火箭民政斗爱槟城宣言 既然爱就要行动

(槟城15日讯)“爱”总是给人一种抽象及非常个人的感觉,然而槟州却不能光靠“爱”感觉,毕竟人们现实的生活还是要过,州属的整体经济与发展还是要做,感觉这种东西换不到果腹的面包。

巫统总秘书东姑安南建议将槟城列入联邦直辖区,火箭祭出“我爱槟城”的口号反击,在308大选后在槟城沦为反对党的民政党也针对种种的施政反嘲火箭爱槟城,就必须先救槟城。

槟州火箭与槟州民政党都说爱槟城,爱说了出口,也要有行动。听听槟州行动党宣传秘书黄伟益与槟州民政党副主席胡栋强怎么说。

●“爱”跟“害”音相近,如何评价敌对党过去是“爱”槟城,还是“害”槟城?
没看到实行行动

胡:我爱槟城口号就好像州内旅游景点区里售卖纪念品的小贩,将印有“我爱槟城”字眼的纪念品一件件的卖给游客,就好像大家去到美国旅游时,购买印有“我爱美国”字眼的衣服一样。

行动党主导的槟州希盟政府从“兴旺发”口号延续到现今的“我爱槟城”运动,实际上他们领导槟州走向那一个方向又做到什么发展计划,这是一个疑问。槟州在未来的发展方向朝那里?槟州5年发展计划或10年发展计划有吗?除了一直发表交通大蓝图、空中巴士及缆车之类的空谈,没有看到实行的行动。

其实槟希盟政府在2008年开始执政,就应该落实爱槟城的责任,确保每位槟城人的衣食住行无需担忧,但是这些年来槟希盟政府建了多少间廉价及中廉价屋,如今的槟城的政府屋单位堪称是一屋难求,多少位地道的槟城人仍是无壳之族。

希盟执政槟州9年之后,现在才来喊爱槟城,之前的开发山坡和大肆填海都是破坏自然生态的行为,这个是爱槟城的表现吗?我相信人民感受得到。 ”

爱就要做出贡献

黄:从1969年民政党执政槟州至2008年,期间该党在1972年加入国阵,所以过去民政党执政槟州及做出贡献,人民已经在上两届大选中做出了决定及给了该党答案。如今民政党也打着“我爱槟城”的口号,不容置疑的该党根本就是没有新意的文抄公,就算给他们抄了口号该党能确保引起人民的共鸣吗?不要忘记人民所唾弃的是巫统及国阵的霸权。所以这一次我们不仅是捍卫槟城,同时也是向巫统的霸权说不的一项运动,当然我们不会像他们一样还以憎恨,反之是以爱的方式来表现出槟城人坚定的立场,毕竟大家以强硬的姿态反应,最后人民将会是受苦的一方。

●大家都说爱槟城,你认为“爱槟城”到底要有怎样的行动?
透明化了解槟产业

胡:爱槟城的表现是奠定及公布槟州未来的发展方向,并规划州内短期、中期及长期的发展目标,同时列出及公布州政府至2017年所持有的产业及土地清单,让人民可以从更加透明化的方式了解州政府持有州产业状况。

设定法律条文约束外国财团大肆收购州内世界遗产区的古迹及经历二战时期的战前屋,为乔治市进行规划注入新元素等,不仅如此也要重新启动廉价屋(售价4万2000令吉)、中廉价屋(5万令吉及7万5000令吉)、先租后拥房屋计划及人民组屋计划。还有最重要的是彻底解决州内逢雨成灾的水患问题,停止山坡开发计划及停止填海计划。

不许变联邦直辖区

黄:槟州希望联盟政府发起的“我爱槟城”运动除了口号,首要的就是槟希盟政府绝对不容许通过州修宪来让槟州变成联邦直辖区。如果国阵采取强硬的态度架空槟州的州议会,希盟国会议员誓必在国会上做出最大的阻扰修宪,同时也会尽力通过司法挑战力抗到底,捍卫槟州主权的完整。 ”

●行动党先提出“我爱槟城”口号,如今民政党也说爱槟城,你可以表述要如何爱槟城吗?
给槟城人安全感

胡:槟州民政党在早期已经酝酿着“我爱槟城”这个概念,而该党这个概念不同于槟州希盟政府的“我爱槟城”运动,主要是该党从敦林苍佑医生担任槟州首席部长时期,就贯彻了具体的爱槟城概念。民政党对槟城是实实在在的爱,敦林苍佑在职槟州首席部长时期将槟州带入工业时代,而丹斯里许子根博士任槟州首席部长期间引入外资,槟州工业发展一度增加至2000多间的工厂。

