邓章耀轰槟政府导致爱情巷50号产业课题陷混乱局面

槟州国阵主席邓章耀表示, 在槟州各姓氏宗联委索回爱情巷50号产业课题上,槟州政府上演的马戏表演已导致整个局面陷入一片混乱,槟州子民必须严厉谴责行动党槟州政府这样的马戏表演,不能让各姓氏宗联委、华社、甚至是槟州子民受到不公对待。

他说,槟州首长和掌管槟州地方政府和交通事务的行政议员看起来愈来愈儿戏,犹如表演马戏一样,任由毫无州行政权力和权威的两名国会议员出面支持一群自称‘义兴后生兄弟’的拿督人士向槟州政府索讨产业权,而不是谴责该两名国会议员支持这群人士一起对抗各姓氏宗联委。

“更甚的是,当首长被媒体询问有关‘义兴后生兄弟向州政府索讨爱情巷50号产业’课题时,他叫媒体去问行动党丹绒区国会议员黄伟益及日落洞区国会议员黄泉安。可见,这样的答复已充分表明两名国会议员出面支持义兴后生兄弟的举动,已获得了州政府的许可。”

“当曹观友在另外一个场合受询及有关课题时,曹则要求媒体去问首长,他称他本身并不了解任何进展。想想看,这是多么不负责任的答复,而这答复是来自槟州政府的长官,实在是令人太震惊了!”

也是槟州民政党主席的邓章耀质问,“现在谁才是槟州政府的执政当局?槟州子民当初投票寻求改变,并不是要换取行动党州政府如此不负责任的处事态度和受到这样的对待!”

他指出,如果不是曹观友于2014年答应各姓氏宗联委先让州政府在国家土地法典下充公爱情巷50号产业,过后再由各姓氏宗联委依法申请接管的程序归还产业权,就不会有这起风波,也不会有演变成现在这种混乱局面的风波。

他说,最令人始料不及的是,该产业被充公了四年后,州政府竟然否定了当初的承诺,而要求各姓氏宗联委必须出示继承人的证据,才愿意以一令吉方式归还产业。

“当初,各姓氏宗联委就是为了避免合法继承产业权等法律问题, 才听取曹观友提出让州政府先充公产业的献议。如果法律途径可以解决问题,就不需要拖到今天,还闹出那么多事端。显然,州政府已违背当初的协议,硬要各姓氏宗联委找出真正业主的实质证据,才愿意物归原主。”

“现在,州政府要求媒体向两位国会议员跟进有关‘义兴后生兄弟向槟州政府索讨产业权’的事项,而无视各姓氏宗联委过去四年来默默跟进索回产业权的努力,这难道不是在耍马戏吗? 这样做负责任吗? 这又是否表明州政府已公开支持非法组织去跟合法注册的民间组织搞对抗呢?”

邓章耀抨击,行动党州政府一方面百般刁难及压制合法民间组织(宗联委)索回产业权,另一方面却安排非法组织共同商讨如何索讨产业权的做法,令人无法苟同。
他说,槟州子民必须严厉谴责政府如此不负责任的处事态度,而不是看着各姓氏宗联委、华社、甚至是槟州人民继续受到这种对待。

“槟州子民必须打破沉默,展开行动,才不会让槟州继续被不负责任的政客牵著走;这不再是某一政党的政治行动,这是民间组织、华社、甚至是槟州人民的运动!”

 

Source: http://www.laksou.com/2017/10/15/%E9%82%93%E7%AB%A0%E8%80%80%E8%BD%B0%E6%A7%9F%E6%94%BF%E5%BA%9C%E5%AF%BC%E8%87%B4%E7%88%B1%E6%83%85%E5%B7%B750%E5%8F%B7%E4%BA%A7%E4%B8%9A%E8%AF%BE%E9%A2%98%E9%99%B7%E6%B7%B7%E4%B9%B1%E5%B1%80%E9%9D%A2/

Search

Calendar

Top

Google+
Follow @partigeraka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