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int this page

民政昂首入阁,马华低头当官

文:董格宁

两场补选,两个政党,两位领袖,两般应对,两种结局,泾渭分明,一目了然。武吉牛汝莪和安顺的成绩分别在5月25日和5月31日揭晓,拖到6月25日内阁小改组,局面只有一句话:民政昂首入阁,马华低头当官。

难怪当初听闻马袖强大逆转,马华总会长廖中莱只能酸溜溜地说:国阵在安顺国席补选的胜利具有标杆的意义,鼓舞了国阵各成员党的士气,各族选民的回流,积极支持国阵,是良性的发展,推动社会的和谐关系:

“这场补选中,我们看到华裔选民的支持率有所提升。华裔票的回流,说明现在华裔对国阵华基政党的改革具有期望,积极回应之,激励马华加快步伐,深化改革计划,以赢取更多华裔同胞的支持。”

既然这样,当初为何不敢出战武吉牛汝莪?现在好了,行情大变,只好沾“国阵”之光,在文告给自己大力加油,在后台为自己大声喝彩:这一次安顺补选,马华全力配合,发挥基层的力量,“积极寻找马华党员出来投票”。

可圈可点的这一句,自然是“寻找马华党员”之语了。欺我马华无人乎?百万党员,浩浩荡荡,一个马来西亚每六个华人,就有一个属于马华党员,怎么还需“寻找”?玄机,都因此看出来;蹊跷,也从中感受了。

马华副总财政蔡宝镪前一回所说呢,也正是这么一回事:马华不敢说居功至伟,但也同样功不可没:“虽不能说所有功劳都归马华所有,这就是所谓的国阵精神,马华的全力助选,造就了国阵这次的胜利。”

国阵精神,固然是;可是,马华的精神显然不够,甚至无精打采了。“马华牺牲了上阵武吉牛汝莪补选的机会,主要就是希望专注在对抗伊刑法”,结果,对抗伊刑法似乎渐渐没有声息了。这是怎么一回事呢?

说实在话,安顺那一场战,除了国阵精神,除了马华之功,华裔的转向,恐怕也和民政党主席马袖强经年累月的默默耕耘息息相关。巴硕勿打马西区的华裔选票从19%增到35%、安顺路增至44%,十二碑新村甚至过半占52.88%,不是一夜之间的改变。

中选之后,难得马袖强保持一贯的清醒,踏踏实实,是就说是,不仍说不:未来几年內,他将陆陆续续完成早前公布竞选宣言的70%,希望选民给予他一些时间一一完成。

听闻黛安娜准备留守安顺,他展现君子之风,深表欢迎;他希望朝野政党一起合作,如同以往他与前两届国会议员谢昂凭及马诺佳仁二君,共为安顺地方发展贡献一分力,发一些光。

民政党的大格局,由此都流露了。民政党不再是一部打字机,民政党是新版的小米手机,雷霆万钧,准备绝地大反攻。Jangan main-main马家军,马英九可以领军打败陈水扁,马袖强应该也有这样的能耐。

可惜,马华没有这等踌躇满志的峥嵘人物。他们的领导,说话总是阿叽阿咗,不知所云。逃离了政治,他们如今甚至逃离了选区。诸如小芬的正能量,只在一张张的嘴巴。

这样下去,马华何去何从?总会长廖中莱的交通部长,随时候任总会长魏家祥的首相署部长,加上零零星星不成气候的n个副部长,马华说得了什么,马华做得了什么?

潘永强博士在〈马华公会的下一场特大〉一语道破了结局:“如果弃战武吉牛汝莪的理由可以成立,或是可被容忍的话,马华公会大部份选区都可以放弃,最后马华公会唯一的去向,就是富贵山庄。”



Sourc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