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袖强:纳吉仍是最好首相 民政不退出国阵

(吉隆坡27讯)民政党新任主席马袖强强调,民政仍认为国阵和首相拿督斯里纳吉是较好的选择,因此不会选择退出国阵。

 

尽管中央代表在大会辩论中屡次提及民政必须离开国阵求生,以及指责巫统是导致民政在大选一败涂地的主因,但他认为,离开国阵并不是一个简单的决定,党必须详细考虑。

 

民政还可以在国阵扮演更大角色,更何况党拥有2400名中央代表,一些代表的言论并不代表整个党,中委会将就此作出详细考虑。

 

周日(27日)在民政大会结束后的记者会上,媒体穷追不舍,一再追问民政会否退出国阵,马袖强指此事需考虑周长,不能马上决定。不过,他说,若与国会反对党领袖拿督斯里安华相比,纳吉还是最好的首相人选。

 

会与国阵站同一阵线

 

我国就好像一家人,家人相处期间会有些不开心,但是终究还是一家人,现在我们不要责怪任何人,我们必须团结一致。我们会与国阵站在同一阵线。

 

当提到他曾于2008年卸任民青团长职时要求民政重新检讨在国阵的角色,马袖强说,民政必须不断地检讨有关事项,在过去5年都有进行检讨,但他还是觉得国阵是较好的选择。

 

而御任代主席拿督郑可扬则说:确实有一些朋友来接触民政党,但也只是谈天而已。

 

另一方面,针对早前扬言不在来届大选竞选安顺区国会议席,马袖强说,若沙巴有空位,他可以飞到沙巴参选。但他没有对此作进一步诠释。

 

郑可扬:批评成员党先自我检讨

 

卸任代主席拿督郑可扬指出,民政党若要获得国阵成员党的尊重,批评成员的同时,应该自我检讨。

 

很多人说国阵不尊重我们,不给我们官职,但是我们要自问为甚么会这样,肯定有一定的原因。

 

他说,民政党也必须自强,世上没有不劳而获的事,要付出努力才会有收获。

 

针对退出国阵成为第三股势力的建议,他认为,我国实行英国选举制度,所以第三股势力要崛起并不容易。

 

不过,他认为,这项建议应该交由中央代表讨论。

 

同时,郑可扬总结时,赞扬该党党选监督委员会主席兼代表大会议长丹斯里陈福荣在这次党选中确保改选过程顺利进行,并揶揄民主行动党连小学生都不如,去年进行的改选出现成绩算错的问题。

 

行动党把去年的改选错误归咎于计算机,这是行动党一贯的作风,不管出现甚么问题,他们都会把错误归咎于别人。

 

他举例,在槟州出现任何的问题,行动党槟州首席部长林冠英只会怪罪于前首席部长兼民政党前主席丹斯里许子根,可是有政绩时自己则会邀功。

 

另外,他提及马华总会长拿督斯里蔡细历的光盘事件,他调侃说:有光碟事件又怎样?他(蔡细历)还是中选(成为总会长)。

 

郑可扬强调,他退下代主席位置并不代表就此从政坛退休。

 

他自我调侃说,自己的政治细胞活跃,所以会好好地以霹雳州木歪区部主席的身份辅助党中央领袖。

 

不过这就要看党中央领袖会给予我甚么职位,我是不会要求职位的。

 

建议设委会鉴定党未来

 

民政党前副主席拿督斯里谢宽泰表示,该党的斗争已经来到了5个分岔路口,党应该设立一个委员会来鉴定党未来的方向。

 

他说,该党有5个选择,分别是继续留在国阵、退出国阵加入民联,退出国阵成为第三股势力、解散以及秉持党的斗争原则。

 

他在民政党代表大会总结时说,民政党是国阵的创始成员之一,而不是国阵的附属品,这是一个不变的事实。

 

他认为,成员党之间不应该互相攻击,反之应该解决分歧,以免人民失去信心。

 

针对民政党退出国阵的建议,谢宽泰指出,民政党并不害怕离开国阵,但是党必须慎重考虑。

 

他强调,不管民政党作出任何的选择,都必须遵循最初的斗争路线,即落实公平和公正的国家。

 

因此,他建议,党应该设立一个委员会以鉴定党的未来方向。

 

谢宽泰解释,这次改选他没有参选主要是给机会年轻的领袖,因为来届大选该党将会面对更严峻的挑战,所以需要更年轻和有活力的领袖。

 

应大胆提出非乞求官职

 

民青团前团长林时彬认为,民政党不应该像乞丐般求国阵要官职,而是要大胆向国阵主席兼首相拿督斯里纳吉提出民政党要在政府有代表声音的心声。

 

他说,虽然民政党目前只剩下一个国会议员,但是这不代表民政党要乞求国阵给官职。

 

他相信,唯有在政府内有代表声音,民政党才可以逐渐提升自己的影响力、资源和人力。

 

他在代表大会领袖总结环节时说,民政党不应该在选举前抨击其他政党,而是应在选举后高唱多元种族文化,让国阵成员党知道民政党是不怕其他成员党的。

 

