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政终有一天会东山再起 许子根不介意“没核”论

(布城28日讯)在超过两个小时的访谈中,丹斯里许子根博士的角色分身恰到好处,首一个小时是首相署部长,后一个小时是民政党主席。

他谈国阵内部问题,也鞑伐民联,而对本身的民政党是苦口婆心勉励党员,被人看扁时,更要坚信终有一天会东山再起。

在上届大选后,许子根面对政党尤其是行动党领袖百般抨击及人身攻击的羞辱,其中没核bo hood)形同在他身上的烙印,而他最近也找到机会反击,直指行动党秘书长林冠英没籽bo ji)。

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

许子根是针对民联没将恢复地方政府选举议程列入《人民宣言》,林冠英却不敢向民联盟党提出抗议一事,讥对方没籽

不管是没核没籽,都是福建方言意谓没种的俚语。

如今,谈起没核没籽,许子根还是一贯的儒雅幽默回应,彷佛这粗鄙的话语在他身上点不着火,而这粗俗的词汇从他嘴里吐出,也只是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无损自身从政恪守的自律。

只要党员坚持理念民政党不会关门

对于很多人看扁民政党会在来届大选再次惨败,并会关门大吉,许子根却不以为意,还借用政敌行动党的际遇,勉励党员要坚信会有东山再起的一天。

199519992004年大选行动党在槟城只剩1个议席,结果2008年还是会拿下州执政权。难道我们会比行动党差?

即使不能恢复昔日辉煌,只要党员只要能够坚持,有政治理想、理念,为民献身,民政党还是会回来的!

他说,凭着过去的服务表现,比308之前更努力,宣传、组织方面都准备妥当,希望能在槟城能取得零的突破,及在以不多票数输掉的安顺、木威,能胜回来。

仅依华裔反应评断政治风向易失准

许子根说,若只单一观察华裔的政治反应来评断政治风向,很容易失准及出差错。

他说,如果去问城市地区马来人及印度人的政治倾向,会出现与华人是截然不同的结果。

一些华人因为过去的一些积怨,现在要出一口气的心态,我了解,但是只从华人的政治趋向去评估,是完全不全面的。

他指出,根据评估,印裔选民对国阵的支持率,从以前的20%回流60%,马来选民这从40%回流70%

但是华裔选民的支持率在308时不到30%,过后还一直滑落,幸好这一两年纳吉效应拉回颓势,应还剩20%

如此加加减减,整个局势就很明显了。

他还说,国阵在半岛北部数个州属的形势有转好的迹象,只要策略对,候选人选得对,在吉兰丹、吉打、槟城、霹雳、雪州还可能会增加赢回几个国会议席。

海啸重灾区的北部浪潮是退了,现在是退向南部。

他表示,行动党高姿态进攻柔佛,虽然不会影响国阵的州执政权,但仍会带来震撼及影响,进而失去几个席位。

不过他最担心的是,但战情、选情越来越紧张的时候,会有突发事件、苦肉计、震撼新闻的发生,那是很难预料的局面。

议席分配商讨中

至于民政党上阵的选区分配问题,许子根表示一切还探讨中,不到提名前两天公布候选人那一刻,都不懂何者为定案。

但是可以确定的是,马华一直想要上阵的甲洞、蒲种,在近几次讨论中都没有被提起。

除非像林吉祥那样特殊及高调的做法,否则谁最后才公布,谁才是最有利。

成员党宁为鸡首不为牛后” 迈向国阵党不容易

许子根说,国阵各成员党都存有宁为鸡首,不为牛后的心态,虽有要迈向国阵党的目标,但路途迂回曲折,不容易。

目前的结构是大家都是区部主席,你是马华区会主席,我是巫统区部主席,他是国大党主席,大家都很,但是如果只有一个国阵党,就只有一个主席,其他就要做副主席、秘书,那就不爽了。

