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青团:保留给土著 商业单位须50%固打

(吉打 亚罗士打)吉州民青团揭露,吉州政府于2008年谕令发展商兴建住宅区的普通房屋须保留50%土著固打单位后,去年杪再发出指示,连商业单位也须保留50%土著固打的通知。

吉州民青团陈庆亮认为,除了建材价格增涨,土著房屋固打巴仙率的调升,是造成州内特别是亚罗士打屋价暴涨的原因之一。

他说,当供应不足够时,有关产品的价格当然也会增加,不论是永久地契的单位,或者土著固打的单位,不论是土著或非土著的消费者都须买“高价屋”。

尤沙阿发通知函给发展商

他昨日(30日)吉召开新闻发布会时出示证据,即2011年杪行政议会通过,由古邦巴素县土地局主任尤沙阿发出通知函给发展商,清楚列明须保留50%固打给土著。

公函中:“这个计划中所兴建的店屋及办公室单位,必须保留50%给马来人;同时,若未获州政府当局的批准,不能够以土著固打替换非土著的单位。”

陈庆亮指称,50%土著房屋固打制的问题,源自吉州政府于2008年,把所有涉及土地转换的新房屋计划,都从原有的30%土著固打调升至50%。

吉房地产业发展停滞

2010年,根据地方政府公函指出,吉州政府欲把土著房屋固打调涨至70%,导致州内房地产业发展停滞不前,因此造成永久地契及土著固打单位的房屋价格暴涨。

他认为,发展商在申请土地转换(Swapping)时,须以一面面积更宽阔约5%或更高价的土地替换,所以国阵时期虽执行30%土著固打制,但马来保留地并没有减少,反而增加了5%。

“不过,由于受到土著固打制的影响,吉州房地产计划停滞,马来西亚房地产发展商会日前揭露,共有约200个房地产计划搁置,并获得掌管房屋事务的行政议员阿米鲁丁证实,也暴露州政府在处理房地产计划的弊端。”

A(50%)和B(70%)2选1?发展商当然选择A

陈庆亮揣测,州政府一度调升土著房屋固打至70%,只是要“施压”发展商接纳50%的幅度。

“州政府先是大幅度提高固打的巴仙率,导致发展商受到阻吓之后,再稍微降低至50%,最终让发展商在A(50%)和B(70%)之间作出选择,大家当然选择A的答案。”

州政府匆忙草拟新政策行动党和公正党“失声”

针对阿米鲁丁声称,州政府准备花3个月时间研究及拟定新的房屋政策,陈庆亮形容,为何州政府不先解决原有政策中的问题,却匆忙草拟新政策?

他也质疑,为何民联的行动党和公正党,在房屋政策课题中集体“失声”。

阿米鲁丁:吉政府草拟房屋新政策?不检讨50%固打制

吉打州政府草拟中的新房屋政策,不会检讨50%房屋固打制。吉州房屋事务委员会主席拿督阿米鲁丁说,民联州政府于2008年执政后议决,所有马来保留地在进行土地转换手续(Swapping)后兴建的房地产,不论是普通住宅或者商业店屋单位,都须保留50%土著固打。
“这是之前拿督巴罗拉兹掌管吉州房屋事务期间拟定的房屋政策,不会在我接手之后就改变。”

阿米鲁丁昨日(30日)出席吉州行政议会会议后,在办公室接受记者追问有关吉州民青团长陈庆亮指称,州政府强制发展商兴建商业单位也须保留50%的问题,作出上述回应。

他说,若是在非马来保留地兴建的房屋或店屋,只须保留30%给土著;并非100%土地转换的申请都会获批,但若被批准就须保留50%固打给土著。

REHDAR接纳50%土著固打政策

“这个(50%土著固打的)房屋政策,也获得马来西亚房地产商会吉玻分会(REHDA)的接纳。”

他说,州政府在首轮草拟新房屋政策会议中,也保留了土地转换的土地须有50%土著固打的条文。

他强调,从2008年至今,上述房屋政策中的土著固打比率从未改变,所以陈庆亮的指责已是“旧新闻”。

他补充,REHDA提出的要求,希望州政府加速批准发展商所提供的房屋计划,而他也同意,若能简化申请及加速启动房地产计划的工程,将能惠及州政府、发展商、消费者等。

一年后若卖不出就‘开放’不影响发展商销售率

阿米鲁丁强调,土著固打并不会影响发展商的销售率,例如樟仑地区土著固打单位很畅销,一些二手单位甚至价格因此爆涨70%;同时土著固打的房地产滞销的情况并不严重,在一些地区纯属个案而已。

他说,州政府绝不会蓄意为难发展商,坐视不理发展商建好房地产后,却受限土著固打而卖不出去。

“目前,若房地产建好后取得入伙证书,一年后若还卖不出去就会启动‘开放机制’,再公开给非马来人。”

可开发建房土地减少供需不均致屋价高涨

阿米鲁丁坦言,州首府亚罗士打区已能开发兴建房地产的土地日渐减少,在供需不均情况下,才会导致屋价高涨,例如1间双层排屋售价逾30万令吉。

为此,他指出,州政府积极开放新的卫星计划,例如波各先那及武吉槟榔新市镇,居住在日得拉或波各先那的居民,每天通过便利的道路来回并不困难。

谈及州政府准备花3个月聆听民间非政府组织的建议,再配合最新吉州房地产情况拟定新房屋政策,阿米鲁丁说,新房屋政策主要探讨,怎样兴建更多中下阶层人民有能力负担的房屋。

“吉州对中廉价屋的需求,与槟州及吉隆坡的情况有差别;州内情况也有不同,例如吉中区需求不高,吉北区如亚罗士打需求则较高。”

“我解释后才挑起”阿兹然揶揄陈庆亮“不专心”

另一方面,吉打州务大臣拿督斯里阿兹然受询及陈庆亮提出的问题时,反揶揄陈庆亮“不专心”,在他之前解释这个课题时在睡觉,现在却再来挑起。

至于土著固打政策,他避重就轻要求记者向阿米鲁丁求证。



SOURCE: http://mykampung.sinchew.com.my/node/194548?tid=4

Search

Calendar

Top

Google+
Follow @partigeraka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