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华才:教长言论荒谬肤浅

教育部长马智礼真是语不惊人死不休,日前又在大学预科班固打制课题上发表不当且充满种族性的言论,指出“何时废除大学预科班固打制?先确保土著不谙华语也受聘”言论。教长的言论犹如以废除大学预科班固打制为条件,威胁私人领域非土著商家。

我要质问的是,教育是影响国家未来的大事,岂可当成交易?更甚的是为何部长只针对华语?任何企业在招聘员工时会列出工作所需的技能与条件,这些都是职场所需,并不是对任何种族存在歧视。譬如有些企业对身高有特定要求,在日本甚至有企业要求女职员需要“轮流”怀孕生子。因此,如果企业在招聘员工时有列明要谙华语,那肯定是与工作需求有关,这与种族没有任何关系。

我也反问马智礼,政府会否聘请不谙国语的国民为公务员?如果政府可以只聘请谙国语的国民为公务员,那凭什么不允许私人企业因职场所需,聘请谙华语的员工?难道希盟政府只准州官放火,不许百姓点灯吗?

我要强调的是,语言掌握是一种能力,尤其在私营企业,在任何的岗位,都会面对不同语言的需求。因此,部长不应该消极地去看待这个现象,反之应该正面看待,强化国小与国中的华语班,鼓励巫裔多掌握一种语言,这无论是对个人和国家都会带来好处。

此外,部长谈到大学预科班的设立,旨在让家境贫穷的土著也能进入大学就读,而不是为了协助某个种族。如果马智礼这一番话是真诚的,其更应该建议内阁废除固打制,让各族低收入人民(B40)能进入大学就读。

冀火箭善用影响力

如果以种族人口比例来计算,即使没有固打制,进入大学预科班就读的贫穷学生也会以土著居多;但在没有固打制的情况下,其他种族的贫穷学生也能有更多机会进入大学预科班就读,这是一项双赢的做法。

如今教长的言论也受到友党民主行动党领袖炮轰。我对行动党终于不再“静静”,在这课题上发声,连雪州行政议员邓章钦更直批马智礼是“大笨蛋”而感到欣慰,并希望行动党发挥其影响力,要求首相敦马撤换教育部长。

我在想,行动党如今已是执政联盟内的第二大政党,坐拥41个国会议席,并有6名内阁部长,包括位高权重的财政部长林冠英,那么为何不善用他们的影响力,要求首相敦马撤换掉这名表现不佳,又充满种族主义的教育部长。

在出任教育部长后,马智礼已经引起许多争议,而如今又发表这种种族性的言论,后者已经用自身的行为说明了并不适合当新马来西亚的教育部长。如果行动党是真诚的捍卫全民,尤其是非土著权益,就应该在政府内部发挥影响,要求首相撤换马智礼,让人民看到行动党当家又当权。

教长的言论引起各造包括希盟友党批评,甚至网民发起联署后仍不知悔改,还以“报道失焦”为借口,企图推卸责任。在现今的资讯时代下,可以说是“凡说过必留下痕迹”,当马智礼以媒体报道失焦做为借口时,殊不知他在活动上的录影短片已经在社交媒体上广泛流传。

然而更令我感到担忧的是,根据短片所见,当马智礼发表上述言论时,台下的土著大学生都纷纷鼓掌,这显示此种族思维已经荼毒了学生的思想,将这种歧视政策视为理所当然。

对马智礼称国立大学理科土著与非土著学生不平衡的问题,我认为主要是因为政府当年保送许多土著学生出国深造,包括进入外国大学医学系所致。根据我的亲身经历,当年我在念中六时,一批土著学生获政府保送到外国大学读理科,包括医学系;此外也有一批土著学生被分配进入大学预科班。

另外,私立大学非土著学生占多的原因也不是因为非土著学生尤其是华裔学生有钱,而是因为固打制使他们无法进入国立大学。华裔学生进入私立大学就读都是逼于无奈,许多华裔家长为了让他们的孩子接受大学教育,都是砸锅卖碗,向亲朋戚友借钱,这就是华裔子民再穷不能穷教育的精神。

争取获得公平对待

我也挑战马智礼公布政府保送出国深造的土著学生数字,让人民去评估谁是谁非。在马来西亚多元宗教、种族和文化国家,人民必须拒绝任何形式与形态的极端种族与宗教主义,避免极端主义者破坏国家长期来享有的和谐与安宁,而像马智礼这样种族主义政客,更必须连根拔起,以免年轻一代受到种族主义思想荼毒。

在面对教育课题时,民政党一直秉持的立场是必须从教育专业角度著手,不能够将教育课题政治化及种族化。在面对大学预科班土著固打制的课题上,其实华社并不在乎那少得可怜的10%固打,华社真正所要求及争取的只是政府的公平对待。我再次要求马智礼收回所有不当及充满种族性的言论,并公开向全国人民道歉。

Source: http://bit.do/eTeam

Search

Calendar

Top

Google+
Follow @partigeraka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