他指出,大家宁为鸡首,不为牛后的心态很重,这是人之常情,不能勉强落实,但不能不推行。

他说,除了结构问题,还会遇到文化、宗教、语言隔膜,而且最现实的是,在单一种族的政党党选时很容易凭民主英雄姿态上位,在一个多元种族的政党,就很难发挥角色了。

候选人阵容没顾及多元化 308大选被拉下马

在一个多元种族的政党,最难的就是样样事情都要顾及多元,民政党就在2008年的308大选,犯了这错误,导致许子根本身也被拉下马。

他指出,308大选的候选人阵容,完全没有一个非华人。

基于不能派天兵的原则,我们又在当地物色不到印裔候选人,只好保留两个上议员的位子给印裔领袖,以为这样子就不算是亏待印裔。

肯定会派印裔上阵

当淡米尔文报的记者质问大选候选人为何没有印裔时,我说该选区没有合适的印裔,岂料新闻标题却是民政党主席说印度人不适合做候选人!(拍台)真的是搞不定,解释也来不及!

许子根回想起来也很激动,他说当时加上兴权会也渲染这个课题,令民政党双重受挫,很够力!

许子根本身上阵的峇都加湾有25%印裔选民,霹雳州的民政选区木威有16%,安顺有19%,结果全输掉。

本来我们得到80%印裔选民的支持,在308时少过20%

为免重蹈覆辙,他表示来届大选候选人,民政党肯定会派两三个印裔领袖上阵。

民政执政槟城39年没丑闻

许子根很自豪的说,民政党执政槟城39年里,从首席部长、行政议员,到市议员从来没有传出一宗丑闻!

我没有影射任何人,但我们确实没有任何贪污、滥权、桃花的丑闻!

他指出,民政的年轻一代领袖,都还在延续林苍祐的精神,希望槟城人民能再给予民政机会。

没辜负人民

至少我知道槟州人民还会记得民政党,至少记得林苍祐。至于许子根,在这4年给行动党刻意丑化的很厉害,我也不会刻意漂白,因为从政31年了,我不再打前锋。

有些事情,还是在我的回忆录中才回应吧!

对槟城人民,他表示民政党还是很感恩槟州,给予该党40多年的支持,一连九届大选都给予民政委托。

我们也没有辜负人民,将槟城从将近渔村演变成国际电子、旅游、文化遗产中心。这些都是我们与槟城人民一起打拼出来的!

民联逼虎跳墙造成霹雳变天

回顾2009年的霹雳变天,许子根指那是国阵突发的反击,是逼虎跳墙的结果。

他说,那时候先有巫统议员跳槽,然后安华又宣布下一个是森美兰变天,沙巴的杨德利又宣布退出国阵,国阵真的是慌了,所以才会反击,造成霹雳变天。

就有人说要赶快反击,把他们的人拉回来,也有人联络我们,叫我们拉拢行动党的议员,但我坚持不认同这种青蛙手段。

斥安华是蛙王

他指出,如果国阵有心要搞变天,早在2004年就夺回吉兰丹政权了。

2004年,由于阿都拉新首相效应令国阵在大选中大胜,伊斯兰党只一席之差捍卫吉兰丹州政府。

许子根再抨击安华是蛙王,是变天的始作俑者。

他发动916变天,虽然不成功,但也搞到人心惶惶。还有在1994年沙巴变天,时任副首相的他就是幕后推手。

首长何必那么小气

谈民主行动党林冠英时,许子根精采的问与答:

问:你在抨击政敌没核时,是否有想到恩师竺摩长老的教诲?

答:我从政以来很少讲这种话的。那天(36日)在柔佛,我是机警的顽皮,用他(林冠英)之前对我的比喻形容回他。

问:其实你会很介意被人讲没核boh hood)吗?

答:我不会很介意,我也不需要去证明我有核嘛!要我去证明的话,不就很难看吗?就算讲我是没核榴莲,但也胜在肉多,总好过他很大粒核,却没有肉,连猴子也不吃!

问:你怎么看我可以原谅,首席部长不能原谅的说法?

答:如果是我的话,就不会再重提这件事情(槟城俱乐部取消林冠英主持的新书推介礼),何必要那么小气!

问:你认为林冠英本身,与首长分得开吗?

答:我认为分不开,当你在位时,你就是首长、首长就是你。他就是要讲到自己很大方,我自己可以原谅,但是首席部长不能原谅,好像首长另有其人。

SOURCE:    http://www.nanyang.com.my/node/520885?tid=460

Search

Calendar

Top

Google+
Follow @partigeraka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