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来西亚政治需要早日康复

文:黄志毅


今年就快结束了,这一年来,马来西亚政坛动荡不安且充满戏剧,不仅如此,许多出乎意料的政治事件可说都在2016年发生了。

国际上,特朗普一开始被视为笑话,但最后却击败受欢迎的希拉莉,当选下一任美国总统。在东方世界,韩国人则决定弹劾自己的总统。而邻近我们的菲律宾,今年当选的菲律宾总统杜特迪在国内外都做出了许多具有争议性的大胆决定。

这一年来,马来西亚政治局势的变化,也毫不逊色。

今年初,我们目睹巫统的裂痕扩大,拿督斯里慕克里辞去了吉打州务大臣的职位,拿督斯里阿末巴沙取而代之。

丹斯里慕尤丁因为持续公开批评党领导层,结果被冻结巫统署理主席党职。接着,我们看到敦马哈迪退出巫统,展开《公民宣言》签名运动,要求首相拿督斯里纳吉辞职。讽刺的是,这是一场敦马与他的宿敌联手展开的运动。

随后,慕尤丁和慕克里兹被巫统开除党籍,沙菲益则被冻结党籍,导致沙菲益数周后宣布退党。

“开除和退党”事件之后,前首相敦马哈迪与慕尤丁成立了一个新政党“土著团结党”,由慕尤丁担任主席。

眼看敦马竟然参加希望联盟直接或间接组织的街头集会,包括4月初的反消费税集会和不久前的净选盟集会,令许多人感到迷茫。

今年杪,我们看到两个敌对的阵营为了争夺穆斯林选票,以支持罗兴亚权益的名义同台登场。在同一天,另外两个敌对的政治阵营也并肩而行–敦马出席了行动党在莎阿南举行的全国代表大会。

总结2016年发生的大事,当今政治的主要议程是“生存为先”。2008年以来的政治不确定性,让许多政治人物意识到权力不是永久的,无论在马来西亚或世界任何一个国家,都有可能变天。因此,各政党先采取行动确保本身可继续生存,换句话说–确保他们可继续赢得选举。

对我而言,最讽刺的事件是敦马对行动党作出的评价。尽管我尊重他对我国的贡献,但这些言论也让我们看到他“政治动物”的一面。

曾经把行动党描述为“种族主义和反马来人”的敦马,一些行动党领袖甚至在他担任首相期间入狱,他却在行动党全国代表大会上告诉行动党党员,他之前对行动党有严重的误会。他还提到行动党的党歌是国语歌曲,显示其多元种族主义。

这位前首相的论调显得如此可笑,他领导国家22年来,自行动党创党以来,就不曾停止谴责行动党。突然,他竟然发觉自己早前对行动党的误会那么深?这番话的意思是不是说,他领导国家22年来,一直都错怪了行动党?

对于行动党而言,尤其是林吉祥,他同样多年不断攻击马哈迪,当年还于敦马在国阵旗下执政时展开“拯救马来西亚”运动。然而,今天他们却排排坐,并互相建立一个拯救马来西亚的“伙伴关系”?

另一方面,拿督斯里纳吉以宗教之名,把两个马来人及穆斯林为主的政党聚集在一起,尽管这两个政党在政治上是敌对的。

显然在今天,政治生存是许多政党和政治人物的优先考量,他们已不再把人民的生存列为优先考虑的事项。毫无疑问,许多决策的出发点仍以民为本,但他们已开始动摇,开始思考何者为先。

政治领袖是否试图先在政治上生存,然后才确保人民的生存?抑或政治领袖应该先确保人民的生存,才能确保他们继续在政治上生存?

许多大马人认为我国政治已经变得非常个人主义了,它只是关乎政治人物或政党的利益而已,而不再是为大马人服务的伟大事业。许多人都看到我国政治生病了,需要早日康复。

今天,我们需要一种全新的政治心态,尤其是政治新秀。我们来年的一年之计,在于引进政治革新,重建健康和具有建设性的政治风气,一起迎向更美好的明天。

 
 
 
 

Search

Calendar

Top

Google+
Follow @partigeraka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