向警方報案,爾後警方在7月10日逮捕冼偉雄查辦。

冼偉雄聲稱,被警方逮捕時,他已托在場的親友到其辦公室領取相關文件,並向警方作出證清,指自稱14歲的哈斯蒂,其國際護照注明年齡為24歲,而哈希巴的雇主早在大使館的見證下付清所拖欠的薪水,扎麗哈與雇主的拖薪糾紛也在協調中。

他向警方出示雇主報案書,說明這些女佣事前擅自逃離雇主家,所有文件都可證明他是清白,但警方仍扣留他8天,讓他極為不滿。(TKM)

合約期滿由僱主自辦續約

冼偉雄是在去年8月轉職為地產經紀,而3名女佣在合約期滿後亦由雇主自行辦理續約事宜,與他無關。現在無辜被冠上販賣人口罪名,讓他百般無奈。

他形容,在警方扣留期間雖未受到不良待遇,但被冤枉而失去自由的感覺,可說是畢生難忘。

冼偉雄在7月18日獲釋後,即到警局報案,要求警方針對3名女佣報假案作出調查。

“如果女佣不足齡,為何還可用假護照入境大馬?我才是被欺騙的那個人,我希望警方可調查她們是否有報假案,甚至向大使館進行核對,還我清白。”

他補充,在任職女佣代理期間,曾聽同行分享,有些女佣在逃離雇主家後,故意向大使館投訴,以便可在受保護的情況下遣返家鄉。他不排除自己也遭女佣利用,而無辜含冤。(TKM)

劉開強:應查投訴者背景

劉開強促請各大使館在接到該國公民投訴時,都須先詳細調查投訴者的背景,包括是否說謊才向大馬警方備案,避免造成大馬公民因被誣賴而無辜捲入牢獄之災。

他說,在大馬被聯合國列為販賣人口第三級的觀察敏感期,大使館要保護自己的公民,大馬政府也一樣有責任保障自己的公民。

劉開強將協助致函冼都警區主任,要求他針對冼偉雄的投報作出調查。

“警方有權扣留任何人協助調查,但以冼偉雄的情況,他有許多證據說明自己的清白,警方根本不需花8天的時間調查,這太不專業了。”

他要求警方盡快歸還身份證給冼偉雄,避免目前任職地產經紀的他,在處理地產買賣文件時,因沒身份證而造成不便。他認為警方若擔心後者潛逃,可沒收國際護照作為交換條件。(TKM)

麥嘉強:警扣留理由牽強

民政投訴局法律顧問麥嘉強說,只有在涉及賣淫、售賣器官等不正當行為才會構成販賣人口罪名,以冼偉雄的情況為例,警方以販賣人口法令扣留他的理由略嫌牽強。

“冼偉雄可出示文件資料證明自己的清白,但警方竟然扣留他8天,不排除這其中或涉及警員濫用權力,先扣留再調查。”

他提到,冼偉雄在被扣留期間,擁有雇用律師的權利。但他要求查案官在押送冼偉強前往推事庭申請扣留時,須通知他以協助處理辯護事宜,但查案官最後都沒給予通知,表現讓人失望。

麥嘉強補充,有些外籍勞工會利用法律漏洞,特別是一些虛報年齡潛入大馬的勞工,他們在被揭發年齡不符或被逮捕時,都會以自己遭人販賣作藉口而要求庇護甚至遣返回國。因此,他促請大馬政府須加強這方面的管制。




Source: http://www.guangming.com.my/node/215326?tid=3

Search

Calendar

Top

Google+
Follow @partigeraka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