拯救向下沉沦的槟城

文:胡栋强

当我们开始推动“爱槟城·救槟城”系列行动时,一些政敌不看好我们,认定我们是为了来届大选抢夺政权的论调。如果他们真的这样认为,我要很遗憾地说这是一件“愚蠢”的论调。

虽然两届大选,槟州民政党仍无法破零争回一席之地,但是身为一个大政党,我们必须要有勇气面对失败。尽管我们输了,但是绝对不能让槟城人民输掉未来,也因为这样民政党才决心肩负起“爱槟城·救槟城”这项运动来唤醒槟城人民关注我们现在的困境。我们是一个政党,不管今天在野或者在朝,我们都有共同责任去保护槟城人民的利益与权益。身为土生土长的槟城人,难道要眼睁睁看着槟城沉沦下去吗?

有谁能告诉我,填海增地建别墅、超级公寓、高级购物广场,就能够造惠槟城穷人?谁希望他们未来孩子大学毕业,因为负担不起槟城的屋价,而被迫迁离槟城前往他州置业成家?谁愿意让槟城严重山坡发展计划,而引发环境生态被破坏,导致家园遭受水患之苦?不管人们喜不喜欢,一天我们身为反对党,就有责任与人民站在同一阵线共同捍卫自己家园权益。我们更不能辜负那些在308或505大选把手中一票投给我们的选民。

“爱槟城·救槟城”这项行动若被指为来届抢夺政权,我只能很遗憾地说这是一件愚蠢的论调。反对党的角色本来就是监督执政党政府。槟城执政党一党独大,才会目中无人,让富人更富,穷人更穷,使到槟城贫富差距不断在扩大,请问这种情况是不是应该被遏止,还是让更多不幸事件继续发生。

308大选之前行动党说要听人民的话,现在执政两届之后却要人民只听行动党的话,也只有行动党州政府一党说了算。最离谱的,一直批评民政、马华躲在巫统“保护伞”底下,可是现在行动党还反过来说,他们只听巫统部长的话。实际上,是他们连槟城百姓的话都不听进了。

我要告诉行动党州政府,今天你们能够攻击我们这些无权无实的反对党人,但却千万不要辜负那些投票让你们执政的华裔选民,尤其槟城人的下一代。政权轮替,在民主进程中是一个很正常现象,一个政府领导人可来也可去。308大选民政党失去政权,我们并没有埋怨。我们尊重槟城人的选择。民政党可以输,但是槟城的未来我们却是输不起。如果你还爱槟城,拯救槟城行动是不分党派,因为它是我们槟城人共同的呼声。

我必须承认前朝国阵政府的确填海增地建屋,但都是兴建人民组屋、中廉价屋,包括现在土桥尾廉价屋、海墘姓杨桥旁“豆干屋”、五条路一幢又一幢的廉价组屋,都是填海索地兴建造惠贫民。当年这些屋价都是介于2万5000令吉至7万2500令吉,并且还是由州政府承担一切建筑费用。如今行动党州政府管理下,通过私人界兴建最便宜的廉价屋、可负担房屋都要超过20万令吉以上至40万令吉,有多少人民可负担得起?

如果我说的不属实,请掌管有关部门的行政议员告诉人民到底是(廉价屋)建在哪里。前朝还兴建出租人民组屋,以及兴建先租后售的房屋单位,但是现在州政府建在什么地方?北海双溪育收费站,也是行动党在2007年大选时承诺一旦执政槟州就会废除收费站,迄今为止却没有兑现。取消周六、周日与公共假期停车收费,也是行动党在大选时的承诺,甚至也是州政府豁免这项收费制度权力,可是到现在为止还没有兑现,反而还调高停车费与延长停车收费时间至午夜。

以前淹水黑区是在比南利、崔耀才路一带,现在是扩大到阿依淡新市镇,垄尾、湖内、峇央峇鲁、峇都茅、公巴,甚至是浮罗勿洞。我们相信淹水问题,主要是因为槟城出现过度山坡开发计划,导致洪水冲往山脚下,让广大的人民受苦。

总的来说,“爱槟城·救槟城”目的是为了拯救槟城,而不是为了夺权,这是民政党一项长远与人民在一起面对强权的斗争,我们的耐力是取决于人民的力量。

 

 

 

 

Source: http://www.kwongwah.com.my/?p=279144 

Search

Calendar

Top

Google+
Follow @partigeraka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