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亿令吉贷款怎样了?

文:方志伟

居林国际机场建造在即,槟州交通大蓝图的10亿令吉过渡期融资贷款却遥遥无期,槟城和吉打受到的待遇可说是天渊之别。

为了这笔10亿令吉,槟州首席部长曹观友先是向希盟中央政府要求拨款,以便执行槟州交通大蓝图,但是吃了闭门羹之后,他就放软身段,改向中央政府申请10亿令吉贷款,不料也遭拒绝。

财政部长林冠英只是一句话“政府没钱”,就把槟城的要求推搪过去。讽刺的是,事情才过不久,经济事务部长阿兹敏就一口气宣布,中央政府拨出32亿令吉给吉打州推行7项大型发展计划。希盟中央政府对待槟州希盟政府的态度,一目了然。中央政府是不是边缘化槟城,已经不是暗示,简直是“明示”了。

更讽刺的是,林冠英是前任槟州首席部长,当上财政部长后,他就把槟城人对他的恩情一概抛到脑后。

曹观友向中央政府要求拨款和申请借钱失败后,难道他忘了还有一个方法–向中国进出口银行借贷吗?

说到这里,人民就会想起:在林冠英担任槟州首长的时候,为了向中国进出口银行(Exim Bank of China)申请10亿令吉贷款资助交通蓝图,槟州政府还通过2017年槟州借贷(银行与其他财源)法案,引起民间和反对党的批评和质疑。今天,这笔贷款怎样了?

槟州交通大蓝图10亿令吉的过渡期贷款未获中央政府点头,曹观友难道忘记了他还可以向中国进出口银行借贷10亿令吉吗?

犹记得,时任槟州首长林冠英指出,在首2年还无法填海卖地来资助交通大蓝图之前,槟州政府必须向中国进出口银行借贷10亿令吉贷款,作为过桥贷款来弥合财务差距。

当时,槟州政府与中国进出口银行签署意向书,并致函时任首相纳吉,寻求中央政府的批准,好让槟州直接向中国借贷。

现在,中央政权已经转移。希盟入主布城后,槟州政府和中央政府已经一体化,即使中央政府不拨款10亿令吉给槟州,甚至不借贷10亿令吉给槟州,也总算应该批准槟州政府向中国进出口银行借贷10亿令吉吧?

为什么曹观友到今天都没有向中央政府寻求批准,以便槟州政府向中国进出口银行借贷10亿令吉呢?

且不论中央政府有计划性地边缘化槟州,看来曹观友也似乎在边缘化自己。

那么,曹观友为何不化被动为主动,只是一直在喃喃自语,讲自己被边缘化呢?

如果曹观友不是已经向中央政府妥协,暗中停止了槟州的所有发展计划,那么就是经过火箭11年执政后曹观友也失去了方向,甚至忘了可以主动为槟城人民争取槟城应得的发展。

我们今天看到的曹观友,十分消极。居林已经如火如荼要建设国际机场了,槟城国际机场的扩建计划却音讯全无。而看到曹观友开始打太极及衍生不实际论述,包括有“槟城国际机场可能关闭”、“交通部将召开会议商讨居林机场对槟城机场带来的冲击”、“槟岛南部填海计划还需等待”、“槟州交通大蓝图要等过渡期贷款”等等论述,总之全部推给同样拥有庞大国会议员的火箭中央政府准没错!槟城的未来看起来唯有等、等、等。

或许我们不能怪曹观友,因为连拥有42个国会议席的行动党,都必须向土团党弯腰求,连居林机场带来的威胁都不敢去阻止,更妄论槟州的大型发展计划。

于是,曹观友唯有配合党的静静,继续静静下去等。。。等。。。等。。。

Source: https://bitlylink.com/eaBIQ

Search

Calendar

Top

Google+
Follow @partigeraka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