得来不易 坚定护遗

0726A4020726A401

文:许子根博士

槟城乔治市申遗的过程,一路走来迂回曲折,穿荆度棘。不过,参与这项申遗工作的我与我的团队及古迹保护者,都凭着坚韧毅力和满怀热诚,配合借力天时、地利、人和,才能排除万难,促成2008年7月7日成功申遗…

 

在1972年联合国教科文组织 (UNESCO) 正式公布世界遗产公约之后,1978年起即开始根据严格的条件,将一些闻名世界的天然和历史文化遗产列入世遗名单。不过,最初十几年,世遗名单是以欧美地区为主,或西方考古学家之最爱,如埃及金字塔等。

直到1994年,UNESCO制定一项新策略,以便世遗名单能更公平均匀地反映世界各区域和各文明,焦点才转移到东亚、东南亚等地区和发展中国家。因此,当我们在90年代中开始准备申遗,就是趁此“天时”之利。

地利、人和方面,15世纪的马六甲皇朝是海上丝路的主要港口,而乔治市则是英国于18世纪,在马来半岛建立的第一个海港。这两个海峡殖民地在历史上都具备经济战略上的重要性。

因此,我们必需向各民族的先辈致敬。没有他们的创意和创业精神,今天的乔治市就没有留下这么多的多元建筑古迹。

我们也要感谢70年代初,当以林苍佑为首的槟州政府委任国际著名建筑师林苍吉负责规划乔治市中心城市重建计划时,除了打算兴建高楼大厦(包括光大60层楼)之外,即已提议应将旧城区内的一些古迹建筑物分区保存及维修。

1983年,吉隆坡一批对古迹有认识热诚的官员和民众,发起成立马来西亚古迹协会 (Badan Warisan)。大马政府也在1988年签署进入世遗公约。在槟城,林苍吉及数位专业人士和文化工作者于1986年也相应成立了槟城古迹信托会(PHT), 当年即举办了一个有关古迹的研讨会。槟岛市议会于1988年也开始制定一些护遗指南。当时,我是苍祐的政治秘书。

在我于1990年10月接任首长后的两三年内,大马和槟州经济现代化发展列车开始加速,建筑业也非常蓬勃,大兴土木。现代化发展与保护古迹两者之间的矛盾和拉锯战也开始激化。

在这时候,乔治市内的三项古迹的维修工程启动了申遗之旅。第一是于1991年开始由建筑师卢光裕和友人合资维修的莲花河街张弼士故居。第二是本地文史作家,时任PHT秘书的邱思妮将曾是孙中山先生革命活动工作据点,但后为其外公所购得的祖屋,于1993年6月开始自资自力维修,改为《孙中山基地博物馆》。

第三是由卢氏等及PHT人士及法国著名古迹建筑师乐百灵穿针引线下,以大马和法国政府合资,槟城市政府献出产业的方式下,于1993年9月开始维修的打铜街赛阿拉达斯故居,邱思妮也参与有关维修工作。

这三项古迹维修工程,激发了我对古迹的认知、兴趣和承诺,而于1996年成立了由我亲自主持的申遗督导委员会。我也从乐百灵和当时也随后来槟的UNESCO亚太顾问英格哈特博士那儿了解到申遗范围并非只选几十、几百间旧屋,而是旧城中数百公顷内的数千间上百年旧屋,才是乔治市的瑰宝!

同时,保存古迹即是要根据严格条规,恢复古色古香的“原汁原味”,不能随意更改,更不能拆建加高,才能保存和突出它的独特历史文化普世价值,符合入遗条件。

不过,牵涉范围这么广,条规又这么严格,申遗之举,即刻遭受到很多屋主和发展商的激烈反对,因为他们不要自己的产业发展受到限制。槟州中华总商会成了这个反对浪潮的领头羊。于是,我就举办了好几场讲解会,也请英格哈特博士特别于1999年在槟甲主持了为期10天有关古迹经济效益的研讨会。但很多屋主和商家仍是半信半疑。

华商的反对浪潮过后也将马来商会卷入,事件更复杂化了,因为此条规被视为对发展伊教信托地的限制。同时,因为人口外迁,市区内马来人数逐减,所以也有建议将清真寺旁边的旧式店屋拆除,改建高楼组屋,拉回及提升穆斯林人数。可是,这么一来就会抵触了申遗条件。

幸亏来自槟州的时任副首相伯拉出面罢平,由中央政府拨款维修所有伊教信托产业,将之提供给马来中小商使用。副首相夫人恩敦更是文化古迹爱好者,不时出面支持与申遗有关的活动,直到她于2005年去世。

我得到州行政议会内的同僚们的支持配合,尤其是致力推动文化旅游的纪碧真,曾任市议会主席及掌管地方政府事务的丁福南,以及在最后4年负责申遗准备工作的邓章耀。

另一方面,在商会和全国多数业主的要求下,中央政府于1997年决定要废除屋租统制法令。在全国3万3000间受统制房屋中,槟州就占了4成,有1万3000间首当其冲,不只影响了很多中下收入层租户和房客,也直接冲击到申遗资格。

所幸我于1994年即开始推展的低于5万令吉的中廉价房屋策略,槟岛在12年内即批建了逾6万单位,才解决了这个燃眉之急。同时,1997-98年的亚洲金融危机也导致屋业发展停滞,反倒延缓旧屋被拆的速度。

为了减少所涉及的层面和纷争,以加速提呈申遗,我决定将申遗区面积由原来建议的440余公顷缩减近259公顷,也修改了日落洞大道和外环公路(PORR)的路线及设计。

由于我们决定要与马六甲联合申遗,我们也遇到了行政方面的挑战。从1994年至2006年期间,马六甲就换了4位首长,各有不同意见。两个州政府也委任不同的专家顾问,所以在2005年向UNESCO提呈的两份的申遗文件,因内容格式不一致,而被驳回。

幸亏时任文化部长莱士雅丁在2006年设立了一个新的国家遗产局,由我认识的理大知名教授祖莱娜出掌。她亲自将两份申遗文件统一化,并在2008年世遗评审会上,据理力争,确保马六甲乔治市申遗成功。

申遗成功得来不易,我们应该珍惜,坚定“护遗”!

小启:
本专栏在本篇后即停刊,在此感谢光华提供平台及读者的支持和鼓励。

 

 

Source: http://www.kwongwah.com.my/?p=362033

Search

Calendar

Top

Google+
Follow @partigeraka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