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马来西亚教育为先

文:黄志毅

马来西亚的教育体系一直都是备受各阶层高度讨论和辩论的课题。有了新政府,这个课题从未停止,不断出现在媒体和对话中。

马来西亚的不同类型学校,在语文科上有着鲜明对比,种族入学有明显的差异。多数巫裔将他们的孩子送到国民学校,而大多数华裔和印裔则送孩子到国民型小学。

虽然国民型小学的命运面临困境,但我们可以采取其他步骤,以改善我国的教育体系,无论是哪种类型的学校。

我国新任教育部长马智礼博士在“新马来西亚”开始的前几个月,就制造了不少话题,因为其领导的部门作出有争议性的决策。

部长的优先事项一直是许多国民的疑问。

学生的校鞋和袜子由白到黑的改变,已受到很多质疑。做出这决定的根据是学生可能会在洗校鞋上,节省一些时间,但我认为无论是哪种颜色的校鞋,还是需要清洗。事实上,这一改变可能会导致很多贫困家庭,需要掏钱购买新的鞋子和袜子,但他们可能可以把这些钱用于购买其他家庭必需品。

在学校推行游泳课的决策,也在国民间引起话题。尽管游泳课可能对学生有益,但我不认为这是教育部应该专注的一个优先事项。

前几天,部长提议把1MDB课题纳入历史教学课程。他在国会表示将确保1MDB和一些领袖如何抢劫国家的行为列入历史科中。

1MDB案件仍在审理中,这是非常清楚的,同时法庭审讯也还没有结束。这是否意味着教育部长可以扮演法官的角色,抑或部长可以预见未来?还是是部长把政治和教育挂钩?

如果我们针对教育大纲进行讨论,我认为教育部应认真考虑把政治教育也纳入中学课程大纲,让青少年了解政治和选举。随着青年在过去大选的高度参与,政府应提升对他们的政治知识。很多时候,青年无法辨别联邦、州和地方政府之间的区别、国会议员和州议员,以及政党间的不同,这令人感到担忧。如果他们去投票,但却不了解这些基本的政治常识,我们如何指望他们可以通过投票箱,做出正确的决定?此外,政府正在考虑降低投票年龄限制至18岁。这肯定是备受欢迎的,但他们必须拥有政治知识,并为大选做准备。

我有一些老师朋友一直在抱怨,他们必须承担行政工作的高工作量,这剥夺了他们专注于教学工作的时间。我认为教育部也必须更关注此事,因为很多家长已经对教育工作人员的教学质量提出看法。

团结与和谐一直都是从教育的基础所培养出来的,从而塑造年轻人的心态,以及他们在年轻时所结交的伙伴。马智礼博士有一项宣布是值得赞扬的,他呼吁国民学校、宗教学校和国民型学校多进行跨文化活动,如交换生活动、体育和文化表演。这想法是延续前任教育部长在2013年所推出的大马教育蓝图。

我们都知道,儿童和青少年更快和更容易学习,学校在培养不同种族在同一社会中的和谐,扮演着重要的角色。如果我们可以在年轻时建立和谐的心态,那签署ICERD就不再是一个问题。

当触及种族时,我国的教育体系有时就会具争议性和敏感,但这确实是我们应作出有建设性探讨的一个重要课题。

 

Source: https://goo.gl/FMKFdo

 

Search

Calendar

Gerakan Matters

VIDEO

Top

Google+
Follow @partigerakan