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袖强:华人票回流.“民政可赢5国12州” - Parti Gerakan Rakyat Malaysia

马袖强:华人票回流.“民政可赢5国12州”

(吉隆坡9日讯)民政党主席拿督斯里马袖强说,根据该党的调查,该党在被形容为“大选之母”的第14届全国大选有“现实的机会”(realistic opportunities)可以赢5国12州议席,一冼上一届1国3州的颓势。

他说,华裔选民已经开始回流,他有信心国阵在来届大选将可获得约30%华裔选民的支持,相比2008和2013年2届大选,国阵取得的华裔选票偏低,尤其是2013年更是低于15%。

他指出,我们的国家已经来到了十字路口,所以第14届大选非常重要,首相拿督斯里纳吉甚至把它形容为“大选之母”,这场大选将重新定义马来西亚的政治格局。

他配合于本周五开始举行的民政党全国代表大会,接受中文报的访问时说,该党于2004年大选取得亮眼的成绩,共获得10国30州席,惟形势于2008年大选“大逆转”,被“政治海啸”冲击只剩下2国4州席。

他说,2013年大选,该党进一步跌至谷底,仅存1国3州席,过后于2014年霹雳州安顺国席补选,扳回一国席。”

安顺补选获胜“转捩点”

他说,他于2014年的霹雳州安顺国席补选中获胜,再于一年前获首相任命出任种植及原产业部长都是“转捩点”,激励了党领袖及党员的士气及自信心大增。

他指出,该党较后协助国阵赢得了霹雳州江沙区和雪兰莪州大港区补选,进一步提振了党领袖和党员的士气。

“在12个州的代表大会,看得出党员的眼神有别于以往,自信和无畏惧取代了自卑及胆怯,尤其是槟城州的党员。”

他说,来届大选虽然将是艰苦的一仗,但也是个机会,因为仍有很多符合资格的人民未登记为选民。

大多数年轻选民骑墙派

他说,最新的调查显示,史上第一次,大多数的年轻选民是游离派(fence sitter),有68%华裔青年尚未作决定要投哪个党,而巫裔和印裔青年则各占47%和46%。

“所以现在就是要尽力得到选民的支持,特别是年轻选民。”

公布协调人提早耕耘

马袖强说,有数个因素令民政党对来届大选充满信心,包括了该党早于两三年前已经公布了将上阵的各选区“协调人”名单。

他说,这有利于他们提早在有关选区“耕耘”,以及长期性的投入为民和为社区服务,以贴近选民。

“此做法是一把双刃刀,坏处是对方开始通过网络兵团对我们的‘协调人’展开攻击,但这是我们必须要面对的,最重要是自己心无旁骛,专注于自己的工作。”

他指出,其他的信心来源就是,该党大部份领袖很专注在有关选区为民服务工作,他有信心选民的眼睛是雪亮的,会看到他们的努力和真心诚意。

加强多媒体平台宣传

他说,该党已经加强了多媒体平台的宣传,特别是与年轻人的沟通。

他坦承在2013年大选,该党在多媒体方面“一败涂地”。

“例如国阵被指控引进4万名孟加拉非法选民,以及彭亨州文冬计票中心停电的消息,通过了多媒体平台飞快流窜,甚至有党员也相信有关假消息,一时间令我们不知所措,不知如何反应和反击。”

他说,该党来届大选的候选人阵容涵盖经验丰富者及有才干的年轻人。

他表示,已经为候选人和领袖提供了有关网络的培训,惟不会强调网络战,该党会坚持实事求是、实话实说。

他说,虽然耸人听闻的资讯和新闻能吸引人,但这对中庸和团结没有助益。

“我们要摆事实讲道理,我们不会用谎言和假新闻来捞取选票,我们不会像一些网络兵团使用侮辱、粗暴的语言和创造问题,不,我们不会参与这样的游戏。”

