忆嘉平:志同道上 风雨同路

根在槟城

文:许子根博士

嘉平人生的大半岁月,尤其是在我参政及为国服务的31年间,不畏艰辛地陪着我一起走过风风雨雨的45年,直至她于2016年往生。她为我和家庭所作的牺牲,我对她深感亏欠。

我们成长于世界局势在不断变化中的60及70年代。两大超强的冷战、越战、美国境內的反战和黑人民权运动、中国文化大革命、东南亚数国的排华事件,冲击了我俩的思维。1969年5月13日马来西亚的种族动乱更促使我决定回国。为此,我也从物理转到教育。

我们参与了北美及英国的马来西亚学生运动,从而结交了我们在华校时期无缘结识到的马来人和印度人学生。我们从而领悟到促进族群间互相了解与合作的重要性。我们相互分享如何能尽力为国服务的理想和志向。

我在1982年突然参政之前,嘉平实际上是希望我留在学术界,参与非政府机构;在政治与政府方面,至多是扮演一个幕后或咨询角色,而不是站到前线,承受各种风险和打击。实际上,这也是我最初的意愿,因为我对政治未抱有强烈的野心。

1975年,我回来理大工作,我们也结婚了。通过佛青、槟城消费人协会和自然之友,我开始积极投入青年、消费人和环保运动。我也协助父亲处理华团和华校的工作,嘉平一直从旁协助。她也担任了南华社区医院筹建委员会义务秘书。

其实,早在1971年,政治已向我招手。那时我已回国工作了9个月后才进入芝加哥大学。在那段时期,我挣扎于资本主义和当权派与社会主义和反建制,两个对立的政治意识形态之间。

另一方面,从商同时,也是执政阵线中马华公会元老的父亲带了我出席与马华领袖的讨论会议。我会见过林敬益医生、李裕隆以及其他的马华改革派领袖;也与林良实医生以及他的同僚,在他北海诊所楼上的住家见过面。父亲还带了我和两名兄弟以观察员身份,参加1971年在吉隆坡举行的马华全国常年代表大会。华人大团结是当时热烈的议题。

另一方面,许多与我在英美共事过的学生领袖都倾向于社会主义。后来他们多数也都回国服务,并成为社会运动积极份子,也有几位分别加入了朝野政党。

我也接触过反对党民主行动党的领袖。每次我探访三姐月丽时,我就与三姐夫魏福星讨论政治,他当时已活跃于行动党。我在他家首次见到加巴星。1974年全国大选恰逢暑假,福星代表民主行动党出战日落洞国会选区,三姐派我担任投票中心检票员。但他不幸落选。

1974年竞选期间,我和一些朋友出席了在槟城、吉隆坡和怡保的朝野政党群众大会。当时刚就任首相的敦拉萨新成立了阵容扩大的国民阵线,带来了新的期待和新的气息。记得我出席了吉隆坡区国阵国会候选人李裕隆的群众大会。李裕隆与其他马华革新派份子如林敬益、梁祺祥等,在1973年被马华开除后,已加入了民政党。

相比之下,我所出席的反对党群众大会,人潮更汹涌、声势更浩大。主要是行动党高层党要如林吉祥、林子鹤等充满激情的演讲口才,针对教育政策、新经济政策中的土著特惠政策、大学新生录取以及商业执照的种族固打制等等的大力攻击,吸引及掀起了华族听众的情绪。

我始终相信反对党建设性批评及制衡的角色极为重要。但是我对林吉祥民粹主义的煽情演讲方式的确有所保留。我认为这种方式对多元族群的马来西亚并不健康,正如部分巫统领袖们的极端马来民族主义言论亦是如此。

我的忧虑在1978年理大华文学会所举办的一场座谈会进一步得到证实。当时我是该会的顾问,座谈会的主题是华文教育。受邀主讲人是林吉祥和董教总法律顾问郭洙镇。作为主持人,我请求他们两人采取分析性和理性的方式,郭从善如流,但林则是群众大会式的激烈和煽情,根本不适合大学座谈会。

约莫在那时期,福星邀我加入行动党。我没有接受。虽然基本上我认同行动党所阐述的民主社会主义政治哲学,但我却不能接受林吉祥的民粹主义政治策略和党内的独裁作风。福星于1982年在行动党旗下中选为国会议员,连任3届后,因与吉祥意见相左,退出行动党。

1978年虽然我已经升任教育学院副院长,我的政治思想还是倾向于反建制。同年的全国大选,我协助的依然是在野党的候选人,这次是人社党的姆希汀阿都卡迪,不幸他也败选了。

虽然人社党的社会主义理念相当吸引我,但我过后不久就意识到,在马来西亚当时的政治生态体制,人社党很难获得足够支持以扮演一个有效的重要角色。1981年,我经过再三慎重的思考后,终于认识到“在体制内改革”,很可能是带来一些真正改变的更务实和有效的途径。

同时,我也开始更了解和欣赏时任槟州首长林苍祐医生如何把槟城从一个高失业率的经济死水,蜕变为一个全民就业的繁荣工业中心。因此,我开始倾向于支持林医生所创办及领导下的民政党,因为它是一个奉行社会民主主义、中庸及多元族群的政党。它最初以反对党起家,之后成为掌握国家和槟州政权的国民阵线的成员党之一。

但是,我却想不到在接下来的1982年大选会成为民政党候选人,从此踏上政治征途,我也没意料会与林吉祥直接或间接地,一连4届大选及在各项议题上交锋,直至于2013年我退出政坛为止。我们更万万想不到我在1990年竟然会出任槟州首长,而嘉平成为首长夫人,为期18年。

 

Source: http://www.kwongwah.com.my/?p=330286

Search

Calendar

Top

Google+
Follow @partigeraka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