辭職只為敗選負責 鄧章耀再扛檳國陣主席重任

(檳城訊)檳州國陣主席鄧章耀在505大選國陣大敗後負起慘敗責任,當晚毅然辭職,如今再受首相委任卻被人揶揄為兒戲。鄧章耀解釋說,當時他辭職是為了負起國陣在大選中慘敗的責任,如今受委是要為來屆大選而扛起更重大的責任。

他強調,當時他辭職不代表他肩負不了國陣主席的工作,也並非無能力,他的辭呈是因為他身為當時的主帥,就一定要為敗選負起一切責任。

他週一接受《光明日報》記者的專訪時指出,這是有擔當,肯放下的大丈夫表現。

本月8日獲委任狀

“負起責任不只是靠嘴巴說,須有行動。當然,重新被委任是首相的權力,首相可以拒絕我,但既然首相重新把這個重擔交給我,我就必須全力以赴,不做逃兵。”

檳國陣在2008年第十二屆大選時首度失去檳州執政權,只成功捍衛巫統11個州席位。

他說,其實在過去11個月以來,首相都未對他當時的呈辭給予回應,直到檳主席職屆滿。在本月8日,他再接獲首相的信函,那是檳國陣主席的委任狀。他對首相始終不回應其呈辭的舉動表示不知情,他也不真正了解首相的想法,但對於首相對他的信任,他唯一可做的就是全力以赴,繼續在檳城扮演好反對黨的角色,繼續監督檳州政府的施政與表現。“別人講這是兒戲但我並沒有退出政治啊!況且在過去11個月來,各成員黨領袖都有來跟我談,希望我能重新擔大旗,領導檳國陣,他們還說會跟首相反映他們的立場。”

“若人們要說我這是兒戲,那行動黨顧問林吉祥,當時在1990年丹絨二役時因該黨戰績差而辭去行動黨秘書長職位,但在短短48小時內就收回辭呈,那林吉祥此舉,可說是一場電影嗎?”

至於重新受委是否感到驚訝,他說,首相在這之前曾跟他會面,談及檳國陣需要展開的工作,這只是兩人對話,他需對談話內容保密。

3年足以擬大選戰略

預料第十四屆全國大選會落在2017年,這意味鄧章耀在接任檳主席職後還有3年的拼博時間,對此鄧章耀有信心。他說,3年足以讓他與檳國陣成員黨領袖擬定更全面、更強及更具體的大選戰略。他說,他上次接任主席職只有9個月時間就大選了,在時間過於倉促下,很多策劃及策略性工作都無法跟成員黨領導詳談,這次他必定珍惜時間,除談大選策略也要好好聽取各方面的意見。

“我很幸運,盡管當時時間倉促,但成員黨仍全力的支持我,由於當時的一些策略是由我個人決定的,所以我必須對505大選的戰績負起責任。”他說,當時大家發揮力量團結基層,一起拼搏讓大家更為信任,此團隊精神若能在來屆大選繼續發揮,他有信心來屆他們會做得更好。(CYL)

對於早前傳出民政黨副總秘書涂仲儀有可能受委為檳州國陣主席,是否意味民政黨擁有很多的領袖人才,而涂仲議是否有這個能力挑起這個重擔時,鄧章耀笑言,這個問題對他有欠公平。不過他說,誰都有這能力,只要大家能配合。

他說,只要給予足夠的時間和訓練就可以了,擔任重職是一個鍛鍊的過程。“不是每個人都那樣好命,在政治上只要靠著父親、祖父或親戚的勢力,就可在短時間內爬上高位。沒有這種命就需靠自己努力,同時要珍惜別人給予的機會。”

『打破』政治擺弄情緒模式

鄧章耀說,檳國陣會盡力“打破”大馬政局處於人民被政治擺弄與煽動情緒的局勢。

他說,從308至505,台灣善於擺弄人民情緒的政治模式深深影響了大馬政壇,是行動黨把台灣的這種政治模式引進大馬,行動黨根本不理會,這類模式是否適合大馬的民主社會。

他說,台灣大學生舉行反服貿運動時霸占了法院,一些行動黨黨要卻認同了這種作法,認為我國的大學生也可以霸占國會。

“這些領袖不要忘記,我國的民主程序是按照英國法律,這種霸占國會的方式不被英國推崇。”

他說,在505,民聯領袖大事宣傳,說會有幾萬名孟加拉人將到我國投票,有者信以為真,還到機場“捉鬼”,民聯這種擺弄政治之舉,只會讓人民陷入盲目中。

另外,他也不認為為了補選而製造了補選的政治舉動。

“有一名民聯國會議員說,買賣屋子也需繳交消費稅,但我必須更正,購屋者目前所繳的6%費用是律師費,不是消費稅。身為負責任者應向人民說明事實,而不是以似是而非的言論來擺弄民眾。”

“我們真要這樣的政治嗎?我們的下一代也要繼承這種謾罵政治嗎?朋友之間是否因為政治立場不同而需要反臉?台灣今天的社會就存在了這問題,我認為大馬人不應接受這種不健康的政治模式。”

網上假訊息多勿被擺弄

鄧章耀認為,馬航客機失聯事件是一個很好的啟示,提醒人民網上有很多虛假訊息。

對於網上消息,每個人都應該深入思考和過濾,盲目接收訊息只會讓一個人變得更為無知,更成為別人散播假消息的棋子,更嚴重的是,這些人被擺弄了,到最後是自己吃苦果。

他強調,若下一代喪失了思考能力,社會就會變得很危險,在沒有思考好就展開行動,到最後只會害人害己。 

“我們應提倡較符合我們社會的政治模式,這是負責任政黨應做的事,做政客要有良知,我們(檳國陣)會盡量克服上述問題。”

詢及檳州國陣是否會在來屆大選也以資訊戰來抗衡民聯時,鄧章耀說,他們會以最適合檳城人的方式力抗民聯,要檳民看清楚民聯及一些領袖的真面目。

“大家都在尋找新的方式傳達訊息,我不認為在這時代會有說誰先走或誰後走,什麼工具都可以用,只要有能力和財力即可,事實上,檳國陣早在2008年大選前,就已使用簡訊傳送訊息的策略。”




Source: http://www.guangming.com.my/node/202044?tid=23

Search

Calendar

Top

Google+
Follow @partigeraka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