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int this page

刘华才:教育政策不公令人心寒

大学预科班固打制课题似乎越演越烈,除了有家长发起联署要首相指示教长马智礼就其不当言论辞职,近日又有人在网络发起“废除多源流学校联署备忘录”一事。对此,我日前就曾发文告,炮轰关闭多源流学校的思想封闭和落伍。我在这里要重申,多源流教育制度不是阻碍国家团结与进步的绊脚石,因此民政党坚决反对任何废除多源流学校及母语教育的不良意图。

联合国教科文组织(UNESCO)早在1951年就承认母语教育的重要,认为学生一开始上学就应该以母语作为教学媒介,并尽量将母语的使用,推向教育的更高阶段上去。若废除多源流学校特别是小学,这会让从小便开始学习母语的小学生在上了小学后无法适应,因为他们不仅要学习一个以前不曾接触的新语言,还要用新语言来学习其他科目。

当时,我在文告中也指出,多源流教育制度不会影响马来语作为国语和官方语文的地位,更没有违反国家宪法精神和原则。反之,单源流教育才是真正不符合国情的制度,因为它否定了各族人民学习母语的宪制权利,也扼制了我国多元的全面发展。因此希望我国领袖、学者和各组织能够认同并接受世界教育发展趋势正走向多元开放,这是国家不断进步的先决条件,而封闭、狭隘和单元化的思想言行,只会导致国家落后。

母语教育是基本人权

接受母语教育,是各族人民不容剥夺的民族权利和基本人权,废除多源流学校就等同于剥夺了联邦宪法第9条文赋予人民自由和人权的权利。马来西亚自独立以来实行多源流学校制度长达62年,各民族和睦共处,若要以源流学校分裂种族关系为由来废除多源流学校的话,那么玛拉工艺大学(UiTM)更应该废除仅限土著入学的制度。

多源流学校都不排斥招收其他友族学生,华小更能看到许多友族学生就读。但玛拉工艺大学本身就只招收土著学生,拒收非土著,这种保护特定种族的行为难道就不会分裂种族关系吗?所以玛拉工艺大学更应该以公平、公正的方式公开招收各族学生,并废除对非土著不公的固打制。

大学预科班固打制课题已经让国人特别是非土著产生极度不满,日前首相敦马又宣布当局将向巴勒斯坦学生提供奖学金,以便在马来西亚的12所大学,攻读学士、硕士和博士课程。这简直是本末倒置及主次不分,更令那些无法获得政府奖学金的本地优秀生感到心寒。虽然之后,希盟议员解释这些奖学金非全部来自政府大学,但名单中的一些所谓的私立大学,如国能大学、国油大学,其运作的款项也是来自官联公司。

应优先照顾本地学生

因此,当政府每年发放给本地优秀生的奖学金仍是僧多粥少时,当局如果有能力为巴勒斯坦学生提供1148万令吉奖学金,倒不如增加本地人的奖学金名额,让更多本地优秀生能够获得奖学金深造,为什么要把有限的资源分配给外国学生?难道我们自己的学生还不如外国学生吗?

本地优秀生,尤其是华裔优秀生,每年在申请进入大学预料班、国立大学或政府奖学金时,都会无可避免地出现有人申请不到的情况,这些问题都是政府应该优先解决的,而不是连本地优秀生在申请奖学金都得不到的情况下,还要去为外国学生提供奖学金。

许多国家都有为外国学生提供奖学金,这种做法并没有问题,而我要强调的是政府应该优先照顾好自己的学生。政府如今的做法就好像自己家里的饭都不够吃,还要把饭分给外人一样,这虽然是做好事,但前题是要确保我们自己家人先温饱吧?如果,当局有能力提供1148万奖学金给巴勒斯坦学生,我建议这些大专也增加给本地学生的奖学金名额,让更多本地优秀生能够受惠。

对此,也有希盟部长出来澄清说,这是大马政府对巴勒斯坦人的怜悯之举,也是长久以来都在做的事,例如在1990年代,很多波斯尼亚籍学生到我国深造,他们之后就在大马就业,也成为促进经济发展的一分子。

如果希盟在执政的一年里,已经使国家富裕得有能力向外国学生发放奖学金,并在确保国内优秀生都能获得政府奖学金深造的大前题下,民政党对于向巴勒斯坦学生提供1148万令吉奖学金也不会有异议,但是事实并非如此。再加上在这时期种种教育政策不公的浮现,人民怨声载道,政府还在这时候宣布提供外国学生奖学金,合时宜吗?只会引起更多不满的声音,让本地优秀生对政府彻底地失望和绝望!

Source: https://bitlylink.com/HoRX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