运筹帷幄的林苍祐

根在槟城

林苍祐医生率领的民政党在1969年大选胜利,他一走马上任,当上槟州首长,即针对槟州的经济困境对症下药,开出良方,即是以免税的自由工业区取代槟州已消失的自由港地位。这反映了他高瞻运瞩的宏观思维和运筹帷幄的指挥能力。

他即刻成立了一个崭新的槟州发展机构(PDC),由他亲自当主席。过后,他委任一位有高度能力,当时任职州财政司的高级公务员仄星当总经理,为槟州规划和推行各类发展计划,包括促进和工业化的投资。

此外,他也推行了各项城市化计划,房屋计划,基建工程等等。他不只成功地解决了失业问题,而且在不到10年内,彻底地改变了槟州的面貌和人民的命运。

为了推动工业化发展与提供人力需求,林苍祐在槟岛和威省征用了大片土地,以开发峇央峇鲁和北赖工业区。同时也在这两个工业区的毗邻,分别开发了峇央峇鲁及诗布朗再也两个新市镇,廿年来兴建了数以万计的中廉价屋,为日益增长的工业区员工们实现“居者有其屋”的理想。这两个新市镇也发展成为繁荣的商业地带,支援了工业区的发展。他把这计划称为“乡村城市化”策略。

林苍祐也展开乔治市中心的重建计划,集政府行政和私人商业于一体,命名为“KOMTAR”,即Kompleks Tun Abdul Razak 的缩写,华文称为“光大”,以纪念第二任首相敦拉萨。处于“光大”的中心是一座宏伟壮观的65层高楼,当时为东南亚最高的摩天楼,成为槟州现代化的重要新地标。他也在五条路海墘和吉打路兴建了中廉价屋,让该区人民虽因城市重建而必需搬迁,但仍然能住在原地附近。“安居乐业”可说是70年代后槟州的最佳写照。

争取拨款建大桥

在基本设施方面,林苍祐的首要任务就是向中央政府争取拨款,以兴建民政党在1969年大选中,向槟州人民承诺的槟城大桥。在中央政府的资助下,这座跨越槟威海峡,衔接槟岛和威省两地长达13.5公里的大桥,经过了几年的规划和推行,终于在1985年9月14日正式通车。不但为槟威两岸的工业产品运送带来极大方便,同时也促进了来往槟岛和内陆的人民交通便利,更在当时成为亚洲最长的大桥,使槟州在国际上名声大振。因此,在1988年,槟州政府正式将槟城大桥这个傲人的地标纳入槟州的州徽。

另一方面,深谋远虑的林苍祐了解水供对人民和成长中工业的重要性,在1973年成立了槟州水务局,将隶属于槟岛市政局的水供部和威省工程部水供组合并,也栽培和提拔了多位出色的水务工程师如甘有志、李尧庆等提升为总经理,有效地领导管理水供的操作系统,让人民享用高素质低价格的自来水。同时,他也开始在威省中部展开“孟光抽蓄计划”,包括兴建孟光大水坝、抽水站和管线。这项在1985年完成的工程,为槟州人民提供充足的蓄水设施,长达整卅年。

林苍祐虽以宏观见称,但他在大胆推测时,又时常小心求证,凡事都详细分析,反复查问,追根究底。同时,他常常亲自带领行政议员和各部门官员到处实地视察各项大小计划的规划和推行,就地作出指示和修正。他记忆力超强,在过后仍然会不时追问,不容你借词推诿。

他不怒而威的外表,与他共事的行政议员及大小官员,无不战战兢兢,事前非准备周全,打起十二分精神不可。由于他经验丰富,所给的指示十之八九都很灵验。但曾经有一次,我向他回报时说“依照您的指示做,但做不成”。他反而回呛:“当你在执行时一碰到难题,行不通,为何还要盲目依从我的指示,而不自己独自思考分析,当场随机应变?”在他执政的最初几年,由于槟州百废待兴,他不得不打起万二分精神,身兼党政数职,一天只睡两三小时。他兼作市长,将乔治市与浮罗县署合并为槟岛市议会;也出任新成立的水务局的第一任主席。他在白天日理万机,下班后又得出席官方和社团的晚宴,之后又回到不同部门去开会或阅批文件。半夜十一二点回到家中,又常召集党领袖们开会,直到凌晨两三点,才叫三两知己打一两小时的桥牌,以散心轻松一下,才能入眠。陈福荣博士能成为桥牌高手,就是这样被苦练出来的!

由于他在求学时代是运动健将,因此年轻时身体很健壮,但到了中年,却脊骨时常疼痛,不时要有人在背后顶压,才能忍痛继续工作或开会。当心脏瓣膜开始硬化时,他仍然足足忍了一段时期,才安排开刀动手术。过后,医生惊叹地说“要是常人,就过不了关!”

这反映了他的坚强意志力及为槟州鞠躬尽粹的精神!

由于他在英国求学和中国服役时,经历了世界大战的全程和中国国共内战的开端,因此他在政治上也是擅于运筹帷幄。他凡事异常镇定,而时常能四两拨千斤,化险为夷。

勉后辈“天塌下来当被盖”

几次我们后辈在为某事件着急紧张时,他会引用“天塌下来当被盖”来鼓励大家。

他虽然大胆,有勇有谋,但处事谨慎保密到家。我参政中选后不久,他即劝告我,有关政治内情,不要心直口快,并且说“跟三个人谈话,已没有什么秘密可言”。他更不喜欢哗众取宠,与反对党一般见识,隔空喊话,纠缠不清。有三两次我沉不住气,他就劝我:“反对党说话不用本钱,不必兑现,你怎样都斗不过他们的极端,倒不如将时间精力脚踏实地,务实地为民谋福。”

他虽然日理万机,但家庭观念很重,一定腾出时间陪伴家人,也关怀别人的家庭。1982年初,他亲自鼓励我参政参选时,我以好几个理由推辞,他都一一驳回。但是,当我提到我内人当时身怀六甲,很可能不同意我参选时,他就说,“这是我唯一可以接受的理由。家庭是很重要的,你要回去跟她谈,如果她还是极力反对,而参选会严重影响到家庭关系和幸福,那就不好勉强了。”

所以林苍祐的伟大,不仅止于他的高瞻远瞩、运筹帷幄、满腹经纶,更在于他的重情重义,勤政爱民,所以他的确是一位真正有爱心的策略家!

 

 

Source: http://goo.gl/qub2Li

Search

Calendar

Top

Google+
Follow @partigeraka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