大选近捞选票
政客热衷玩弄种族政治

马袖强也说,全国大选越迫近,政治人物玩弄种族政治,以图捞取选票的趋势已越演越烈。

他透露,该党智库社会经济发展研究所(SEDAR)进行的一项调查发现,在社交媒体出现的种族和宗教极端言论,有趋向严重及年轻化之势。

他以柔佛州麻坡的“穆斯林冼衣店事件”,从社交媒体中的留言发现,很多极端种族性言论是来自年轻人。

他以不点名的方式,指前首相敦马哈迪早前就柔佛州依斯干达经济特区发表的言论,是煽动种族情绪。

“有关政治人物声称,政府已将依斯干达经济特区的主导权拱手让给外国人,并计划引入70万名外籍人士到该特区定居,让他们获得公民权,进而在来届大选投票。”

他说,有些人会相信这样的言论,进而导致人民之间分裂。

他指出,今年的民政党大会是大选前最后一次的大会,有鉴于此,该党把大会主题订为“一个国家,一心一意”。

他说,其演词内容将会着重于国民团结和中庸之道,尽管很多人觉得这是沉闷的话题,但他认为作领袖的,要以身作则和作好表率。

他说,2008年大选后,该党被指会“完蛋”,2013年大选后,该党被看扁,其党员将会大规模落跑。

他指出,这些都没有发生,反而是党员人数有所增加,他更“预告”

本届代表大会将会有不一样。

先后上阵8国7州
“林吉祥对选民忠诚吗?”

马袖强质问行动党顾问林吉祥,他参政50年来,已经先后在8国7州选区上阵,这是对选民的忠诚吗?

他说,在霹雳州的安顺国会选区,每一届大选,行动党都派不同的候选人上阵,无论胜负的候选人最终都是离开该区。

他表示,本身不论成败,一直坚守安顺,他都敢面对当地的选民,而该党是没有“候选人到处跑”的政策。

他说,自他在安顺补选胜出第一天开始,“网络红豆兵”每天通过网络攻击他,一个月前又开始流传一张伪造的,他非礼一名马来妇女的旧照片。

“早前传出行动党的‘超人’丘光耀要上阵安顺,因为‘杀’了马袖强等于灭了民政党。”

他表示,完全不在意这些“小动作”,他下了决心,继续在安顺做好本份,以成绩来反击所有的攻击。

即使被讥“蚊子党”
民政能发挥功能

马袖强说,尽管该党被讥笑为“蚊子党”,但它却能发挥功能(punch above weight),在很多涉及人民和国家利益的课题上不亢不卑地极力争取。

他说,2013年大选,该党硕果仅存一国会议席,党员人数也只有40万,反观一些所谓的“大党”,赢了40个国席后就变得高傲,对许多涉及人民和国家利益的课题没有行动。

“我们没有很多资源,但却是以解决方案为基础的政党,为人民和国家做了和解决了很多原本被多数人忽略了的问题。”

他举例,这包括一个大马华裔贩商基金、公民权问题,举办全国性的反贪醒觉运动。

“我们也采取法律行动挑战伊斯兰党提出的伊刑法,有些政党有很多大律师,却没有看到他们有行动。”

抨火箭自大言行不一

马袖强说,2013年大选,行动党在槟城、霹雳、雪兰莪、彭亨和吉打以100%赢率独领风骚,自此变得高傲自大及言行不一致,自认为永远不会做错及华人会永远支持它。

他表示之前曾说估计约有30%华裔选票回流国阵,但马上被行动党辱骂和讥讽为“幻想”和作梦,这反映了该党的夜郎自大心态。

“以前,行动党曾说不可让一党独大,对民主是不健康的,但近年来却自打嘴巴,一直呼吁槟州选民给民政党吃‘鸡蛋’。”

他说,因此,需要有民政党的代表进入州议会,以扮演监督及制衡的角色。

他指出,短短几年,行动党在很多课题,特别是对前首相敦马哈迪、伊党、伊斯兰刑事法的立场多次出现U转。

他说,马哈迪是茅草行动的推手,他至今坚持不道歉,但受害的行动党领袖却仿如“失忆”,今年槟州政府更取消了茅草行动的纪念活动,似乎把马哈迪当是没有做错事的神。

“该党与马哈迪成立的土著团结党合作,土团党不是种族性政党吗?”

就伊刑法的问题,他说,希盟中的公正党、诚信党、土团党的立场不明,可是行动党视而不见,行动党的雪州行政议员每周还可以跟伊党的议员坐在一起。

 

 

Source: http://www.sinchew.com.my/node/1699709

Search

Calendar

Top

Follow @partigeraka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