牙科法案对专科治疗定义模糊 民政担心人民被逼花大钱治牙

政府预料将在下周复会的国会会议提呈《2012年牙科法案》,取代原有的《1971年牙科法令》。不过,民政党指出,该法案并没清楚列明专科与普通牙科治

疗的区别,而这或将限制普通牙医的医疗权限,进而加剧消费者的负担,被逼花大钱看专科牙医。

直辖区民政党公共卫生局主任邱健伟今日召开记者会指出,根据法案第47(1)条文,一名牙科执业者若没向相关专科部门注册,将不能执行牙科专科治疗。

未说明专科非专科分别
不过,目前是一名执业医生的邱健伟(左图)认为,这条文的诠释太笼统,并没详细说明专科与非专科牙医的职权分别。

他表示,若政府规定普通牙医不能执行特定治疗,那人们日后将被逼以高出普通牙医3倍的价钱,去看专科牙医。

“如果是一些小程序,你都要人民去付一大笔钱去看专科牙医,这样会增加消费者的负担。”

他继指,这法案也对我国目前所提倡的“医疗旅游”而言,是开倒车的做法。

专科牙医仅占不到10%
直辖区民政党州联委会秘书王润源也有出席记者会,他指出,我国目前拥有约4200名牙医,而专科牙医仅占了不到10%,但两者之间所掌握的普通牙科治疗

技术,其实大同小异。

他也说,现有的《1971年牙科法令》,其实并没限制普通牙医进行专科治疗。

他进一步说,普通牙医只有在相关病人的疾病超过他的知识或权限下,才会将他推荐给专科牙医继续治疗。

“假如一旦落实这个条文,普通牙医不可执行专科牙医所执行的治疗,我们就会很缺乏医务人员(提供牙医服务)。”

施予监禁刑罚“太严重”
他认为,政府应该在提呈法案之前,制订明确指南,让牙医和民众可区分牙科专科治疗,到底包涵了哪几项。

他声称,法案第47(3)条文阐明,任何人违反第47(1)条文,一旦定罪最高刑罚是罚款10万令吉或监禁2年,或两者兼施。

也是执业牙医的王润源(右图)表示,这个刑罚“太严重了”,因为一般的做法只是吊销牙医的执照,而不必监禁违反法律者。

申请豁免冗长并不实际
虽然法案第47(2)条文允许牙医公会豁免普通牙医,可以进行专科治疗,但邱健伟指出,申请豁免的过程冗长,将会影响牙医的生计。

“申请(豁免)是一个很长的过程,它有很多程序,难道你期望牙医暂停日常工作,每天都去申请(豁免)?”

“一个申请程序只能取得一个(豁免),这非常耗时,完全不实际。”

王润源认为,政府可参考新加坡、香港和澳洲的类似法令。例如,新加坡列明普通牙医与专科牙医的参考服务收费,而香港则严禁牙医冒用专科的名义欺骗消

费者。

私人牙医界缺乏代表权
两人也不满法案第41条文赋权牙医注册官,在认为合适的情况下,拒绝注册普通或专科牙医,认为这项权利有缺透明化。

此外,邱健伟也指出,在该法案第4条文下,在24名大马牙医公会(Malaysian Dental Council)成员中,只有7名代表来自私人牙科界,而东马沙砂二州

分别只有一名代表。

他表示,私人牙医对我国牙科贡献良多,因此在公会中应有更多的声音,而东马代表人数更是严重不足。

呈资料予所有朝野议员
王润源表示,直辖区民政党会把相关资料呈给所有国会议员,希望他们在辩论法案时,能挑起这些问题。

“无论是国阵也好,在野党也好,我们都会寄一份(资料)让他们参考。”

他补充,他们也会将资料提呈给卫生部长廖中莱和牙医公会。

称赞增设牙科治疗人员
虽然法案存有数个关键漏洞,但两人否认是要政府撤销法案,并指出法案还有许多可取之处。

邱健伟就说,法案新增了大马牙科治疗人员公会(Malaysian Therapist Council)和纪律处分程序,而这些牙科治疗人员可以协助牙医,特别是在乡区,

为18岁以下者提供更好的服务。

然而,他也强调,由于牙科治疗人员只是文凭持有者,因此法案必须规定,他们必须在有牙医在场的情况下,才能治疗。

王润源点出法案其他不足之处,包括没有提及非牙医诊所提供的牙医治疗,如美容院提供牙齿美白治疗,及没规定牙科公司或企业,必须只涉及牙科的相关服

务。


SOURCE: http://www.malaysiakini.com/news/209311

Search

Calendar

Top

Google+
Follow @partigeraka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