许子根博士·发展高教坎坷路

大学学额虽有增加,仍无法应付迅速增加的成绩合格学子,很多不得其门而入的 华裔子弟,更是感到沮丧不已。未能栽培更多人才,又何尝不是国家的损失? 
 
在谈及我们如何争取增加高等教育机会的过程,就必须先简短地回顾40至80年代期间发展 高教的坎坷历程。 
 
我国的正规教育制度因受殖民政策的影响,而跟 随英国精英专才的结构。因此,新马两地到了 1949年才有第一所大学,就是由1905年成立的 爱德华七世医学院和1929年创立的莱佛士学院 合并而成,位于新加坡,以英文为媒介的马来亚 大学(马大)。 
 
50年代初,马新两地华社发起创办以华文为媒介 语的民办南洋大学,筹款运动风起云涌。位于新 加坡的南大于1955年开课,设有文、理、商学 院,成为东南亚华文教育最高学府。 
 
1957年马来亚独立后,马大于1959年迁移到吉隆坡,而原有的新加坡马来亚大学随后改名 为新加坡大学(新大)。根据我70/80年代在理大任职时所取得的资料,马大1960年录取大 一新生总人数仅有三百多名。到了1965年新生总人数增加三倍至1千余名。 
 
可是,全国各源流中学生在60年代初开始激增,一所大学显然供不应求。 
 
从60年代中开始,巫裔学生享有一些优待,但还没有强制固打制。1960年,马大文科206 名新生中,巫裔占66名(32%);理科129位新生中,巫裔只有5名(4%)。1965年,文 科653名新生中巫裔升至45%、理科405名新生中巫裔稍增至8%。 
 
与此同时,新加坡政府于1965年接管南大,将之改制为英文媒介,1980年并入新大,成为 新加坡国立大学。大马教育部于1967年宣布,拥有政府文凭的毕业生方获准出国深造。两 国政府这两项措施威胁了华校生深造之路。于是1967年底,大马华社在董教总领导下,发 起成立以华文为媒介的独立大学。但执政的联盟领袖出声反对,引起华社哗然。
 
政府的应对之策即是在1968年中批准马华公会 创议的拉曼学院成立。同时也于1969年成立公 立槟州大学,后改名大马理科大学(理大)。 
 
虽然联盟政府于1969年5月初全国大选投票前夕 批准独立大学有限公司注册,但已挽回不了已流 失的华裔选票。结果联盟不仅首次失去了三分二 多数议席优势,也失去了槟丹两州政权,而雪隆 两州因朝野议席不相上下,一时无法组成政府。 
 
政局极为不靖,随着爆发了513种族流血暴动, 全国进入紧急状态,国州议会暂停操作。也就是 在这非常时期,政府制定了新经济政策,在高等教育学额和商业执照各方面实施种族固打 制,也在1970年设立了以国语为媒介的大马国立大学(国大)。 
 
1971年初政局稳定后,国会复会。除了修改国家宪法之外,也制定《大学及大专学院法 令》,规定创办任何大学或大学院需获得国家元首之恩准,也因此限制了民办或私立大专 的设立。 
 
70年代中原有的农业学院和工艺学院先后升格为 大学。官办大学由1970年的3所(学生将近8 千)增至1985年的5所(学生将近3万8千)。 
 
在这期间,非土著学生虽然逐年也有增加,从 1970年的4千多人增至1985年的将近1万4千人, 但百分比却由60%降至37%。这是因为招生种族 固打制于1970年后的强制实行,土著学生在15 年内由3千多人(占40%)激增至2万3千余人 (占63%)。 
 
大学学额虽有增加,仍无法应付迅速增加的成绩 合格学子,很多不得其门而入的华裔子弟,更是感到沮丧不已。未能栽培更多人才,又何 尝不是国家的损失? 
 
因此,自1974年开始,华社一而再地提呈设立民办独立大学的建议书,但屡遭拒绝。于 是,1980年9月独大不得不起诉政府,1981年11月吉隆坡高庭宣判独大败诉后再上诉。 
 
联邦法院于1982年7月驳回独大上诉时,正好是我们参政后的3个月。有感于发展高等教育 机会是何等迫切,却又何其坎坷,我们唯有不断砥砺奋进,寻求解决对策。但意料不到在 1983-84年期间,竟然因缘巧合地打通了一个缺口,得到突破! 
 
 
 
 

Search

Calendar

Top

Google+
Follow @partigeraka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