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需要另一个填海计划吗?

文:黄志毅

当我们沿着新关仔角葛尼道海堤行驶时,我们可以看到一片将作为新发展计划用途的填海工程已近完成。我们期望美丽的水岸、海滨公园、公共空间和足以改善当地交通拥堵的高速公路。政府早前宣布,葛尼水岸此项计划有望于2021年8月完成。

槟岛北部正进行着斯里丹绒槟榔填海工程,这是一项人造岛屿计划,即是原本的葛尼水岸的部分计划。

同时,我们也知道槟岛南部也将进行一项具争议性的大型填海计划。这项将填有3座岛屿的计划预计总面积为4500英亩,称为槟南部填海计划。 

还有,可别忘了,在北海北部也将有一填海计划。此工程已颁布给Rayston Consortium承包商以进行占地1600英亩的填海地工程。 

如今,我们才刚进入复苏期行管令阶段,槟州首席部长曹观友就宣布由行动党领导的槟州政府计划在峇六拜一带的海域,即从皇后湾至苏丹阿都哈林第二槟桥进行填海。但,就不懂木蔻山会否成为这填海地的一部分。

相信许多槟城人与我一样,我们都希望看到我们的州属有发展。毕竟,谁不想生活在发展中城市,享有我们需要的基设呢?

但是,我们如今已有尚未完成的斯里丹绒槟榔、葛尼水岸和北海北部填海计划。同时,很明显的,槟州政府正积极的向有关当局争取,以批准槟南部填海工程的进行。

这项将填有三座岛屿的巨型填海计划仍处于规划阶段,没人能确知一旦完工后它将对我们的环境周遭带来何等影响,而槟政府如今又计划在峇六拜进行新的填海计划。这真让人费解。

我们理应等到目前尚未完成的填海计划完成后,再让专人检测和鉴定这些填海计划对我们的地理环境和人民生活所造成的影响后,才进行下一个填海计划。我们可以有环境影响评估、交通影响评估或任何其他的文件,但是我质疑人类真能够预测和完全掌握这些填海计划对环境造成的影响。我们不是神仙,也不是算命师,就算是漫威的奇异博士也对战争最后的结局有1400万个不同的推测。

槟城现在真的需要这么多的土地储备吗?若我们翻查槟州2019年产业数据,我们似乎无需填有这么大片的地段。

根据2019年第四季的市场房产数据,州内尚有1万3391个未售出的住宅单位、1154个未售出的商业单位,以及93个未售出的工业产业。虽然这并不能完全证明我们是否真的需要填海,但这些数据足以让我们了解目前州内的房产需求,尤其在这新冠肺炎肆虐期间,影响了各地的经济成长。我认为,在我们还未完成现有的填海计划前,谈论新的填海计划是言之过早的。 

就以我们的日常生活为例。当我们还没有吃完我们的早餐时,我们又怎能确定我们接下来需要吃多少分量的午餐和晚餐呢?我们可能因此而误做决定。

想想过去的十年,槟州一直都只关注于那些悬而未决,正处于计划阶段的大型计划。这些计划如槟州交通大蓝图、槟南部填海计划、高端公寓计划和其他尚未提及的项目。

我们为何不做出改变,改为专注于可持续发展的事项呢?槟城可成为应对气候变化和环境友善发展的前线州。正如我早前所说的,绿色工业有助于推动我们的经济发展。


Source: https://tinyurl.com/y7ch4z7v

Search

Calendar

Top

Google+
Follow @partigeraka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