减少政治竞争

文:黄志毅

我一直以来都很喜欢阅读有关美国前总统阿伯拉罕·林肯的书籍,当中我认为最好的故事是《竞争对手》这本书,几年前我曾在我的部落格上写过有关这本书的读后感。

简而言之,当林肯宣誓成为总统时,他委任了他首要的竞争对手进入他的政府内阁,协助他治理国家。他并不理会或顾忌他们在过去是如何的批评或谴责他。

此外,被林肯委任出任要职的其他主要竞争对手还有威廉H·苏厄德担任国务卿、萨蒙·波特兰·蔡斯任财政部长、爱德华·贝茨任司法部长,以及埃德温·斯坦顿任战争部长。

那是发生在150年前,当时尽管这些政治人物是竞争对手,但他们为了国民的利益,愿意携手合作共创更美好的国家。

随着时代的变迁,政治人物的良知似乎逐渐的减少。今天的政治人物多以他们个人的利益为先。竞争对手往往是真正的竞争对手,并且彼此不太可能有合作的空间。

目前,我们可以看到美国的政治,特朗普与民主党的领袖互相抨击。回看马来西亚,这情况也在我国发生,并没有太大的区别。

在过去数周,金马仑补选的竞选期间,我们的财政部长林冠英发文批评由国阵领导的彭亨州政府的财务状况,特别的强调彭亨州政府的欠债数额。其文章的内容明显的主要是评批彭亨州政府的债务问题,更甚的是这篇文章是在金马仑补选时才发出的。

当我查阅总稽查司报告后发现,我国绝大部分的州属都面对债务问题,而我不解为何财政部长却是在那个时候只提彭亨州的财务状况,却不提及其他州的债务问题呢?

他这么做是不是为了要让人民看到国阵是何等的糟糕,以便减少国人投票给国阵的机率?

如果该项声明是以行动党或希盟的名义发出会更为妥当。但,它却是以财政部长的名义发出。这不就很明显的显示联邦政府这体制已被政治化了吗?

林冠英必须记得,如今他们是政府,他们掌控着联邦政府。这不仅是与政治有关,而是身为政府的他们在厘清每个州属的债务问题后,应当第一时间主动提出解决方案,而不只是批评。

我记得在2011年,当林冠英还是槟州首席部长时,当时的联邦政府—国阵通过财政重组的方式接管槟州债务。这也是为何槟州政府在当时,仅接管槟州政权只有3年就能脱离欠债状况的主要原因。

而如今,财政部长却是发表了这种言论,这似乎显示了大马的政治并没有变得更成熟而是变得更幼稚。我们现今的政治应该更为成熟才是。

同样的,老林也在金马仑补选时说,“如果希盟赢得这场补选,我将召开金马仑原住民代表的希盟大会,为原住民草拟一份让他们真正成为完整马来西亚公民的蓝图”。

我认为他们应该真正摆脱反对党的心态,并开始以政府的身份为民服务,履行他们身为政府的职责。无论哪一方赢得金马仑补选,中央政府仍然是由希盟政府所掌权,他们有权力召开任何的大会或执行任何的蓝图。

在这情况下,为何林吉祥还要特别强调补选成绩将决定他们的行动呢?这是不是意味着希盟政府只照顾支持他们的人民,却是舍而不顾那些不支持他们的选民呢?这不是民主制度下应有的操作模式。因此,唯一能解说当下的情况即是,他们(希盟)并不热衷于民主,并不是真正的要推行民主制度。

尽管大选已过,政党之间仍然相互的抨击和斗争,政治化和批评对方。我们应该为了国家的利益着想,减少政治竞争。

我们在选举时可能是竞争对手,但当选举结束后,各方必须在各方面都应该给以配合或互相合作,而不是想方设法的击倒对方。

这才是新的马来西亚。

Source: https://goo.gl/4gpBoF

Search

Calendar

Top

Google+
Follow @partigeraka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