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是前朝惹的祸!

陈嘉亮●槟州民政党州委


自2009年开始写这个专栏,谈的基本上是槟州民联政府施政的不足;但今天,我要埋怨前朝国阵政府!
要不是敦林苍祐先生时代落成的孟光水坝、要不是许先生在任时未雨绸缪建造直落巴巷水坝,再加上60年代的亚依淡阿依淡水坝,槟州哪有充裕水源让当今领导人不必制水又有课题可玩?如果没有许子根先生于2005年极力反对落实全国水价划一,今日槟州水价岂能便宜到现任首长必须面对“人民所逼”、“硬着头皮”涨价?更不可能害林首长造口业骂记者怨媒体;所以,万方有错,错在前朝!

而林首长的“涨水价解决水荒问题”理论,更是所有当权者所应该学习的至理名言!远的不说,马来西亚今天车祸死亡率高居不下,其中一个原因就是车多,当年驴车马车时代,哪有撞上了就全家富贵的案例?所以中央政府可以“向英学习”,先来一轮哭腔“不要逼我涨价”以表达国阵是多么的爱民如子,再来一个“屡劝不听,为民所逼”无奈感叹下把责任推给人民、“硬着头皮”落实各种各样的税务,再彻底取消汽油津贴,最后丢出“英式”结尾:“坦然接受人民批判!”


至于电费与大道过路费,都可以依样画葫芦,学林首长那拖长尾音的演讲技巧:“都是为了你好啦……”;反正,大马油价全球第十六低、电费全球第二便宜,只要调整了之后,“还是比别人便宜”就行!
再说回槟州水事,还记得林首长的顺口溜、“钱钱钱钱,钱筹钱,钱赚钱,钱生钱,钱省钱”吗?这就是他的“四两拨千斤式管理制度”口诀;而最近的涨水费事件,就是活用钱生钱法则之“用创意的方式赚钱”,你看过有谁涨价涨得比林首长的三部曲更有创意吗?

读者们有空,可以到槟岛立信花园走走,在立信花园与Jalan Bukit Gambir交界处,有一片大型广告牌,上面写着林首长“减债95%”的丰功伟绩,把槟州前朝6亿3千万债务,在短短几年内减少了6亿,路人看了少有不额手称庆,暗赞上天没让林首长降生南欧,不然救得了南欧国家企业破产,却帮不到“水深火热、民不聊生、国家即将破产”的槟城人了!

这“减债95%”其实就是来自槟州水供机构债务重组,不是林首长厉害,而是中央政府吸纳各州的水务基建,是要还的咧,1千460万连续摊还45年难道不是槟城人的钱?如霹雳州就被成功“减少”了9亿债务,但霹雳州务大臣赞比里不知是愚鲁过人兼缺乏“钱生钱创意”,还是脸皮不够厚,不敢在大街小巷树立广告牌为自己歌功颂德。
所以,槟州拥有丰富水源资产,和林冠英有关系吗?槟州水供机构领导团队自许子根担任主席时,高级拿督李尧庆先生、拿督刘竹山先生等所建立的管理制度让槟城人能够享用廉宜食水,是林冠英功劳吗?还有那中央政府拨款12亿、扩建孟光水坝至现有面积3.5倍,又关林冠英什么事?唯一关系林首长的,看是三不五时在各水坝发表训话拍照亮相吧?

话说回头,今天我们槟城人用水真的浪费无度吗?别人怎么做我不知道,就我家来说,冲凉废水都以塑料桶收集起来冲马桶,马桶水箱则置入满载的矿泉水瓶以减少每一次的排水量,洗车方面,一年洗不到三几次,公司还备有用水量不多的气压喷枪。在州民义务方面,小弟已经尽责,却要被林首长扣上一个浪费食水的罪名,更要为不合理的附加费付出代价,难道林首长要小弟推行男一三五、女二四六、礼拜天才可以全家一起洗的冲凉日程表?而林首长又说槟城的水就算起价了也还是全国最便宜,那到底是鼓励我用水还是省水?

水费对家庭来说所占巴仙率不严重,但所谓牵一发而动全身,连锁效应下的涨风才可怕,日前不是有甘蔗水小贩反呛林首长别逼他的甘蔗水起价吗?以此类推,一切与水有关的行业是不是也会“被逼”提高价钱?林首长“被人民逼”、商家就“被首席部长逼”?那槟城人岂不是成了官商相逼之下的可怜虫?
调涨声中,堂皇说辞中的省水效应如何还有待观察,毕竟槟城人向来都是刻苦耐劳的节俭一族,不吃饭或许可以减肥,不喝水可就要死翘翘,但股市大鳄、水供机构股东的户头银码可在这次“民逼官涨”事件中水涨船高咯!



Source: http://www.uniteddaily.com.my/?q=node/69728

Search

Calendar

Top

Google+
Follow @partigeraka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