勿政治化政府发展计划

2017年09月28日 

 
评论: 刘华才


近期檳州首长林冠英可说是「口出狂言」,他说:「我们必须更换首相,否则檳城会死;若我们有一个机会,檳城將继续活著」。

檳州政府计划兴建光大至峇六拜轻快铁工程,惟南部填海工程的详细环境评估报告迟迟未获联邦政府批准。所以,林冠英就表示,只要换首相,檳州才能实现轻快铁计划。

但根据首相纳吉解释,中央政府之所以不批「檳城南部填海计划(Penang South Reclamation)」,是因为该计划將影响当地人生计,打破渔民饭碗,因此联邦政府將不会支持这项计划。但林冠英之后就质问,为何联邦政府可以批准其他州政府填海,如柔佛、马六甲,而近期也放行吉打,但却独自针对檳州政府?这摆明有故意刁难檳州政府之嫌,也没有诚意解决檳岛交通阻塞问题,更说首相纳吉承诺要给檳城人轻快铁只是个空洞承诺。

对此,我要抨击林冠英,將檳南部填海工程详细环境评估报告迟迟未获联邦政府批准的事件政治化,借此煽动檳州人民憎恨中央政府。林冠英將填海工程详细环境评估报告迟迟未获联邦政府批准,扭曲为是中央政府故意刁难,更欺骗檳州人民只要换首相,就能实现檳州轻快铁计划,这是非常不负责任的言论。

首相早前到访浮罗山背时已经清楚表明,中央政府不批准填海计划是因为这项计划会破坏当地渔民的生计,而不是如林冠英所说是故意刁难,更何况檳州填海计划也受到希盟议员的质疑及反对,包括行动党丹绒武雅区州议员郑雨周。

另外,填海工程详细环境评估报告迟迟未获批准,也显示中央政府在批准任何对环境及人民有重要影响的计划时,都是抱持非常谨慎的態度,同时也反衬出在野党的处事草率及不负责任。

解决水灾问题为首

眾所周知,檳岛南部盛產鱼虾、蚶、生蠔,而大马主要的蚶產量皆来自檳城和霹雳。根据海洋学者的研究,当海水受到填海带来的淤泥污染后,蚶和生蠔会受到较严重的影响,导致生长速度放缓,甚至死亡。有鉴于此,填海就会改变水流及水动力。当海岸外打造人造岛时,两者之间的距离就会变窄,导致水流加速,海岸更容易受到侵蚀,这些因填海带来的生態及环境衝击是无法逆转的。

我想质问林冠英,檳州积极在吸引游客来檳州旅游,但若檳城的特色如蓝海及沙滩有很多淤泥,新鲜鱼虾渔获减少,试问游客是否还要来檳城吗?不仅如此,檳岛南部填海计划的填海面积,比较新山森林城及马六甲填海计划面积总和还要大上30%,因此对环境的影响是非常巨大的,加上这项计划也受到非政府组织及热爱檳岛人士的反对,所以有必要三思而后行。

说到改善交通问题,檳州政府花费460亿令吉是非常昂贵的计划,例如檳城泛岛高速大道,虽然全程只有19.5公里,却需耗资75亿令吉,每公里造价高达3亿8500万令吉,难道行动党要用霸级发展计划来改善交通及取悦人民?反之,我倒认为檳州政府当务之急应尽快解决州內水灾问题,勿再浪费口水推卸和逃避对水灾的责任,而是有担当正视州政府的灾难紧急机制。

我们不反对任何政府有利于民的发展计划,但也必须適可而止,更不应该大事渲染將其政治化。民政党將时时做好监督的角色,以免希盟州政府盲目过量开发发展,而典当了檳州子民的利益。

 

Search

Calendar

Top

Google+
Follow @partigeraka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