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政党的思变和改革

堪称已走头无路的民政党际此时机宣佈退出国阵,无疑为往后重新启步置入一个更好的空间。

成为独立政党后,民政党的发挥空间无疑將更广阔,不用处处受到牵制,更无须看国阵的脸色,拥用全部的自主权,这种美好的自由也可激起民政党上下的作战士气,以及重新思变和进行改革的道路。

如果说脱离国阵是改革的第一步,那当下已展开的基层党选则是改革的第二步,由于从分部进行的党选刻正开始,区部、州级直到中央皆还没有进行,因此暂时无法猜测新领导层班底。

无可否认,对基层而言,殷切看到民政党重生,寄望新的领导层带领民政党回到辉煌的过去。

民政党可以回到当初的全盛时期吗?这点必须仰赖新领导层的阵容,如何从危机中看到改变契机,但是只要愿意改变,永远不会太迟,机会必会留给那些有准备的人,这句话政党同样受落。

退出国阵后,民政党已不带任何歷史包袱,往后不管是在斗爭路线、选战佈署和策略,还是资源的发放,都更自由,將拥用更多的弹性处理和绝对的自主权。

民政党在过去被諭为「良心政党」,显示这个创立近40年的多元政党的美誉,可从执政檳州的廉洁指数,以及对于不少的族群课题声援及关注抗议反映出来,这些都是无法轻易被忘记的政治资產和意识形態。

翻开歷史,民政党其实是马华第二任总会长敦林苍祐在马华党爭后,和一群志同道合者成立的新党。它虽標榜「多元政党」,但最高层永远都是华人,是典型的「华基政党」。

无可否认的是,民政党在已故敦林苍祐及已故敦林敬益的领导下,確是无与论比。无奈交棒给丹斯里许子根这位好好先生时,优柔寡断的性格,迎合巫统的霸权,终导致民政党在308失去檳州政权,接下来的505大选,民政党也反扑无力,这届509大选更是乒败如山倒,失掉中央政权,也间接造成国阵逐步迈向瓦解的道路。

檳州终究是民政的政治基地,所谓从那里跌倒就从那里爬起来,眼下的关键除了扮演好反对党角色,对现任希盟檳州政府掌政下所实施的各项政策、民生课题、地方基建不平则鸣外,也应开始布署来届大选的选战策略,以生知己知彼之效。

政治是长远的路,只要民政党一天不倒,政治斗爭鲜明,秉持中庸多元、公平公正。虽然眼前民政党要从挫败中復原,以重新贏回人民的信心和支持,还需要一段时间,然而勇敢离开国阵的决定,这让民政党有机会冲破政治逆境,建立自己的品牌形象,迎来政治顺境。

 

Source: https://goo.gl/kJu3mH

Search

Calendar

Top

Google+
Follow @partigeraka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