槟城人好可怜

文:方志伟

槟城在2020年度财政预算案再次成为弃婴,只获得毫无惊喜的拨款。

第一,升旗山空中缆车,升旗山机构向中央政府申请的款项为1亿3000万令吉,但财政部长林冠英只拨出1亿令吉,零头3000万令吉丢回给槟州政府承担。

根据槟州首席部长曹观友的说法,这项缆车计划仍需依据可行性技术研究,再做下一步打算。

如果顾问公司认为空中缆车不可行,这个计划是否取消?再说,州内非政府组织已经蠢蠢欲动,准备重启“拯救升旗山”运动,反对空中缆车。这也难怪,因为升旗山特区蓝图已说明每日最高人流量只能是4800人,但林冠英指空中缆车将带来每年超越200万人的乘客量,即平均每天高达5000人。何况,这项计划在20年前遭到民众强烈反对后已经取消,这次也不排除将胎死腹中,届时这笔1亿令吉的拨款将变得毫无意义。

第二,降低槟城第二大桥过路费,从8.50令吉降至7令吉。这基本上是一个谎言,因为希盟的竞选宣言是取消过路费。如今林冠英降低区区1.50令吉过路费来敷衍槟州人民,是什么意思?

再说,第二槟桥的使用率十分低,究竟有多少槟城人会受惠?另外,降低第二槟桥的收费,政府需赔偿或延长特许经营合约吗?最终是否羊毛出在羊身上,人民实际上不获任何好处?

反而,万众瞩目的槟州交通大蓝图拨款,竟然一分钱都没有获拨。

曹观友早前针对槟州交通大蓝图之第一泛岛大道和轻快铁发展计划,向中央政府申请100亿令吉拨款。不料获得的是1亿令吉的升旗山空中缆车拨款,只占区区申请额的1%,而且还文不对题,可怜兼可悲!曹观友还自我安慰说槟州交通大蓝图可能被纳入2021年才启动的第12大马计划,当真是闻者心酸。

槟州是全国缴税第三高的州属,难道不应该获得解决交通问题的拨款吗?如果获得拨款,槟州就不必填海卖地筹集资金来发展交通蓝图,渔民的生计和海洋生态也不必遭殃。

另外,槟州国际机场也急需扩建,但是财政预算案依旧只字不提,槟州继续遭边缘化。

对于希盟的两次财政预算案,槟州子民都满怀希望,不料确实失望收场。林冠英不但边缘化槟城,连拨款给升旗山空中缆车也斤斤计较。还如何能奢望他协助槟城推动发展计划呢?

希盟政府就算不分配发展拨款给槟城,也应该解决槟城的民生问题吧!但是可悲的是,在此次的财案中,槟城连治水拨款也得不到。逢雨必淹目前已经是槟州的严重问题,急待中央政府拨款进行治水计划,但中央政府就是忍心眼睁睁看着槟城人继续被水灾蹂躏!


Source: http://bit.do/fdifq

Search

Calendar

Top

Google+
Follow @partigeraka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