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阵不改,民政一样惨败”郑可扬驳斥蚊子党负面印象

505全国大选中输剩13州议席的民政党,被一些政治观察员认为趋向泡沫化,就连盟党马华总会长蔡细历也以之为鉴。不过,民政党代主席郑可扬大力驳斥软弱和蚊子党的负面印象,并对该党未来充满信心。

郑可扬今晚为该党妇女组与民青团代表大会发表开幕演词及较后的记者会上,形容民政党绝非如大家所认定般软弱;反之,民政党具有潜质、充满希望,而且党内结构仍是完整无缺(intact)。

民青团与民政党妇女组今起召开代表大会兼改选,这是郑可扬首次也是最后一次以代主席身份主持两臂膀大会开幕,同时主持明天的民政党大会。

 

各阶领袖踊跃参选

 

郑可扬表示,我大选后相当担心,民政输得相当惨,接下来党选时没有人要出来竞选,连职位都不要了。

他指出,但民政党数月来从分部、区部、州级与中央举行的党选显示,领袖仍踊跃出来竞选。



这显示民政党还是充满希望、具有潜质,且还有前途的,因许多领袖已准备好挺身而出,领导本党。



再者,505大选之后,几乎没有人退党,没有像2008年大选时,很多人退党,加入公正党与行动党。还有,民政党的党员也增加了,我们也会开拓更多的分部。

郑可扬为此总结,因此,他们说民政党弱,是不正确的。



只是,民政党基层的士气仍低落,因此民政党臂膀的新领导层(随着本届改选诞生后),必须解决士气低落一事。

他指出,民政党采取的多元族群问政路线是正确的,这也是唯一解决大马多元社会问题的方式。


国阵不改民政惨败

 

郑可扬分析,民政党在大选表现不佳,主要是民众在一些议题上对国阵政府不满,并对政府机制拥有负面印象,导致大选时有51%选民投反票。



人民不满的议题包括贪污、政府机构、治安、生活成本偏高、房屋问题等,政府必须加以纠正。



因此,民政党若只是本身在转型、改革、改变方面做足一切,但国阵没有转型、纠正选民对政府机制的负面印象与看法,也是无补于事。民政党在来届大选的成绩还是一样的。

 

身在国阵身不由己

当一名中文电视台记者在记者会上,要求郑可扬以中文重复民政党不软弱和并非蚊子党的评论时,郑可扬不满地反问:为什么说民政党是蚊子党?

无论如何,郑可扬有信心国阵会改变与转型,因此民政党不会消失与泡沫化。

他指出,国阵接下来会举行工作坊,拟出一些转型措施以改革国阵机制,避免重蹈505大选复辙。 

郑可扬表示,民政党身为国阵联盟的一份子,其言行举止难免受到牵制。

 

不存退出国阵问题

 

郑可扬也以民联为例,阐明民联任何一个政党的所作所为,其他两党同样必须负责,因此行动党须对伊斯兰党提出的宗教国议题负起责任。



在国阵,我们左右为难的是,我们觉得国阵必须改变与转型,我们在来届大选才有希望。

受询及民政党为何不索性退出国阵,就不会受到国阵的牵制时,郑可扬一口否决,并表示这议题不存在。



为什么是政治联盟呢?因为我们相信这个联盟可以解决人民的问题....。因此,你(媒体)劝我们离出国阵的问题,并不存在。

 

不曾决定不入阁

 

受询及民政党在本次党选后,会否改变不入阁的决定时,郑可扬马上否认,民政党曾做出不入阁的决定,并阐明若国阵献议民政党代议士入阁,民政党将会接受。



我必须纠正一些人的看法,人们在说民政党在505大选后拒绝入阁,这是错误的。

若有献议就会接受


前主席许子根不曾说过民政党(做出不入阁决定),他只是说现在只有一个国会议席,那我们是否还要讨(正副部长职位)。



民政党的看法是,若有(正副部长)官职献议,我们会推荐由我们的国会议员出任。



我们相信,若要协助民众与民政党为人民服务,官职是很重要的。...民政党不曾如马华一样,做出不入阁的决定。

惟他说,这交由首相纳吉做出决定,因这是后者的权限。 

 

选后重申不入阁

《马新社》于今年5报导,时任党主席的许子根与总秘书的邓章耀在505大选后卸下党职,为大选惨败而负责。

许子根当时说,民政党将效仿马华不入阁,但仍会担任州、市与县政府的职位。



我们只是决定中央不入阁(担任正副部长),但是我们有许多党员在很多州还是有担任职务,他们会继续担任职务,因为中委会没有议决全面退出各级政府。


原有在州、市、县的职位,我们仍会继续执行职务,因为我们对人民有这个承诺和义务。

Source: http://www.malaysiakini.com/news/244960

Search

Calendar

Top

Google+
Follow @partigeraka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