许子根博士·内部制衡据理力争

在1982年4月22日大选后,我们即与董总主席林晃升及民政党主席林敬益开会,商讨下一步要怎么走?由于我们这次是为华教而上阵,身负使命,因此林晃升建议林敬益向首相进言,为我争取出任教育部副部长职,以便能为华教有所发挥。我即表明,除非是教育部必尽力而为外,其他部门的职位绝不接受,因为当官并非本意。

隔天,林敬益回报说,首相表明,巫统与马华自独立以来已有协议和惯例,巫统出掌教育部正部长,而马华则出任副教长,因此不能破例。于是,我即以后座国会议员的身份配合出任民政党副主席的郭洙镇与民政党高层,依据文教联合宣言,进行在政府内部争取的工作。

我们的当务之急是确保小学3M新课程在1983年全面施行时,完全符合华小以华文为教学媒介语的原则。经过郭洙镇数次向时任副教长陈忠鸿医生提供资料和建议,与有关官员交涉之后,于1982年底之前成功地纠正了早前出现的所有偏差。

3M问题的顺利解决显示出,只要副教长的态度积极,在参政人士的推动下,配合了董教总的建议,据理力争,行政偏差是有望解决的。过后,我将会举出其他的实例。

有别于纠正行政偏差,要修改经已通过并且正在推行中的法令或政策,愈加困难重重!尤其是在1969年513事件后,经济政策和教育法令的执行,更是受到浓厚的马来民族主义强势笼罩下的政治生态影响。

首先,1961年教育法令21条(2)于1970年紧急状态之际,就曾被当时的教长引用,一纸通令,将所有的英文国民型小学逐年改制为以国语(马来文)为媒介的国民小学,到了1982年底所有的英文中小学已全面改制。同时,朝野两大马来政党(巫统和伊斯兰党)中,基于要团结各族学子的理由而要求全面实行统一单元学校制度者大有人在。

其次,1970年开始施行的新经济政策,其中最具体和严厉的是公立大学招生给予土著优先的种族固打制,有者竟然超过80%。

而且,当时即有的法令不利于民办或私立大学的创办。华社所倡议的独立大学即多次被拒,而到法庭申诉又被驳回。

就是在这种情况下,我们仍锲而不舍地展开内部争取工作。

我们了解到,我们首先必须先说服首相和几位有关的高层领导,再与执政的国阵成员党,尤其占强势主导的巫统达致共识后,在内阁讨论和敲定法案内容,才能提呈国会辩论寻求通过。

更何况民政当时只有5位国会议员,力量非常有限。要发挥影响力,那就必须以理服人、以情感人,只能智取不能硬碰。因此,我们耗费时间心思,做足功课,进行联系、沟通和游说,但又遭到反对党的挑剔追迫,却又不能敲锣打鼓,真的是“忍辱负重”!

更不幸的是,在我们参政后不到两年内,巫统、马华和民政皆暴发了激烈的党争,这使我们在各项课题的争取工作更加复杂化。

于是,过了三四年,我们虽然在修改教育法令方面有些进展,但是因被政治化而未取得具体的成果。在扩大高等教育机会方面,虽寻到一条不须修改任何法令的途径,而有了突破,但还是有待全面实行,仍未见功效。

同时,在那期间,却又发生了几次负面影响华校的行政偏差,我们又得疲于“救火”。于是,林晃升和董教总内多位领导颇感不耐烦,而恰好伊斯兰党主动要求对话,因此转向“两线制”策略,并在1986年大选时不再出面支持我蝉联,导致我败给林吉祥,不能进入国会,不得不转换跑道,接受委任为槟州首长林苍佑的政治秘书。

无论如何,那四年已播下了深耕的种子,郭洙镇、王添庆、江真诚等仍然与时任联邦部长的民政主席林敬益配合,我从旁协助,大家继续施肥除草,以期能生根发芽,茁壮成长,开花结果。接下来的数篇,我将叙述这两项教育课题的争取过程。

 

Source: http://www.sinchew.com.my/node/1689182/%E8%AE%B8%E5%AD%90%E6%A0%B9%E5%8D%9A%E5%A3%AB%C2%B7%E5%86%85%E9%83%A8%E5%88%B6%E8%A1%A1%E6%8D%AE%E7%90%86%E5%8A%9B%E4%BA%89

Search

Calendar

Top

Google+
Follow @partigeraka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