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昔泽没报生纸难上学 养母找生母让出抚养权

(吉隆坡30日讯)7岁,是上小学的年龄,但同样是7岁的陈昔泽,却因生母离弃,没有报生纸和监护人,无法证明身份像一般小孩一样上小学。

其养母陈月云今天在民政党甲洞国会选区协调员王胜龙的陪同下,召开记者会。要求生母在7天内与他们联系,交出小昔泽的报生纸以及签署同意书,把孩子抚养权授权给陈月云,让陈月云成为合法的监护人,否则7天后民政将通过法律方式争取孩子的抚养权。

陈月云:生母探望几次便“消失”

从事保姆工作的陈月云(37岁)表示,小昔泽的生母在孩子8个月大的时候,以月薪1500令吉聘用她当保姆,期间只是来探望孩子几次,也没有按时缴付薪水,大约1年后便如“人间蒸发”。

“孩子大约3岁时哮喘发作,呼吸困难,身体在心脏的部分一度凹陷进去。我向生母拿孩子的身份证看病,所以有了孩子的身份证,但孩子的生母从来没有来探病。”

她因心疼小昔泽无人认养,不想把孩子交给福利局,所以没有计较太多,负起重担,继续照顾孩子。

陈月云续说,2013年曾通过甲洞社区服务中心主任余保凭召开记者会,新闻见报后,其生母不久便要求带走孩子,重新申请报身纸,但是她担心生母对孩子不利,所以不放心让生母把孩子带走。

“自那次以后,就联络不上孩子的生母。”

她补充,他与小昔泽已经有深厚的感情,而且她有足够的经济能力领养小昔泽,不希望孩子回去受苦,希望能获得抚养权。

她透露,自己有2个孩子,分别是16岁和19岁,目前本身还从事保姆工作,加上小昔泽一共要照顾3个孩子。

她说,孩子知道她不是生母,但是还是很“粘”她,还直呼她为“妈咪”。

申请报读小学被驳回

陈月云表示,之前曾经帮孩子报读小学,但是校方认为她不是监护人,驳回申请,所以她与丈夫一直烦恼此事。

“丈夫因为为小昔泽上学的事情烦恼,在去年突发心脏病过世。”

她希望,孩子生母能够给予他们交代,并且把抚养权授权给她,让她正式抚养小昔泽,让孩子能够上小学。

王胜龙说,之前报道刊登后,生母没有现身,却反而接到许多骚扰电话。

他指出,若孩子生母能够交出孩子的报身纸,并签署同意书,合法把孩子授权给陈月云,成为孩子的监护人,孩子便能尽快入学。

他补充,若其生母7天后仍然不出现,他们将委托王国义律师,通过法律程序获得孩子抚养权,惟需要耗时2至3个月,如此将会耽误孩子的课业。

“如果生母不方便,可以通过书信的方式,把抚养权转让给陈月云。”

他认为,必须尽快解决孩子抚养权和监护人的问题,因为孩子日益长大,过后还要申请大马卡。

出席新闻发布会的尚有王国义律师、甲洞卫星市河郎路居民协会主席卢国威和陈月云的友人叶宝发等。

 

 

 

Source: http://www.kwongwah.com.my/?p=295473 

Search

Calendar

Top

Google+
Follow @partigeraka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