诗豪:《第三势力是迈向健康民主的趋势》

509全国大选发生了历史性的政党轮替,而民政党也在此次大选中全军覆没,创下自1968年创党以来最糟的成绩。

民政党是否真的不合时宜,受到选民的拒绝?非也,若真的要追根究底,这都是因为民政党所依附或主打的“国阵”品牌早已遭到唾弃,在509全国大选带来负面效应。民政党是个多元种族政党,当年是以反对党出身,而后决定一起创立国阵。虽然民政党为国阵的同盟,但其对于国阵政府的不当政策依然会反对,甚至身体力行提出抗议。因此,我一直都认为民政党是“国阵”中的反对党。无论是在华小、经济、社会抑或发展课题上,民政党都有所贡献,包括一个大马华裔贩商基金、公民权、伊斯兰刑事法等等。 

可惜的是,无论民政党做了什么贡献,始终不敌“国阵”这一毒瘤,在大选中遭受重创。即使选民清楚了解民政党领袖的清廉形象,但也于事无补,最终还是会被冠上贪污腐败的罪名,这只因为民政党身在国阵。

无可否认,509大选成绩严重地冲击了民政党,但或许这对民政党而言是个转机。民政党中央委员会于上周六丢下震撼弹,宣布退出国阵,作为独立反对党。这决定引起一片哗然,当中有赞同也有反对,甚至有人谩骂。

就我而言,我认为民政党退出国阵是明智之举。虽然作为独立反对党会面对重重障碍,但如今的民政党已卸下“国阵”这一包袱,无需再承担莫须有的罪名,借此机会重塑自身品牌。

在过去10年,民政党在槟州称职地扮演反对党角色,即使知道会遭选民厌恶,但依然用于揭发槟州政府弊端,很好地制衡槟州政府。如今,民政党退出国阵,他们再也没有任何包袱,可以更好地为人民斗争,反对一切不利于人民的政策与课题。因此,我认为民政党的未来是可期的。

未来走得更远更好

随着人民的民主和政治意识的成熟,作为第三势力的民政党为选民提供了替代选择。现今的政坛变幻莫测,第三势力对一个成熟的民主国家是有必要的。西班牙于2015年的地方选举,作为第三势力的反紧缩政党冒起,使执政人民党和在野社会党在部分地方议会失去控制权,打破两大政党垄断执政的局面。同样的,在2015年的台湾九合一选举,台大医师柯文哲以政治素人的身分异军突起,夺得台北市长宝座,震撼台湾政坛。

通过以上例子,我们可看到第三势力已是国家迈向健康民主线路的趋势,而我也相信民政党在脱离国阵,成为第三势力后,可以在未来走得更远更好。

 

Source: https://goo.gl/FqLHA2

Search

Calendar

Top

Google+
Follow @partigeraka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