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水

槟城第三次面对水费调涨,从2010年10月的家用商用水费及2013年9月的“保护水源附加费”,到这次的未知涨幅调整,理由都非常堂皇,就是人民用水无度,逼得首席部长兼水供机构主席林冠英先生不得不含泪起水价(含泪是小弟自加的形容词,不过以林首长曾喊出“不要逼我涨水费”,在做这个调价决定时,应该是“被逼”得泪流满面吧?),以罚款来警惕民众,未雨绸缪以便大家未来不会没水喝。

不过话又说回来,以家庭用水量来衡量浪费与否的做法说得过去吗?打个比方,楼高犬大的花园洋房为了维持花红草绿而以自来水灌溉草地、kakak玛利亚洗车抹屋等用水量,与一家8口日常梳洗用水,怎么能够一视同仁?大富人家不会因为区区水费而疏于照顾面子,咱们老百姓却应该为了躲避罚款而少洗裤子?这就是民联的以民为本、公平合理?
林首长说,槟州水费就算双倍调涨,也还是全国最便宜!便宜就该涨价?这是哪门子的官话?那马来西亚的油价也是世界第16低、电费世界第二低,是否也可以向林首长看齐,一涨再涨?有了林首长的“珠玉在前”,大家又有什么好反对?反正涨了也比好多国家低嘛!

民联领袖常说中央政府应该把大道公司收为国有,以使人民享有免费大道;而槟州水供机构作为州政府官联上市公司,林首长又身居主席,怎么不以身作则,反而在这世界性百物腾飞时刻让槟州老百姓百上加斤?毕竟在用水省无可省的情况下,调涨水费对谁有好处?百姓?还是水供机构股东?
槟州能够得天独厚,在全国多州面对制水配水困境时还有水让林首长起价,必须归功于深具远见的敦林苍佑与丹斯里许子根及极度配合的中央政府,要不是彼等打下深厚根基,在槟岛建下直落巴巷水坝、在威省拓建孟光水坝,并立下良好制度维护州内各水源,今天林首长还能够舒舒服服涨水费吗?

创业难,守业更难对槟州民联政府来说似乎不是那么一回事,前前朝许首长为了阻止高山发展,不惜与商贾反目;但今天,高出限高线250尺数倍的秃头山,却可以光明正大出现在光大首长办公室眼皮下,而把环保口号当顺口溜的林首长,从来也不曾对高山发展表明态度。请问,以林首长马一人说了算的槟州民联政府,在坐享前前朝所成下,又对水源保护作出了什么贡献?有什么资格惩罚槟城人?!

要说槟城人在食用水方面不知节制、浪费,难道林首长短短两个月连换两辆官车就很节省?如果一早通过预算购买S300L马赛地新车,为何还要买下丰田Camry再转让给他人使用?人民的钱就不是钱,活该要给林首长连环换车、要来付水源保护罚款?

老实说,一个月的水费对小弟来讲不算什么,反正在外头吃一餐都够付几个月的水费,但也尽量配合政府节水省水,如把冲凉水盛起来冲马桶、在马桶水箱置满载的矿泉水瓶以减低盛水量,反而是民联领袖的公信赤裸裸的满街跑;林首长曾经在2011年6月发表“保證每戶住家水費不會調漲”言论,言犹在耳,却又出尔反尔,从槟岛中路高楼避雷塔倒塌事件的“承诺”找到地底下受害车辆、一国四州党选就废除北海双溪育收费站,到不涨水费的“保证”,有哪一次不是口沫横飞的宣告、若无其事的跳票?小弟劝请林首长务必抽点时间去健身,特别是练厚胸肌,不然呐,再三的拍胸膛,难免会让胸膛“乌青”!

陈嘉亮●槟州民政党州委



Source: http://www.eunited.com.my/?q=node/70446

Search

Calendar

Top

Google+
Follow @partigeraka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