许子根博士.突破一点带动全面

上篇谈及1983-84年当国家面对外汇流失危机时,我们如何从政策、经济、社会及心理考量,提出由私立学院与英美澳大学设立“双联课程”的建议,以便减少外国留学的外汇流失。
 
在此我要进一步阐明三个要点,即是一、“双联课程”已有先例和先行者;二,为何我们选择以低调进行争取;三,以国家利益为前题争取课题 的正确性和有效性。 
 
第一,由私立学院提供双联课程的模式,其实并非无例可寻。早在60年代末,即有私立的泰莱学院提供英澳加等国大学预科文凭,成绩优异者可出国直升大二。这与本国情况一样,先修班(中 六)高级学校文凭(HSC)成绩优异者也可直升马大二年级,在三年内完成学士学位,成为“超级新生”(SuperFresh),可视为与“双联课 程”颇相似的“1+3”模式。
 
此外,专为栽培土著学子,以英文为媒介的玛拉工艺学院,也开了先河。于70年代初,玛拉开始每年保送一批土著精英到英美澳大学念各科的学士课程。70年代中期之后,为了减轻开销,即与美国数间大学安排第一年课程在国内完成,受认可的学分转移到美国的大学继续深造,这也类似“双联课程”。 
 
第二,在进行讨论时,甚至在得到政府高层的认同后,我们一直执意保持超低调,不对外 渲染邀功,甚至在党内也不提起。因为,我们了解到政府须经衡量利弊后,才能对外宣布和执行。 
 
我们也担忧,过早曝光,可能会引起政治化和两极化的反弹。
 
一方面顾虑到,巫统和伊斯兰党内的马来极端保守民族主义分子,因不满私立学院纷纷成立会栽培更多非土著人才而大力反对。另一方面是预料到,行动党领袖会将此讥为“小儿科”改革,而高调挑战马华民政须即刻落实废除种族固打制,全面开放公立大学及允许开办私立大学。 
 
这两股势力所引起的两极辩争和政治角力,会把事情闹僵,结果原地踏地,停滞不前,不但不能解决外汇流失,反而继续牺牲一批又一批学子的前途。 
 
第三,虽然华教是我们参政的初心,但是也接受民政党的马来西亚人政治理念和为政策略,即是以国家全民利益为大前题,跟着是民族,党团,才到个人。支持我们参政的苏天明律师巧妙地将此比喻为音乐中的音阶“Do,Re,Mi,Fa”。 
 
由于独大的上诉案正巧在1982年8月遭联邦法院驳回,我们知道,如果再提华文为大专教学媒介的要求,肯定挑起争端,于事无补。反之,我们应在即有的政策和法令下,见缝插针,巧妙争取。 
 
因此,我们把外汇流失视为国家利益课题,来支持“双联课程”的必要性和可行性,并建议私立学院可以仿效玛拉学院已实施的学分转移课程的模式,能更有效地协助政府减少外汇流失。这论点果然奏效。
 
首相马哈迪终于在1984年8月12日官访澳洲时,正式宣布“双联课程”,当时即明确指出,这新的高教政策旨在节省外汇和减少年青学子过早出国留学,而受到外国不良风气影响。 
 
于是,从1984年开始,由私人企业和大专学者联办的私立学院如雨后春笋,并与英美澳各国个别大学开设双联课程,其中包括PJ社区、伯乐、英迪、精英、都市等学院。 
 
到了1990年,提供“双联课程”和其他专业训练的私立学院已多达25间,学生人数3万5千余人。 
 
1995年更增至280间,学生超过12万5千人,而于2000年即超过600间,学生将近20万人,其中绝大多数是华裔! 
 
突破一点,带动全面。由本地私立学院与外国各类大学联办的“双联课程”遂成为我国独特开创的教育系统,为不能进入本国公立大学的莘莘学子,提供更多的选择和机会,也为国家造就更多的人才。 
 
这实例证明,通过政府内部,配合大势所趋,以国家利益为重,以理服人,以情感人,智取不硬碰,平实低调,将能取得一定的成果。
 
 
 
 

Search

Calendar

Top

Google+
Follow @partigeraka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