当时槟州人民不仅是有工作,同时也拥有他们梦想的家,因为在许子根的时期规定发展商要开发屋业发展,必须要兴建30%的廉价屋及中廉价屋。我不觉得行动党如今推行的“我爱槟城”运动,有何实际的行动,就好比一位男子每天对着一位女人说“我爱你”,可是那男的却无法给予女子任何的安全感。

爱一个人应该让对方知道要你以后如何的照顾及安排时间陪伴对方的时间等,这些都是真爱的表现,如果行动党真的是爱槟城,就应该给槟城人看到实际的“爱”,而不是空喊口号。

时刻捍卫槟州主权

黄:“我爱槟城”运动并不是要揭发敌对阵营的“疮疤”而是要捍卫槟城的主权,也是唤起大家关注当下槟州面对的两项严峻的考验,分别是巫统总秘书的东姑安南建议要将槟城列为联邦直辖区及吉打州曾有意收编槟州为领土的事件。这两项课题会直接改变整个槟城人的命运同时,也是令槟州主权“灭顶”​​的因素,如果槟州不复在了槟城人还能谈些什么。

槟州政府发起的“我爱槟城”运动并没有特定的模式,因为这个是全民对槟城有期许,也是每个人出自内心的爱,然后大家透过各自的表达方式呈现出对槟州的爱。这项由政府发起并结合人民力量的运动,透过人民及民间组织向联邦政府做出软性诉求。

我爱槟城运动谁都可以参与,唯独大前提必须是捍卫槟州主权,民政党如今也打着“我爱槟城”的口号,然而该党在国阵体系下是否能纠正巫统。

●爱不应该沦为一种口号,需要付诸怎样的行动?能给予槟城人所缺的才算是爱,你认为槟城人真正需要的是什么?
保住槟州文化

胡:乔治市成功晋升为世界遗产保护区,但槟城人可以感受及看到过去8年,世遗区很多老房子都被国外财团垄断,甚至很多战前屋都成了私营化商店,地道槟城人从乔治市外迁,而这些年来州政府有做何改善。

槟州政府可以设立法令约束外国财团对槟城房地产的交易,或则通过槟州发展机构收购这些世遗区的老房子,这样至少能保住属于槟州的文化与有历史价值的战前屋。购买房屋的问题是槟城新鲜人当今面对的挑战,槟希盟州政府责无旁贷应该重新启动廉价屋(售价4万2000令吉)、中廉价屋(5万令吉及7万5000令吉)、先租后拥房屋计划及人民组屋计划。

改善州内交通

黄:提升公共交通体系、改善州内交通系统及确保人民生活环境及素质,是槟希盟政府致力为槟城人推动的项目。

州政府并不是为了填海而填海,这是一个管道走向最终目的,就是为了集资落实交通大蓝图,联邦政府在这项计划上并没有给予充足的经济配合,全是州政府通过向私人界集资完成。如果民政党真的爱槟城,该党就应该通过影响力向国阵反应槟州人民的问题,通过联邦政府的拨款完成计划,其实州政府也不希望通过填海来落实这项计划。

●你认为槟城未来5年大方向该如何发展?
规划槟州的未来

胡:真的爱槟城就不应该搞民粹,而是规划槟州的未来方向无论是朝工业或旅游业发展,都应该有详细的计划,同时也要妥善管理州内房屋及房价问题,避免未来的槟岛极有可能沦为空楼过剩及生态环境受到破坏的“死城”。

确保人民有工作

黄:州内发展及建设是必须的,这是确保人民有工作、引入外资及提升州内经济等的因素之一,不过先天缺乏的条件的槟州面对的是州权限有限,无法全力的执行惠州利民的政策。
就以公共交通举例,指出州政府有意发展公交系统可惜的是这项权限在于联邦政府,很多时候得不到联邦政府的批准,州政府从然有心要发展也无力可为。
槟州提交的给联邦政府的税收及个人所得税在国内居于三甲,因此我们在这次的运动中除了捍卫槟城,也要争取联邦政府发放权限给州政府,让州政府能够为槟州人民做更好的贡献及计划。

 


Source: http://www.guangming.com.my/node/329455

Search

Calendar

Top

Google+
Follow @partigeraka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