胡栋强:只庆祝成功申遗 槟政府保护古迹不力

(槟城20日讯)民政党丹绒区部主席胡栋强列出丹绒四大民生问题,指州政府功课做不足。

他指出,乔治市在2008年获得世遗地位,但是民联槟州政府每年除了在7月7日大事庆祝外,却没有任何的计划来保护古迹文化,尤其是硬体建筑物。

没保护老建筑物

“世遗是前朝州政府辛苦向联合国申请得来的,可说是做足了功课,但是遗憾的是,现在的州政府却没有好好的保护老建筑物。”

他是在今日的丹绒区部代表大会上致词时如是指出。出席大会的包括了州主席邓章耀、区部财政卢界燊、妇女组主席任保宝及妇女组秘书黄佩娜。

他也说,丹绒区也没有交通系统大蓝图,市议会采取锁车轮政策,但是却没有提供足够的停车位给车主。

同时,他指出,民联州政府执政了6年,至今还没有建任何一栋的人民组屋和廉价屋,槟州土地价格固然贵,但是州政府应该尽责解决穷人的问题,尤其在丹绒区有很多三轮车夫和工友,更是无法负担昂贵的房屋。

没建人民组屋及廉屋

“在林苍佑和许子根时代,在吉打路、二条路、生活公市等地兴建廉价屋,出售或租给人民。”

他揶揄说,槟首长林冠英指在峇都加湾的房屋计划也是听到,但是看不到也摸不到,民联仅是为了自己的选票和权力,没有替人民的发展计划做策划。

“林冠英来自马六甲,他不懂得丹绒人的痛苦,所以民政党身为反对党,党员要加强联系,为了人民,民政党不怕牺牲。”

他也表示,丹绒是民政党的火车头,而且不少党领袖比如林苍佑医生、许子根博士、丁福南医生和现任州主席邓章耀都是出身自丹绒区,所以丹绒区对民政党是非常重要的区部。

218老屋被指可原料原地重组 邓章耀:屋顶柱砖在哪?

针对中路218老屋被说以“原料原地重组”(dissemble & reassemble)的保护古迹技术,民政党槟州主席邓章耀追问“屋顶、柱子、地砖”的下落,并要槟岛市议会交代丽阳Tropicana218高楼发展计划的发展准证。

他不否认是有“原料原地重组”这样的保护古迹技术,例如在日本或中国就有这样的技术,也认为槟城拥有这门技术是一件好事,因为如此一来,很多古迹老房子都可以采取这个技术来拆除,比如大钟楼。

槟岛市会应一视同仁

“但是,如果218老房子是可以这样的方式拆除,那么其他地方的古迹老房子也应该可以获拆,槟岛市议会应该一视同仁,不该因为发展商是某人而可以或反之,这就是双重标注了。”

他是今日为民政党区部代表大会主持开幕时,如是指出。

他说,在新闻报道指218老屋是以“原料原地重组”方式来保护老屋的隔天,民政党总部收到一封匿名文件,如果市议会还没有给予任何交代,州秘书胡栋强会在适当的时机公布该文件。

他说,市议会应该给予公众交代,因为这项房屋计划涉及了市议会的地方规划,比如古迹的保留、土地的用途等。

他也指出,胡栋强在本月11日有就这项课题召开记者会,促请市议会交代,但是至今却没有任何下文。

同时,他也呼吁党员,尤其是丹绒区党员,针对丹绒区的民生课题,提供资料给前线党领袖,以协助他们监督槟州政府。

邓章耀告诫党员 骂媒体不能当候选人

“所谓上梁不正下梁歪,如果领袖一直找媒体的麻烦,党员也会一样的找媒体麻烦。”

民政党槟州主席邓章耀强调,民政党非常的尊重新闻从业员的专业,并告诫年轻党员不能因为遭到媒体的批评而认为被媒体针对。

“我要劝告年轻党员,报馆有本身的新闻价值之判断力,新闻的篇幅也是报馆的专业,报馆没有欠你,所以如果要通过媒体表达看法,就要表达清楚,如果不能面对媒体就发文告,不要指责媒体搞针对,不然连候选人都没得做。”

他说,民政党尤其是领袖非常尊重媒体工作者,包括记者和编辑,更加尊重报馆的专业,所以不曾发生民政党赶记者出去的事件。

他说,他想不到要怎样去形容那些一旦被媒体写不好时,就会采取行动对付媒体的人。

他说,如果把车子停好,就不必怕被人拍照,毕竟身为公众人物,难免会受到瞩目,比如明星喝醉也会被媒体放大一样。

“如果记者写出来的新闻,和我说的有出入,我会自认自己的表达能力不好,但是如果是把话塞入我嘴巴的,造成社会动乱,我会考虑起诉,但是我从来也没有这样做过。”

他表示,身为政治人物者,不应该每次新闻对自己不利时,就指责媒体搞针对,除非是那种故意抹黑的。

“但是停车课题是抹黑吗?”

他也强调,他并没有针对任何人,而是以比喻的方式来劝告民青团,谁吃到辣椒觉得辣的话,他只能给一杯水来解辣。

他举例,他当槟州前首长丹斯里许子根博士的政治秘书时,他知道许子根曾经对《星报》报道其家事感到不高兴,但是许子根并没有骂《星报》。还有一次是,被标签为国阵媒体的《新海峡时报》报导行政议员司机没有缴还交通罚款的新闻,而许子根出自尊重媒体的专业,没有公开指责《新海峡时报》。

非在社交网说风凉话 公众应与罹难者家属共患难

另一方面邓章耀指出,在导弹击落马航MH17课题上,公众应该与国家和罹难者家属一起共患难,而非在社交媒体上讲风凉话。

他说,今日的政治情况已经不如以前,以前政治人物是通过平面媒体或电子媒体来传达讯息,但是随着网络媒体的崛起,新媒体在今日政治中扮演了重要的角色。

“不过当我们阅读社交媒体时,应该谨慎阅读其内容,有些社交媒体会报道不确实的新闻,比如5‧05大选时有社交媒体指有4万名孟加拉人投票,甚至被人捧为最高政治领袖也公开这样说,虽然最后揭穿是假消息,但是当时却有人相信进而发生殴打酷似孟加拉人的本地印度人,而这些殴打人的党员却没有遭到其党开除党籍或采取纪律行动。”

他认为,每个人都必须为自己在面子书或维特上的留言负责任,所以要在社交媒体留言时,就应该要敏感,比如马航MH17空难事件,有网民的留言是没有顾及罹难者家属的感受,之后才来道歉。

他为民政党和民青团不曾在面子书上发表不负责任的留言感到高兴,因为身为政治工作者,应该清楚自己的责任。



Source: 

Search

Calendar

Top

Google+
Follow @partigeraka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