拒做咸鱼

文:卢界燊

致马来西亚年轻人,

最近在党内人事变动之后,不少人来问我,新的民青团方向是什么?

从中学开始我喜欢团体活动,一直积极参与和策划不同的活动,与很多层面的人交流。除了每个星期那两小时踢足球的欢乐时光,我很少会让自己静下来和有其他消遣。亦因为这样,我往往听到很多不同的声音甚至政见,对国家中央政府或者槟州政府的意见,不满,但更多同辈的是政治冷淡,觉得当今政局做什么都没有用,投票有如废票。

最近大马人口数据显示,在不久将来,40岁以下的选民将会占大比55%,现在大马的内阁成员平均岁数是约59岁,而当中最年轻的是40岁的青年及体育部长凯里。再看看其他国家的趋势,2015年欧洲大选显示选民求新求变的意愿大,政治舞台上不断出现新人和新势力:苏格兰民族党的“黑”姑娘只有20岁,是英国三个世纪以来最年轻的议员;法国民族阵线的“笔”姑娘,在2012年已经以22岁当选法国史上最年轻的国会议员;其他等等的例子,都凸显了这些新人的政治加入,对当地政府和传统政治文化带来的强烈冲击。

年轻人,对新媒体熟练的运用,坦率的言论风格,有别于现有政治惯例,很多时候更加反映和贴近民情和民主精神。这股趋势亦会改变现状的论政和从政方式,令政治更加生动和走向人民。我们是需要更多年轻人出来说话,以正面的方法来论政。犹记得上届大选,竞选方法花样百出,唱歌跳舞,栋笃笑式没有内容的抹黑爆粗,大摆晚宴等等。

但是治国政策和理念却乏善可陈。至少,我认为竞选应该有的东西是:

1) 对症下药的政治宣言,州选应当告诉州内区域的人民缺乏什么,之后可以得到什么样的改变;国选应该谈论当今中央政策的短缺和将会争取的权益。

州国有别,不是样样事情都跟豪宅和GST有关。

2) 应该跟现任对手来个辩论和论政,而不是去丑化和抹黑其他选区的候选人。难道说,抹黑别人甚至跟自己那区没有关系的政治人物会对当地选民有帮助?别人的对手让别人来操心吧。

3) 请拿出论点, 证据和数据,别一味地没有内容地骂,焦点应该是论政策,而不是别人的用词和一些三姑六婆的八卦。

虽然,新人、新势力的出现,是可以重新激活理想的政治精神,尤其对某部分政治冷感的年轻人起了正面的作用。不过,政治毕竟是需要实战经验和研究实例地去实施。当国家和州属面临的各种复杂问题和政策时,是需要适当的理想热情和对原则根源的捍卫,才能是最全面的。

我希望有一天如果当真的成为当权的领袖时,可以把这些年来听到的不满声音,真正的推出实质的“人民版本”施政框架,而不是政客开口闭口高喊的“以民为本”虚有其表的口号,推出承诺过多的政策让选民情绪高涨,却在当选后无力实行。

接下来,民青团所办的圆桌会议,朝野辩论会和研讨会是一个出发点,打开更加开放的论政法式。从民青团的改变出发,再而证明给槟城人看到我党可以为槟城做出更多的奉献,改变政治局面朝向更正面积极的做法。

有人窃笑说我这是过度理想化政治事业。对,这个可能是一个愚公移山的梦想,遥远的谈何容易。但是,若是做人没梦想,那和做条咸鱼又有些什么分别呢?拒做咸鱼。




Source: http://www.kwongwah.com.my/?p=132267

Search

Calendar

Top

Google+
Follow @partigeraka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