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在新马来西亚的隐私?

文:黄志毅

智能手机、社交媒体和科技已成为我们生活的一部分。我简直无法想象我们任何一个人在没有使用任何一个刚才所提及的工具,人们是怎么过生活。试想想,我们每天早上醒来,第一件事便是检查智能手机和社交媒体。当我们出门在外,忘记带智能手机,甚至充电器或移动电源时,我们一定会返回家去拿。智能手机改变了我们的生活。那就是我们这时代的生活。

但是我们往往总在我们喜欢或想要获取的东西的过程中舍弃一些东西。就以智能手机和社交媒体为例,每当我们使用它时,它都会从我们这里获取我们的个人资料和信息,如我们平日联系的电话号码;我们的短信;我们的所在位置;我们在互联网上浏览了什么;我们的照片、视频,一切根据我们所使用的应用程序而定。因此,某方可通过这些设定条件得以浏览我们的私人信息,例如财务数据,密码及我们每日的时间表等。

个人隐私权问题已成为全球关注的焦点,许多科技公司都是为了保护更多的个人隐私权而创立。甚至iPhone都以“保护用户隐私”作为其最新产品型号的独特卖点。 

但是,这私隐问题似乎在上周随着反贪污委员会主席拉蒂法公开了前首相与其妻子及政府官员的通话内容后,才引起国民对私隐权一事的关注。

人们开始担心他们的个人隐私和资料是否获得安全保障。要记得,拉蒂法公开的那些电话交谈内容是在五年前发生的,这些内容可能在不知情下被窃听和保留,或者是政府有能力追溯此类数据,即便是数年前,当局也有能力取得,否则当局如何获取并公开那些通话内容。然而,我们许多人都在批评中国缺乏隐私。那,我们的政府是否有在保护其公民的隐私呢?中国以政府实施大规模监视而闻名,该监视是一个“监督”公民生活的监视系统网络。虽然马来西亚可能没有那么先进,但是政府又能在我们的生活上进行了多大规模的检视呢?

有人可能会认为这通话内容的揭发会对案件有很大及重要的帮助。是的,我同意,这可能对调查与前首相有关的案件提供一些线索。

但是,如果这事件发生在您身上怎么办?我相信您不是犯罪分子,也不违反任何法律。那么,如果这是您和您的业务伙伴之间的私人对话,而这段可能有关于业务战略的谈话内容被窃听并保存下来,同时发送给您的竞争对手,那该怎么办?如果您与配偶之间的亲密谈话在不知不觉中被公开,那该如何应对?如果您将银行密码发送给妻子或丈夫被外人知道了,那该如何是好?

假设您没有任何东西好隐藏的,也不介意通话内容被窃听。你是无辜的,那你害怕什么?但是,为什么前首相与他人的谈话内容截至今日才被公开呢?

前首相是于2018年7月被大马反贪会逮捕,此后开始了一连串的审判和调查。为何当时大马反贪会找不到此类信息?大马反贪会是否需要这么长时间才能获取有关信息?大马反贪会是如此的没有效率吗?

即使他们现在找到此线索,为什么大马反贪会主席拉蒂法必须在新闻发布会上公开那些内容呢?动机是什么?她于1997年获得法学学士学位。她获得了法学学位这么多年,她不明白“sub judice (案件正在审判中)”这词吗? 案件是否在司法考虑之下而禁止众人在其他地方公开讨论?还是她将此案件提交给“民意法庭“?

更让我质疑当中存有动机的原因是,她过去是以人权活跃分子而闻名。对于那些了解1948年《世界人权宣言》第12条的人而言:任何人都不得对其隐私、家庭、住所或往来信件施加任意的干扰,也不得对其荣誉和名誉进行攻击。人人在这类事件上享有法律保护权。

对于为人权而奋斗和付出这么多的人,她不懂这宣言吗?我真的对于其举动存有疑问。她这么做不是在侵犯人权吗?

哦,这么巧这又发生在沙巴金马利补选期间,这引起了所有人的讨论。无论动机是什么,您都要考虑一下。

时间点,我们的隐私,一个新的马来西亚?我们必须弄清楚这些。


Source: http://bit.ly/2FM3lyb

Search

Calendar

Top

Google+
Follow @partigeraka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