他以不点名的方式抨击某政党领袖,在2005年时举剑的做法成何体统。这种行为如有选前是老虎,选后是老鼠。

 

另外,林时彬说,人的记忆是短暂的,很多事情隔天就会忘记,更不用说是每5年一次的大选,所以民政党20万党员需在5年后的大选,向选民高唱民政党对人民作出的贡献。

 

如果每个党员可以在大选前发出10则手机简讯,向选民高唱民政党的功绩,到时民政党赢得的议席就不仅是一个。

 

建议接纳女青年团

 

同时,他建议民青团可以把团员的年龄限制从现有的45岁降低到40岁,并且接纳女青年团。

 

他认为,如果青年团都是男子汉,对事情的看法往往会忽略女性的角度,因此他希望这项建议可以获得妇女组主席陈莲花的同意。

 

除此之外,林时彬认为,首相应该逐渐废除燃油津贴为国人靠着津贴生存,将会对经济造成伤害。

 

促纠正错误摒弃金钱政治

 

民政党前副主席丁福南说,如果党要继续向前迈进,党员就要纠正错误,特别是摒弃金钱政治。

 

党绝对不能沦落至腐败的窘境,而党员也不能对腐败的情况置之不理,必须时刻作好纠正错误的准备。

 

他说,如果党要继续壮大就不能让不健康的文化腐蚀党,必须朝党的目标前进,即塑造公平合理的社会。

 

续为民服务才能翻身

 

民政党副主席柯希仁强调,民政党党员不能因第十二和十三届全国大选成绩差强人意,而自矮身价甚至自我软弱;他说,民政党必须顾及仍投选民政党的选民,务必开启更多服务中心,继续为人民服务才能翻身

 

此外,在总结时,柯希仁一贯地以多种语言(华语、国语、英语和淡米尔文)问好,未料他竟新增一种语言,即泰文kobkun kab作为结尾感谢党员对他的支持,令人惊讶党内是否有泰国籍党员。

 

马袖强被调侃勿脱衣拍DVD

 

民政党御任副主席拿督陈树杰不以点名的方式促请新任主席马袖强,千万不要如其他党的党魁般脱衣和拍DVD,因为他和其他的党员没有兴趣看。

 

他在总结时调侃地说,当初他选择民政党,是因为时任主席许子根有自己风格和形象,最重要的是,许子根不会脱衣服拍DVD

 

他强调,他不是有意其他人,只是许子根原是民政党全国主席,他实在很怕许子根脱衣服拍摄DVD

 

马袖强:给我两三年时间

 

即将上任全国主席的拿督马袖强希望,党员能够支持他将推行的改革行动,但别这么快就要求成绩,至少给他两三年的时间。

 

他呼吁党员,不要选了我之后,就不理我,后面就没有人支持我!

 

我或会委任御任代主席郑可扬为顾问,我还有很多事情需要学习;我党选后就失眠,丁福南说当选主席会很爽,可是我都不知道哪一方面爽?真的是很大责任的。

 

他赞扬郑可扬在出任代主席期间,表明不竞选主席就不竞选,因此希望没有照镜子的人能够有这样的政治家气度,并披露在他领导下的民政党阵容将会是新脸孔。

 

他促请国阵不要在大选后放缓推动一个马来西亚概念。

 

须助政府传达正确讯息

 

民政党署理主席谢顺海指出,民政党必须协助政府把正确的讯息传达给人民,避免人民对政府的施政有误解,误以为政府的施政都只是让小撮人受惠。

 

他说,反对党习惯扭曲事实,指政府所拟定的施政都只是让小撮人受惠,而这是不正确的。

 

指反对党习惯扭曲事实

 

可是,由于执政党不擅长反击,使到一些好的施政都被人民误解。

 

他建议党为年轻领袖提供更多的培训,确保可以把政府的良好施政传达给人民。

 

他举例,消费税是一个可以协助国家的良好的施政,而周遭多个国家都已经落实消费税,可是由于人民对消费税缺乏了解,所以对政府落实消费税感到不满。

 

领袖应聆听代表批评

 

民政党新任副主席张国智指出,领袖应该聆听代表的批评。

 

代表大会是一个让代表提出建议和抨击的平台,所以代表在发表看法时不应受到任何限制。他认为,如果代表在发表意见时有任何的错误,可以透过内部管道纠正,不应该限制代表。

 

因此,他促请领袖以开明的态度聆听代表的建议。

 

建议新领导层公开联络号码

 

民政党中委嘉燕蒂指出,民政党不是马华的继兄弟(StepBrother),也不是继姐妹(StepSister),因为民政党是一个代表全民的政党,而不是代表单一族群的政党。

 

我们是最特别的,我们拥有特别的血型,因为我们的血型是马来西亚人的血型,适合捐给任何人。

 

她建议,新的领导层可以在网上公布自己的联络号码,以让党员24小时可以联络领袖,及时解决党的问题。

 

 

SOURCE:    http://www.guangming.com.my/node/183279?tid=14

Search

Calendar

Top

Google+
Follow @partigeraka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