砂州选举:直属候选人

作者:刘华才

 
 

2016年砂拉越州选举全面开打,近期也开始爭议性课题不断,而当中备受爭议性的课题,就属首长阿迪南打出「直属候选人」这一招,也是破天荒的第一次,令人关注。

国阵阵线成立至今已有42年,由13个成员党组成政府,共享权力,集体领导。所谓的集体领导,就是所有的决策必须由全体成员党赞成方能通过,只要有一个成员党不同意,就不可以有定案。

至于每一届的全国大选和州选举,各成员党將派出候选人,出战已鉴定好的选区,正如民政党,將负责出战已鉴定好的12个国议席和33个州议席,当中最大的变数就是交换选区或暂借选区。换句话说,候选人一定是由成员党所委派出来的,代表有关政党出战选区。

不把盟党放在眼里

以上所述是过去国阵一路来的做法,但如今峰迴路转,並非如此。砂州选举近在眉睫,首长阿迪南为稳住选情突然宣佈打出「直属候选人」这一张牌,这些「直属候选人」並不属于任何国阵成员党委派,但可以披著国阵的旗帜上阵选区。那岂不是与「候选人一定是由成员党所委派」的原则背道而驰吗?

正所谓事出必有因,这就要从砂州人联党,与隨后內部分裂,从党內分裂出来的新政党联民党讲起。

联民党共有4名州议员,全部都是前人联党的代表,但联民党还不属于国阵的成员党之一。而首长阿迪南却擅自公佈,联民党(UPP)將在人联党(SUPP)6个传统州议席上阵,招致人联党领袖批评,认为阿迪南的单方面做法,违反砂州政府的协商精神,不把盟党放在眼里,深感失望。

身为国阵成员党的一份子,我顿时在想,阿迪南在打著怎样的如意算盘呢?眾说纷紜,阿迪南的目的只有一个,他就是要有胜算的候选人。

但问题来了,怎样才能称为有胜算的候选人呢?以什么为標准?以什么来衡量呢?还是就首长说了算?

面对党爭分裂、选票流失多重打击,加上宿敌民主行动党势力壮大,人联党可算是伤害最大,四面楚歌。

在砂州议会未解散前,人联党数次高调阐明,该党要出战「19+2」个议席,即上届州选的19席,並取得11个新选区中的2席上阵权。如今却只有12席加1个新选区上阵权,人联党饱受打击,也批阿迪南如此在没有与盟党协商下的独断决定,与中央政府多年欺负砂拉越政府,没什么分別。也说阿迪南本应要帮助砂人拿回自主尊严,但如今却选择践踏政治盟友尊严,是一个独裁独断的领袖人物。

但无论如何,我们就拭目以待阿迪南的「直属候选人」这一招是否奏效。

而我关注的是,若这方案在砂州行得通,並能贏得三分之二议席,此方案必將用于来临的第14届全国大选。国阵的「直属候选人」在砂州有了先河,我们无法排除首相也將使用同样的策略,也不能问责他不履行盟党协议,因为有胜算的候选人才是最关键的因素。

过去国阵成员党各派心属的候选人上阵,但却无法保证是否贏得议席,而如今却有胜算在握的候选人可委派,试问首相怎能不转移阵脚呢?过去所谓的集体领导,隨著时代变迁,已不管用了。以红衫军一事为例,就已经凸显没有履行国阵原则的局面了。

各党需有心理准备

虽说东马和西马的政治情况有所不同,政治文化也不一样,不应相提並论,但隨著「直属候选人」的出现,將是国阵各成员党领导人的隱忧。各政党有必要打醒12分精神,面对隨时被淘汰的命运,尤其是我党民政党更不能掉以轻心。

更有人认为这次砂州选举是第14届全国大选的探温器。若砂州华裔选票成功回流国阵,全国大选有可能提早举行。民政党要继续在国阵站稳住脚,就必须证明给首相看,我们拥有有胜算的候选人。通过选民对有关候选人的支持率、与民间组织团体之间的互动和有系统化的选举机制,来真正体现民政党的候选人是可以出战相关选区,为民请命。


Source: http://www.orientaldaily.com.my/columns/pl20152644

Search

Calendar

Top

Google+
Follow @partigeraka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